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六十六章王允密謀

第四百六十六章王允密謀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7-06 21:45  字數:5547

「徐榮將軍,此事,其實你並不用為難。」劉易見徐榮一臉為難的樣子,懇切的道:「你想想,其實,現在的形勢之下,你已經沒有力挽狂瀾的辦法,所以,你也只能坐看長安大亂。這些事,已經不是你我可以左右的了。所以,你早晚要面對一些事實。比如,董卓滅亡,你自己也要為自己選擇今後的路,你總不會對董賊忠誠得要以身相隨吧?因此,聽我的沒錯,到時候,你就投我們的新漢朝。」

「再說了,你也算是大漢之臣,你雖然效忠於董卓,可你的心裡,應該還有皇帝吧?難道你忍心看著皇帝被那些心懷不軌之人擄去?這件事,為了大漢,你必須要幫助我。」劉易加重了語氣道。

「可、可我不能就背叛董卓……」徐榮瞥了劉易一眼,搖頭道。

「誰說讓你現在就背叛董卓了?我的意思是說,你個人,可以等大局已定的時候,你再決定投不投靠我們,但是,在大義上,你必須要幫助我去營救皇帝。」劉易沒好氣的瞪了一下除榮。

「太傅,你與相國,本來就是死敵吧?我幫助你,那豈不是等同背叛了相國?」

「可是,你應該知道,我此次去長安,並不是要去與你主公相國為敵,我只是去營救皇帝。」劉易道:「是在萬一長安大亂的時候,好有所準備,把皇帝營救出來。如果,我去了長安,是與你主公相國為敵的,或者說,我跟你所說的情況並沒有發生,那麼,你可以向董卓告密,就說我在長安,你也可以派人盯著我的一舉一動,隨時可以把我的情況及具體的所在向董卓彙報。那時候,我想,我人在長安,就算是插翅難飛了吧?」

「你、你竟敢如此信任我?」徐榮有點不敢相信的看著劉易,想從劉易的臉上看出劉易是否是說真的。不過,他看到劉易一臉真誠,就似把他當作是一個好朋友似的。看不出一絲的偽作。

「有什麼不可信任的?我現在,從踏進你這官衙來的時候。就等於是把自己的性命都交託給你了。」劉易一副無所謂的道。

「那、那你配徐某如何幫助你?」徐榮終於鬆口,但馬上又道:「不過,如果是太過份的,我是不會答應的。」

「就只有兩點,第一,我希望你能暫時為我保密,先不要向董卓報告我去長安的消息,因為你一說,我就不用去了。第二。向我的人開一開方便之人,他們要攜帶兵器去長安,放心,人不多,不過七千人。」劉易說完,又補充道:「如果長安真的亂了,如果沒有一點人手。是不可能從長安帶走皇帝的,所以,我僅讓幾千人潛進長安,對長安的影響不大,但卻可以在營救皇帝以及把皇帝帶走的過程當中,起到非常大的作用。這一點。希望你能理解。」

徐榮點點頭,如果劉易說要去長安營救皇帝,單憑劉易一個人去,肯定是營救不了,讓一些人潛進長安去照應,也是應該的。

徐榮想了想,似好不容易才下決心道:「好吧。我可以答應你,但是,你們的人,不能參與對相國不利,若不然,徐某肯定會馬上報告相國。如果真的大局不可挽回,那麼,我、我就任由你的在長安折騰。至於我自己……」

「徐將軍你自己今後的打算,可以先不論。你可以慢慢考慮清楚再下決定。」劉易打斷徐榮的話道:「如果你決定報效新漢廷,我肯定歡迎,若你不願意,我們也可以好聚好散,你想去哪裡,我肯定不會為難。」

「那好吧……」

話都說到了這個地步上了,徐榮也只好答應。

「好!」劉易見終可以說服徐榮,高興的拍了一下徐榮眼前的案桌,然後才向徐榮拱手道:「徐將軍果然是一個深明大義的好漢子。我劉易謝過了。」

「不謝,今天,你沒有來過我這裡,你我,也從來沒有見過面。」徐榮搖手道:「我會為你們安排,給你的人大開方便之門的,太傅,如果再沒有別的事,請自便吧。」

「額,徐將軍還真的雷厲風行,這便趕客了?」劉易拍拍自己的額頭,似對徐榮無語的樣子道:「那好吧,我們現在就走,去長安!」

劉易把陰曉與張寧兩女叫上,向徐榮告辭出來。

與史阿等師兄弟匯合,趕著兩輛堆滿布匹的馬車,穿過了渭南城,向長安進發。

在渭南官衙,劉易與兩女離開之後,徐榮又獨自在發獃,過了好一會,他才似下了決心,神色凝重的寫了一封書信,封好後,召來了人把信件送了出去。

在路上,張寧忍不住擔心的問劉易,語帶嗔怪的道:「夫君,你的膽子真的太大了,你與徐榮素未謀面,你居然就敢去見他,還敢讓他知道我們的真實身份,萬一,他靠不住,我們豈不是……」

「寧兒,這個你們放心吧,論看人的眼光,普天之下,怕都沒有一個人能與你夫君我相比。」劉易捏著她的小手道:「徐榮雖然是董卓所信任的重臣,但是,徐榮卻是一個忠義之人,如果能夠說服他,只要他答應幫助我們,那麼,他就一定不會食言的。」

「但願如此吧。」

「我相信夫君。」陰曉待張寧說完,她就接話道:「再說了,徐榮就算要害我們,我們也不用擔心,寧妹你放心好了,我再就命人打點好一切了,就算我們在長安的身份暴露,我們也有人接應逃出長安。」

「哦……」張寧稍為安心一些。

她自從從青州泰山再到黑山,然後隨劉易返回洛陽之後,其性子已經轉變了許多,不再像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