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七十四章妒婦幽怨

第四百七十四章妒婦幽怨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7-08 04:05  字數:4472

劉易從剛認識嚴夫人時,從她的情緒化表現當中,她對呂布再要納妾,對呂布因為貂蟬而神魂顛倒是有著深深的怨言的。同時,劉易也看得出,這嚴夫人,應該是一個妒婦。

而一個妒婦,她們往往都會因為妒意而做出一些讓人意想不到的事。她們,往往都很容易失去理智,深深的妒意,會讓她們走向某種極端。

嗯,劉易記得,當初看天龍八部這部小說的時候,就看過有一些類似的情節。大理鎮南王,段正淳,是一個風流多情的王爺,他的風流事迹,幾乎也成了這部名著當中的一條主要的主線。

他的王妃,也就是段譽的親母刀白鳳,就是因為心裡的妒意,不忿段正淳的風流,一怒之下,給段正淳戴了一頂大大的綠帽子。

劉易覺得,嚴夫人,就與刀白鳳有點相似,她們一方面,深愛著自己夫君,可是,卻因為妒意而失去了理智,最終做出了讓人意思不到的事。

劉易相信,就算沒有自己,嚴夫人如此,或許會有一天,也會因為心裡的妒意而給呂布一頂綠帽子。這個,還真的很難說,呂布若真與貂蟬好了後,她失寵了,如此情緒化的女人,很難保證她是否會做出一些讓人感到意外的事。

不說是她了,當初漢高祖劉邦的無配夫人,皇后呂雉,她就是一個極為善妒的女人,早在劉邦與項羽爭霸,還沒有登基為帝之前,她便早已經與劉邦帳下的謀士審食其相通。

嗯,妒婦是讓人很不放心的。

對於嚴夫人,劉易倒覺可以與之相通,但是。真要把她納為自己的女人,那就得要好好的考慮考慮了。所以,劉易並沒有向她表露自己的真正身份,就是想試試看,這個妒婦是否禁受得了挑引。

果不其然,劉易與她一說起這事,她便又有點憤怒了,她似有了一點力氣,突的站了起來,站直了身子。緊靠在劉易的胸膛,並任由劉易的大手在她的胸間揉搓。

她眼中,從剛才的失神嬌羞,轉變得有點兒憤恨,小嘴一嘟。道:「對啊!那殺千刀的,就是喜歡蕩婦。哼。那人家就變成一個蕩婦,看他喜歡不喜歡。」

「嗯嗯,對了,這才對嘛。」劉易心裡一樂,猛點頭的道:「這個,我可以幫你。想不想學?」

「學,為什麼不學?」嚴夫人現在,把什麼的不應該啊,不好啊。什麼的,都拋於腦後,就想著如何學到可以迷住呂布的東西。

「可是……」劉易得了便宜又賣乖的道:「我卻有點怕啊。」

「嗯?你怕什麼?」嚴夫人用力的扭轉了身,與劉易面對面的,居然一點不讓的與劉易面對面的道:「人家都這樣了,我不管,你得要教人家。我都不怕,你怕什麼?就他能與別的狐狸精,我就不能跟你學學迷住男人的本事?」

「話是這麼說,可是,溫侯呂布啊,誰敢得罪?萬一讓別人知道我與夫人你這樣,還不被他擒去殺了?」

「呸!剛才誰說的只有天知地知,你知我知的?只要人家不說,你不說,誰會知道?」嚴夫人倒記著劉易剛才挑引她而說的話,現在她竟然倒過來訓斥起劉易來。

「那、那好吧。」劉易道。

「這就對了。來來來,快來。」嚴夫人似有點急不可耐的一把摟上了劉易道。

她這是急著學劉易所說的蕩婦本色,倒不是真的急著想做那事兒,當然,她的內心裡,其實也已經被劉易弄得有點兒發酥,的確也有一點那樣的渴望。

「呃,你平時,就是這樣與你那殺千刀的這樣么?都是如此急急忙忙的弄,然後完事?」劉易汗了一把,抱住了她道。

「是啊,想的時候,就如此,不過,近段時間,好久沒有了,每次人家去找他,他都說忙有事,不理人家了。」嚴夫人有點惱怒的道。

這個,還真的是如此,早在呂布當初在并州之時,他就已經慢慢的對嚴氏失去了性趣,要不然,他為什麼想著要到洛陽去謀取功名?為什麼要去想著通過比武招親娶萬年公主?在那個時候,呂布的心裡其實就已經對嚴氏嚴厭了。如果他有機會娶到萬年公主,那麼,嚴氏肯定不保其元配夫人的位置。

嚴氏不太解溫柔,行事作風,在呂布的眼內,有些粗野,所以,與一般溫柔如水的女人相比,嚴氏雖然姿色不錯,但相處得久了,呂布就厭倦了。

劉易意外的問道:「什麼?有多久了?」

「人家生下雯兒之後,和他就難得有一次,特別是近些年,他殺了丁義父投了董卓之後,就基本不理人家了。」

「呃,那這都有好些年了啊……」劉易不由拭了一把汗,自己一開始還以為嚴氏擔心失寵,而想努力的記變自己形象,可是,沒想,她其實早已經失寵了,只是還有著一個元配的名份罷了。

看來,嚴氏已經不單單是妒婦,還是一個怨婦了啊。

好幾年了,還不變成怨婦?不要說別人,就算是劉易自己的女人,自己才與她們分開幾個月,這次回洛陽,也差點沒被她們那幽怨的眼神殺死。劉易還真的不敢想像,那些女人,成了親之後,好幾年都沒有與自己男人一起歡愉的情況是如何。那可是讓女人在守活寡啊。試問那些男人於心何忍?

劉易就是於心不忍,包括自己的女人在內,一般的情況之下,劉易都不允許自己與她們分離太長的時間,要出征作戰沒有辦法,但是,只要是和她們在一起,劉易就不願意讓哪一個女人冷落,只要她們可以承受,劉易就要給她們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