|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八十五章王允死了!

第四百八十五章王允死了!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7-11 04:54  字數:5555

赤兔馬帶著呂布如一道旋風一般,直接衝進了司徒府。快得,連在司徒府外盯守著的呂布親兵都沒來得及看清楚是誰,在司徒府大門前看門的王允府上的家丁,更加看不清楚了。非但沒看清楚,他們連閃避都來不及,直接被呂布撞飛,橫飛著摔向一旁,倒地不起,也不知道是生是死。

呂布的暴喝,聲震府邸,震人心神。

「王允老匹夫!你給老子出來!」

雙眼赤紅的呂布,策馬直接衝進了王允府上的大廳,幾道殺氣迸發,廳內的布幔及一些精美的桌椅、字畫屏風,哧哧碰碰的,全被呂布的殺氣所破壞,眨眼,原本富麗堂皇的大廳,就變得一片狼藉。

王允現在,已經把貂蟬送走了好一會,他此刻,正在想著辦法應付呂布的暴怒呢。

他也早有準備,待呂布來責問他,他將會如何說。

歷史上,呂布很容易被王允胡弄,王允把貂蟬送給董卓之後,一連躲避了呂布好幾天才被呂布撞上,在呂布的責問之下,王允把事一推,便基本了事,呂布也信了他的話,沒再與他為難。

可惜,這一次,呂布卻不同了,他現在,真真的懷著暴怒,要殺人之心前來的。並且,因為其夫人的話,讓呂布對這一次的事件有了不同的理解。

他首先理解到的是,董卓待他,未必如表面這般的寬厚,其實董卓一直都是在利用著他的,把他當狗一般的來使喚。如果是歷史上的那個呂布,他在貂蟬被董卓納為妾之時,他除了深深的無奈憤怒之外。他並沒有多想到什麼,沒有想到董卓待他如何如何的,甚至也沒有想到過,自己的欲娶的女人被董卓佔有之後,於自己的名聲名望有損的問題。可現在,他坐不住了,自己的女人,若真的被董卓佔有,他就會感到有一股深深的羞辱感。恥辱感。別說在世人的面前了,回到家裡,在自己的夫人面前,他都感到抬不起頭來。

其次,他理解到,其中的事,王允這個老賊,肯定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因為,呂布仔細的回想。王允這匹夫,答應把貂蟬嫁給他,都過去這麼多天了,自己的人一直都在這裡盯著王允府,可是,從來都沒有發現王允有一點要把貂蟬嫁給自己的意思,說什麼的為自己挑選好一個黃道吉日什麼的,怕全都是騙人的。最少,他若有心把貂蟬嫁給自己。那最起碼的,也要有一些什麼的動作才對,像為貂蟬購置一些出嫁的嫁妝什麼的。若不是嚴氏回來告訴她。她去衣店買東西,而打聽到王允為其女出嫁而購置衣服布匹什麼的,呂布還沒有想到這樣的一個細節。

當然,呂布並不知道,王允根本就沒有派人去購置什麼的衣物布匹,連嚴夫人都不知道,這些,只是劉易為了找一個消息來源的借口。如此跟嚴夫人說,而嚴夫人,又回去如此與呂布說罷了。

還有,呂布越想就越覺得今天之事大有古怪,因為,王允請董卓到他的司徒府,雖然神神秘秘的說是什麼的喜事,卻並沒有明說是他呂布與貂蟬的喜事。

所以,呂布認定,王允極有可能是為了巴結董卓,而故意把貂蟬送給董卓的。

呂布現在的心很急,他擔心貂蟬已經被董卓弄到了相國府去,如果是這樣的話,那麼他就不太好辦了。雖然他現在一肚子怒火,可是,他還沒有那麼大膽,大膽到要闖進相國府去把貂蟬搶回來。

所以,呂布現在,最希望貂蟬還在王允府,如果貂蟬還在王允府,那麼,就算是董卓也在場,呂布都要據理力爭,務必要把貂蟬搶回家去。這個時候,呂布不再相信王允什麼的婚娶的事了,他只想著,先把貂蟬搶回來再說。

所以,還不知道呂布現在是怎麼樣的心境變化的王允,此刻就杯具了。

他以為呂布還是那麼的好騙,亦裝出非常心急,非常悲憤的樣子,一臉哭相的從後堂奔了出來,一邊走著,還一邊語帶哭腔的道:「哎呀……奉先,請息怒啊請息怒!」

如果說,呂布能夠靜下心裡聽他說,或許,呂布還有可能被這個老奸巨滑的王允所欺騙迷惑,讓他躲過這一劫。

可是,王允沒有想到,現在的呂布,可是暴走的呂布。

他還裝模作樣的跑著,一下個狗吃屎似的摔了一跤,演技做得十足,他爬伏在地上大哭的道:「奉先啊,大事不好了,你咋不早來一步呢?」

可是,呂布豈能聽得進他的說話,赤兔馬似感應到呂布的心意,往前踏了幾步,手上的方天畫戟一伸一拉,接著一絞,直接刺穿了王允的衣領,然後用月牙戟絞著王允的衣領,方天畫戟如挑著一個人一般,直接把王允給挑了起來。

呂布把王允挑得離地,一下子舉到了半空當中,盯著被吊得似有點窒息,滿臉漲紅,手足亂舞,神態慌張的王允厲聲道:「汝既以貂蟬許我,今又送與太師,何相戲耶?」

歷史上,呂布在貂蟬被董卓奪去之後,好幾天才在街上碰到王允,才責問王允的。並且,其動作,也要比現在的動作溫柔許多,只是揪著王允的衣襟來責問罷了。

可是現在,寒氣如滲入到王允骨子裡去長戟挑起了他,那銳利的月牙鋒刃,緊緊的挨著他的脖子,只要呂布隨便一拉動,王允的人頭便會被切割落地。

這一下,直接把王允驚嚇得魂飛魄散,原來想好的說詞,在這一瞬間,竟然全都被驚嚇得忘記了,幾欲被嚇得要暈死過去。

本來,如果王允按歷史上那般說,其實也一樣可以稍稍迷惑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