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七十八章王允宴請董卓

第四百七十八章王允宴請董卓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7-08 22:41  字數:5641

長安城皇宮當中的議政大殿,氣氛肅靜,文武百官,人人自危的靜立著,連大氣都不敢喘一口。

皇座上的皇帝劉協,他已經有十歲了,比當初的小子高大了不少。當然,他依然還是一個孩子,臉上雅氣未脫。

如果劉易現在在場看到他,可能都會為之心痛,因為,此刻的劉協,似乎已經沒有了當初在洛陽時的那種靈動,本還應該是在父母的懷中享受父母痛愛的他,此刻,目光獃滯,眼睛內,隱隱透出一種深深的恐懼,他連眼色的餘光,都不敢落在大馬金刀的坐在龍椅旁邊的董卓身上。每一次偷看一眼董卓,他的臉色都會白一分。

他現在,已經深受董卓淫威的驚嚇,對董卓的驚懼,已經深深的刻入他的骨子裡。當初的膽氣,也在董卓的驚嚇當中,慢慢的消禰始盡。現在,有的,就只是對董卓的極度驚恐,每一次見到董卓,他的身子都會情不自禁的在顫抖,發自內心的顫悚。

沒有辦法,但凡是小孩子,哪一個不怕一些吃人的故事?而董卓,那可是真的吃人啊,劉協就親眼見到過,董卓夜宿皇宮,淫亂宮女的時候,一個宮女也不知道是弄痛了他的哪兒,結果,被董卓一劍劈開那宮女的胸膛,取出人心來下酒。

當時,劉協差點沒被嚇得膽破而亡,反正,親眼見過董卓的殘暴之後,劉協連睡覺都會作惡夢驚醒,每一次做惡夢,都是夢見自己的心被董卓取了出來吃了。

那一次,讓劉協病了近大半個月。

董卓目光似閃著凶光,但是渾身都有如懶洋洋的斜靠在椅子上。

整個朝堂之上,靜得掉下一根針都可以聽得見。

「咳!」

董卓突然咳了一聲。

嘩啦啦……

就只是咳了一聲。朝堂之內的文武百官,居然一下子跪倒了一大遍。

「嗯?」董卓似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瞟了一下下面跪在地上,還似倏倏發抖的眾臣。他的心裡無由來的感到一陣快意,他喜歡這樣,喜歡自己的一舉一動,都能讓朝廷的百官順服跪拜。

「幹什麼?本相有點口渴,來人,送茶來。」董卓揮揮手道。

自有內侍似連滾帶爬的急急送來參茶,生怕會慢了一拍而被董卓斬了。

呂布就站在董卓的身側,把茶接了過來。打開茶杯的蓋子,看了看,在別人看不見的手指縫之間,飛快探下一支銀針,然後才把茶奉到董卓的身前:「義父。茶來了,沒事。放心喝吧。」

「嗯。」董卓這才接過了茶杯。

在外面,哪怕是在朝堂之上,董卓都會非常小心,出入怕人行刺,吃喝怕人下毒,所以。連喝一杯茶,都要讓他最為信任的人檢查過再喝的。

董卓施施然的,慢吞吞的啜了幾口茶,似是為了潤一潤喉似的。

好半響。他才目光暴亮,霍地站了起來,一股讓人驚顫的暴戾氣勢從他的身上散發出來,讓人望之心懼。

每當董卓如此之時,就是他想殺人之時,不要說朝堂之內的眾臣了,連呂布都有點心驚。不過,呂布知道並不關自己的事,心裡反而有點幸災樂禍,想著不知道哪一個傢伙不長眼若了相國,估計會被相國收拾得很慘了。

「怎麼了?諸位大人,都跪下幹嘛?莫非,你們有什麼事瞞著咱,心虛,怕了?」董卓語氣森然的道。

董卓雖然如此說,卻沒有半點叫眾臣起來的意思,所以,眾臣全都跪伏著,沒有一人敢起來的。當然,此時此刻,也沒有人敢答話了。

皇帝劉協,他亦同樣驚懼,臉色都青白了,身子都全縮到了皇座之內,感到要有一種尿意。

「哼!咋了?都耳聾了?咱家問你們話呢。都跪著幹什麼?」董卓來回渡著步,責問道:「有事准奏,沒事退朝,跪在堂下,卻不說話,這是什麼意思?莫非,是咱家離開長安度假一段時間,你們就不認我這個相國了?一個個都想造反了?啊?」

董卓粗聲粗氣的道:「是不是要我點名來問啊?」

「相、相國,我等無事……」

「我們也無事……」

堂下眾臣,這才紛紛出言道。

「嗯?都無事?這長安難道真的太平了?一點事都沒?長安城修葺的情況如何?馬上夏收了,向百姓征糧的準備工作如何?還有,長安城裡的財政如何?關中各地各城的財務收入如何?這些,你們都不準備向咱家彙報了么?」董卓雙目一睜,讓人望而生畏的樣子,瞪得大大的道:「是不是你們真的不拿我這個相國放在眼裡?」

「相國,不、不是的……」

眾朝臣都有點慌了,他們知道,董卓可能又因為無所事事,想要找點什麼樂子來玩了,如果不能讓他滿意,他們當中,恐怕就會有誰倒霉了。若被董卓盯上,不死都會脫一層皮。

「不是?別想瞞咱,咱不在長安之時,你們好像都過得很歡快嘛,我呼說,你們當中,宴會不斷,夜夜笙歌。怎麼?咱家一回來,你們就開始裝儉臣了?」董卓抓著鬍子,半閉著眼道:「看來,你們都不把我這個相國放在眼裡了。」

「相國。」司徒王允這時,跪著出列,到了朝堂正中之處,跪著對董卓道:「相國,你剛從郿塢回來,一路風塵,想也不應該太過為政事煩心,不如,王允請相國到王某府上,讓某略備酒食,為相國接風洗塵如何?」

「哦?王司徒,怎麼突然想著設宴宴請本相?這可很少見啊?」董卓眼風閃過一絲疑色,懷疑的盯著王允道:「其實,咱家知道,你們都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