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七十九章美人計

第四百七十九章美人計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7-09 23:01  字數:4551

「夫君,你急什麼?這事又不關你的事,真是狗抓蚤子……多事。」yīn曉看劉易不似平時那淡定的樣子,知道劉易在演戲,所以,故意的挪越了劉易一句。

「是啊,如果是關於那個狐狸jīng的事,咱也不想多管,嘿嘿,最好,就是讓別人搶去了。這樣才好呢,免得把那狐狸jīng娶回家裡多事。」嚴夫人也道。

「不過,在長安,居然還有人敢與咱夫人搶女人?」嚴夫人不太相信的搖頭道:「該不會,是你弄錯了吧?」

「沒有,絕對沒有。」劉易道:「我都打聽得很清楚了,那司徒府的管事說。今天,司徒王允,宴請董卓去了司徒府上。結果,讓董卓見到了貂蟬,一見之下,驚為天人,他便更王允索要貂蟬為婢。王允怕董卓,不敢不答應啊,不過呢,王允說貂蟬是他女兒,不能為婢,董卓就說娶為妾。王允就不敢再推搪,可是,董卓是急sè出了名的人,要馬上把貂蟬帶回去,王允就只能派人急來購買嫁妝,為貂蟬打購新衣,準備把她嫁進相國府。」..

「什麼?原來是董卓啊。嘿嘿,這就最好了,咱夫君呂布誰都不怕,就怕這個義父,這樣一來,就不用把那個狐狸jīng娶回來了。哼哼,我看他還能朝思暮想?」嚴夫人聽完劉易的話,反而似非常高興起來。

「你還笑得出來?」劉易瞪大眼睛道:「難道你不為呂布心急?還不快些回家把這事告訴呂布?若讓董卓把貂蟬娶了回家,那這事情便定局了。」

「急?我急什麼?人家巴不得他娶不到呢。」嚴夫人一點都不在乎的道。

的確,這樣的情況,對於她來說無疑是最好的結果,家裡少一個能夠把呂布迷得神魂顛倒的狐狸jīng,就少了一個情敵。她開心都來不及呢。

「不對啊。」yīn曉白了劉易一眼,似乎知道劉易的意思,沖劉易再打了一個眼sè,然後拉著似滿臉開心的嚴夫人,把她拉到了一旁。

yīn曉小聲的在嚴夫人的耳旁道:「我說嚴夫人,你是不是糊塗了?」

「啥?我糊塗啥了?」嚴夫人一臉不解的道。

「嘻嘻,這個,你老實說,你是不是已經喜歡上我家夫君了?」yīn曉拉著嚴夫人的玉手,然後對他示意了一下在她身後的劉易。

「這……這……」嚴夫人被問得玉臉一紅。似有點羞澀的不敢說話。

「那就是喜歡咯?你想想啊,既然你覺得我家的夫君好,那你想不想經常來與我家夫君相會?」yīn曉似壓低一點聲音道:「夫人啊,實話說,你應該也知道了吧。我家夫君,太厲害了。我一點都不會反對你與咱家夫君好。一點都不介意。相反,還想你多來呢。可是,如果你常來,那肯定會惹得別人注意,特別是呂布。萬一,你再也不能來與我家夫君好了。你說……」

「yīn曉姐,你、你想說什麼?」嚴夫人年紀要比yīn曉少,所以,她叫yīn曉為姐姐。她似有點不好意思的問。

「是這樣的。如果你真的想多些來與咱家夫君好的話,那麼,你家的那個,你就應該讓他娶了貂蟬,如此一來,他便會一真被那狐狸jīng迷著,自然就管不了你了。這樣一來,你不就可以常來與咱夫君相會了?這麼簡單的道理,你都不懂?」yīn曉似一副都為了嚴夫人好的樣子道。

「咦?對啊……」嚴夫人回頭看了看劉易,雖然,劉易並不及呂布的身形那麼的雄壯,看樣子,也要比呂布的年紀大得多,也似不及呂布英偉。可是,人家劉易的那功夫好就是好,給她的感覺,完全是不一樣的,相比之下,她的內心裡,似乎更喜歡與劉易待在一起。

當然,現在在她眼前的,是易容化裝過的劉易,名字也叫劉天。

「對吧?」yīn曉道。

「嗯,yīn曉姐姐說的有道理。」

「有道理那你還呆在這幹什麼?還不快回去告訴你家的那個?讓他趕快想辦法把貂蟬搶回來啊。」yīn曉拍了拍嚴夫人的手道。

「啊,那、那我馬上回去告訴他。」嚴夫人扭腰就想走。

「呃,不急,慢些也來得及。」劉易攔住道:「你不是說,呂布特別怕董卓這個義父么?你這樣子回去,呂布敢去和他的義父搶女人么?」

「這個……」嚴夫人不禁有點猶豫的道:「那、那要如何才能讓呂布把貂蟬搶回來呢?」

「嗨,這不就簡單了。」yīn曉把嚴夫人拉出門去,拉到了無人的地方才對她道:「你啊,回去可以羞辱呂布一頓嘛。你跟呂布說,這個,殺父之仇與奪妻之恨不共戴天。他呂布喜歡的女人都被別人搶走了,他呂布以後還怎麼能做人?他是一個堂堂正正的大英雄,連自己的女人都保護不了,豈不是讓天下的人恥笑?你跟他說,他義父董卓。今天可以搶了他沒過門的妻子,明天,他就有可能來搶你這個妻子,你問呂布,難道董卓要來搶你,他都要把你送給董卓么?嘿嘿,你這樣跟呂布一說,呂布肯定得要去把貂蟬搶回來。」

「嗯嗯,謝謝yīn曉姐,人家現在才發現,原來yīn曉姐你是這麼厲害的。嘿嘿,說得好,要是人家,才想不出這樣的話來罵他呢。」嚴夫人風風火火的xìng格,還真的沒有太多心機,完全聽信了yīn曉的話。

她現在,也根本沒有想到,自己這樣去跟呂布說了,本就是有一種挑撥呂布與董卓關係的嫌疑,如果呂布是一個jīng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