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七十一章試衣間

第四百七十一章試衣間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7-08 04:05  字數:3370

嚴夫人這人,其實呢,如果是順著她的xing子,她就是一個誰都可以合得來的人。也可以說她是一個沒有太多心機,還保持著一顆比較純潔的心的女人。

平時,不管是誰,只要贊她幾句,說話中聽,她就會自來熟的與人很談得來。如果是女人,便會很就能與別人親如姐妹。若是男的,也能如兄弟一般的熟絡。

像她這樣的人,如果是在後世,其實還是挺多如她這樣的女子的,也就俗稱的男仔頭。不過,在這個古時代的世界裡,像她這樣的女子卻不多見。

因此,劉易對於嚴夫人就這麼與自己第一次見面認識,就似與自己很熟絡的樣子,能對自己又哭又笑又打又罵的事,見怪不怪。

看到她在自己身前轉著身讓自己打量她的樣子,劉易被她那蕩漾的酥胸弄得有點心浮氣躁。

丫的,不要說她的xing格如何,可是,她長得的確是能讓任何一個男人都想入非非的。..

這個布店,那些成衣,其實就是經過劉易的設計,甘倩等女實踐而做出來的款式,一些,比較適合這個時代流行的衣裙,便拿了式樣去讓制衣工戶批量生產出來,然後販賣到各地去。

長安也是一座大城,所以,這個屬於劉易在長安的情報站的布店,自然也販了一些來這裡出售。

剛才,劉易已經看張寧與yin曉試穿了不少衣裳,有些,還是挺具有後現代xing感概念的古代服飾。這些服飾。與漢代千編一律的深衣相較起來,也的確是能突出女人的身形美態。

嚴夫人有著一個完美的身材,一個讓人心跳加的身材,劉易現在。還真的有點心動,也想看看那些衣裳穿在她的身上,將會是如何的動人。

劉易的心念一動,舉手止住了嚴夫人道:「好了好了,別轉了,轉得我都有些頭暈了。」

「哦,那、那咋樣?我現在所穿的衣服,好看么?」嚴夫人眼帶期待的問。

「好看,不過,還不夠完美。」劉易若有其事的道。

「啊?還不夠完美?怎麼會這樣?人家這身衣裙。也是在你這裡買的啊。」嚴夫人先是一喜。但是聽劉易說還不夠完美,她不由又覺有點不滿意了。

「衣服自然是好的,夫人的身形也完美,只是,夫人與這身衣裙配搭起來。就顯得有些不夠完美了。」

「廢話!衣服是好的,人家也是完美的。怎麼一配搭起來就不好了呢?」嚴夫人又要嗔怒的樣子。

「咳咳。」劉易趕緊道:「這麼說吧。這衣服,若是讓一些胸部比較平坦,身形瘦一些的女人來穿,便可以突顯出她們的苗條、婷婷玉立。可是,嚴夫人你一穿,不是說不好。可是,總會讓人覺得,有些yu蓋彌彰,會讓人感覺到壓抑。不夠舒放。」

「啊?這樣啊?哪裡?有嗎?我怎麼沒有感到到有什麼的壓抑?」嚴夫人不太明白劉易的說詞。

「呃,這個……」劉易似一時不太好說的樣子,轉著眼珠道:「嗯,這樣吧,你跟我到裡間試衣間去,那裡有一塊大大的銅鏡,我去指出來給你看就知道了。」

「好好,那些。」嚴夫人果然沒有一點心機似的,急急的催著。

「好,那你等等,店裡就我一人,等我把店門關一下。」劉易說著,便去關門,一邊道:「對了,夫人,你怎麼一個人出來了?沒有下人跟著?叫他們進來?」

「沒,就人家一個出來的,那殺千刀的,剛從郿塢回來,就馬上跑去找那狐狸jing了,人家跟他吵了一架,一氣之下就跑出來了。我要讓他看看,倒底誰才是狐狸jing……不,誰才是最漂亮的。」嚴夫人滿心不忿的樣子,居然任由劉易去關了店門。

劉易偷笑的招手,讓嚴夫人跟著他到了店面之後的一間房子。點著了燈,再把燈火挑亮了一些。

「咦?這是什麼鏡子?怎麼會這麼明亮的?」嚴夫人在燈光一亮的時候,馬上就被立在房立的一塊落地的,約一人高的鏡子給吸引了。

鏡子,其實也是劉易帶來的產品。只是,練制的技術還不是太過成熟,但勉強可以製造成一些劣質的玻璃,也就是很容易破碎的那種,像這塊大鏡子,其實已經是最好的了,成品不多,僅只能供應一些店鋪使用。有這樣的鏡子,也能好的吸引多的人來店鋪買衣服。

「哦,這叫玻璃鏡,要比銅鏡清晰得多了,別碰,這東西,不經碰,一碰就會碎的。」劉易說著,急忙叫住了走到了鏡子前想伸手去推的的嚴夫人。

嚴夫人果然一下子縮回了手,但是卻比羨慕的看著這塊鏡子,就似恨不能把它搬回家去的樣子。

「別動,夫人,就是這樣站著,你可以好好的打量一下自己,看看哪裡有不對的地方。」劉易把嚴夫人叫停在鏡子之前道。

「哦,我看看……」嚴夫人就似是一個好奇寶寶似的,盯著鏡子中的自己左看右看,一邊驚奇的道:「哇,真是太神奇了,你看你看,它連人家的睫毛都可以映照出來呢。嘻嘻……」

她說著,還對著鏡子做了一個鬼臉,還別說,一個成熟的婦人,買蔭的時候,也的確是別有一翻風味。

「夫人,看出了沒有?你與身上的衣裙,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劉易站到了嚴夫人的身後道。

「啊?哪裡?沒感覺啊?」嚴夫人扭扭頭,又轉了過去,左右上下的打量著鏡子中的自己。

「呃,這麼說吧,你是不是一有種被勒得太緊的感覺。」劉易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