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八十章美人如酒

第四百八十章美人如酒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7-09 23:01  字數:3347

王允聽董卓面色陰深的一說,馬上裝出一副惶恐的樣子,似慌不擇言的道:「哎呀,相國,奉先武功天下無敵,乃當世英雄,是我們大漢朝廷的定海神針,老夫怎麼會有奉先配不上小女的意思?說實在的,如果能和奉先、能和相國結為親家,老夫歡喜還來不及呢。」

「哦?如此來說,那豈不是正好嗎?你為何好像一肚子不高興似的?」董卓不禁有點奇怪的問。

「可不?這本來是一件喜事,老夫是打心底里高興,也一心想促成這件親事的啊。」王允擂著胸口道:「今天請相國來,也就是想與相國好好的商談一下這件親事如何辦了。可我就擔心……唉……」

王允說著,似欲言難止的重重的嘆了一口氣。

「那這不就了結了?你還唉聲嘆氣幹嘛?」董卓更加被王允勾起了好奇心。

王允似極為艱難的抬起頭,神情複雜的向董卓拱了拱手道:「相國,有時候,世事難料啊。本來是一件好好的姻緣,呃,或者說,在我們眼中看來是一件好姻緣,可是,在當事人的當中,未必就是好姻緣啊。」

「哦?這又如何說?」董卓坐正了身子問,董卓的心裡,其實是在想著王允把自己的女兒吹得那麼漂亮,有心想見一見王允的女兒長得如何,只是,一時也不好向王允提出來,所以,現在他特別的有耐心與王允在扯著,裝出對這件事非常關心的樣子。

「我、我女兒不喜歡呂布……」王允有點頹然的垂頭道:「沒想到,我這女兒,她竟然不喜歡呂布,待王某答應了呂布的親事之後,我女兒她……唉。這段時間,幾乎是以淚洗臉,要生要死的。」

「什麼?還有這樣的事?人中呂布、馬中赤兔,我這義子,不管怎麼看,都是這天下最優秀的英雄好漢,你女兒為何不喜歡奉先?難道是她有了情人?」董卓不解的道:「再說了,女兒婚姻之事,向來都是父母的做主,你女兒。能嫁給呂布,她還有什麼不滿意的?」

「非也。」王允倒了一杯酒,猛喝了一口,似非常為難的道:「其實,我女兒。與呂布原來早便認識,而且。呂布也曾救過她。是她的救命恩人,現在,這一次相逢,本來就剛好成為一對。我開始也是這樣想的,英雄救美。最後美人以身相許,這就是一段流芳百世的佳話。」

「對對。如果這樣的話,你女兒與呂布,更加要成親才對。」董卓點頭應道。

「可咱女兒說,救命恩人為救命恩人。她對呂布,也充滿了感激,她這一輩子,無以為報。可是,嫁人不同,她喜歡的,是那種事業有成,成熟穩重一些的男人,呂布方方面面都好,就是太年青了,不懂得女兒家的心思,不懂得疼人。」王允似有幾許尷尬的抓抓頭道:「她又說,她對呂布,就只有感恩的心,並沒有一點男女之間的情愛,她尊重呂布,視呂布為大哥,大恩人。可從來都不是她心目中的夫君……」

「呵……呵!」王允說著,似是自嘲的道:「不滿相國你說,我這丫頭,從小便被我寵壞了,居然還跟咱說起情愛來了。如果人中呂布都不是她心目中的夫君,那要誰才是她的夫君?我啊,還真的要被她氣得一個半死,現在,我已經勒令她不準離開後院一步,等為她與呂布挑選了黃首吉日,就讓她和呂布成親,這事,到底還是我這個做爹的說了算。」

王允說到最後,神變得有點氣惱的道。

「哈哈……有意思,有主見,王司徒啊,你倒生了一個好女兒。」董卓聞言,又看到王允那苦惱的樣子,不由覺得有點好笑,忍不住大笑著道。

「這還有意思?我現在,正苦惱著呢。」王允裝作有點無語的道。

「不如這樣吧,你把你女兒叫出來,讓咱家看看……不,讓咱勸勸,像咱義子呂布這樣的英雄人物,普天之下,去哪裡再能找出一個來?她若真的是佳人,配咱義子正好。」董卓試探著道。

「這個……」王允似猶豫了一下,但是內心卻有點狂喜,然後才勉為其難的道:「這個也好吧。反正,你們遲早都是一家人,讓她來見見這未來的公公也是應該的。也正好,相國位高權重,說句話都比較有威信,說不定,相國還真的可以勸服她。能夠說服她,讓她高高興興的嫁過去,也是一件美事,也省得老夫操心。」

「對極對極,那快請她出來一見吧。」董卓有些急不可耐的道。

王允沒再猶豫,馬上對下人侍女道:「快,去後院把小姐叫來。」

侍女領命而去,董卓為了掩飾自己的企圖,舉杯與王允飲了一杯,借故與王允說了一些別的事。

不一會,人未至,一陣金玉叮咚之音而先傳了過來。

與王允談笑的董卓,頓時屏息靜氣,一下子住了口,扭頭望向側旁的側門。

王允府上的大廳,裝飾得很輝煌,廳內的有幾排柱子,漆著紅漆,四周的門窗,全是經過精心雕刻的,古香古色,採光非常好,但是,垂著許多紅色布幔,顯得廳內,一片緋色,使得室內的光線,並不如外面那般光采明亮,但是,在稍為有點陰暗的環境之內,才更好的吃喝玩樂。在他們宴座之後,還有著不少白玉製成的精美屏風,屏風之後,是一層層垂著的綢幔,若隱若現,隱隱可見綢幔之後,有一個婀娜多姿的人影正行了出來。

未見其人,先聞其聲,未睹真竄,先見其影。

在這一剎那之間,董卓的心裡,竟感心跳不由自主的猛烈跳動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