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六十五章勸說徐榮

第四百六十五章勸說徐榮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7-06 21:45  字數:6526

來人氣度自若,容貌英挺,一對星目,漆黑明亮,隱隱有一股精光在閃動著的樣子,但是,望著自己的時候,卻又讓徐榮覺得,此人是一個非常真誠的人。

「本將軍正是徐榮。」徐榮把心頭裡壓下對來人有可能是朝中朝臣信使的不快,因為,來人已經說明了是從洛陽而來,所以,他亦拱手回禮道:「這位公子,真是從洛陽來的布商?」

「不錯,在下從洛陽而來,一路花費了大量的錢物,才能打通關卡,好不容易才運了兩車布匹到了渭南。」劉易坦然的點頭道。

「嗯,現在,長安的確是缺少這樣的生活物資,布匹的價值,水漲船高,兩車布匹,若售出去的話,那可就是一筆不少的錢富了。公子,你不到長安去,來見徐某有何事?」徐榮疑惑的問:「公子,還不知道你貴姓呢。」

劉易看了看左右,對徐榮打了一個眼色。

徐榮先是對劉易那莫明其妙的眼色有點不解,不過,馬上就明白了過來,心頭不禁有點好笑,看來,這個人怕還真的又是某個朝臣的信使了。要不然,也不會如此神神秘秘。

「你們先下去吧,沒有本將軍的命令,你們不用進來。」徐榮心裡冷笑,想著看看你又有什麼話可說,連自己的姓名都要保密么?於是便揮手,讓接引劉易進來的手下退了出官衙大廳。

「好了,現在你可以說了。」徐榮再望著劉易道。

劉易先是向徐榮伸出了一個大拇指道:「看來徐榮將軍也是一個精明的人,小可一個眼色,徐榮將軍便知道我的意思。」

徐榮卻閃過一絲不悅之色,道:「還是先報上名來,並說明來意吧,要不然,徐某可以送客了。本將軍事忙,沒功夫與你在此胡扯。」

「呵呵,如果我說。小可來此見徐將軍,是來救將軍一命的,這就不算是胡扯了吧?」劉易沒有急著表露自己的身份,而是有點危言聳聽的大聲道:「徐榮,你已經死到臨頭了。還不自醒?」

啪!

徐榮卻猛拍一下桌面。怒視劉易道:「哼,大膽狂徒,連身份來歷都不跟本將軍說明白,還敢在本將軍面前口出狂言?既然如此。你請走吧,在我還能忍耐之前,速離開渭南,否則,我怕改變主意。會殺人奪貨!」

「哈哈,如果徐榮將軍你真是那種可以隨便做出殺人奪貨惡行的人,咱也不會來見你了。」劉易放肆的笑著道:「死到臨頭還不自知,咱好心來給你提過醒,你還敢拍桌子罵人?還想趕我走?哈哈……我走還不容易,但是,徐將軍你就真的不想聽我說么?」

徐榮被劉易的態度弄得心裡發怒,但也有點發愣,因為。一個區區的布商,怎麼敢在自己這個大將軍面前說這樣的話?莫非,他還真的有什麼自己不知道的情報?

徐榮強壓下心裡對眼前這人的不滿,沉聲道「那好,那你就跟徐某說說。我是如何的死到臨頭?如果的不自知?」

劉易先看了一眼徐榮案桌上的酒食,才悠然的說道:「徐將軍,鎮守渭南城以抗新漢軍的攻擊,應該有了幾個月的時間了吧?這幾個月。徐將軍你在這裡,從來都沒有回過一次長安。對吧?」

「沒錯,本將軍鎮守渭南,身上責任重大,徐非朝中有旨來召,要不然,身為大將,自然不可無故回長安的。」徐榮急著想知道劉易的情報,心裡沒想就應道。

「那麼,你現在清楚的了解長安城裡的情況么?或者說,將軍對長安里的形勢如何看?」劉易道。

「長安城的形勢?」徐榮不解的道。

「呵呵,看來,徐將軍身在局中,怕是難以看得清了。」劉易搖著頭道:「還是我來跟你說說吧。」

「董卓殘暴不仁,倒行逆施,在長安,嚴刑協眾,睚眥之隙必扳,人不自保……」

「住口!」徐榮一聽劉易居然在曆數董卓的罪行,不禁臉色一變,厲聲的喝道:「你想造反?再敢說徐某主公不是,某便要把你擒下,扭送長安給咱主公發落!」

「哈哈,在下說的是事實,話雖不好聽,但事實就是事實。」劉易似一點都不懼怕徐榮要捉拿自己的樣子,依然自若的道:「我是想跟你說,如果董卓一直如此,倒也罷了,可是,他現在,卻雄心盡喪,開始耽於逸樂,自從他兵敗潼關之前,回長安之後,更是變本加厲的只顧其享樂,荒於政事,常常一月不上朝。徐將軍,試問,長此以往,長安能不出問題么?」

「朝中的事,總要有人處理,總要有人掌權行政。他董卓疏於政事,便給予那些朝臣有機可乘的機會。再加上,想徐將軍也知道,朝中的百官,沒有一個不是被董卓逼著遷到長安的。多少人被董卓抄沒了家產家財?他們從洛陽搬遷到長安的過程當中,他們損失了多少利益,又受到了多少的威脅驚嚇?又有多少人變得一無所有了?」劉易以反問的方式,對徐榮道:「林林總總,朝中的百官,還有無數的百姓,他們能不恨董卓么?如今,董卓不理朝政多時,朝中的朝臣,他們就不會乘機的發展自己的勢力,然後在暗中圖謀不軌?如果換成了是你徐榮,你被董卓如此相迫,難道你就不恨董卓,有機會的話,你難道就不想置董卓於死地?」

「呃……」徐榮其實敢早已經隱隱的猜到,朝中的大權已經慢慢的被那些朝臣所掌控,而那些朝臣,分別來招攬他,其中,肯定會有什麼的圖謀,只是,他一直都不敢想那些人有膽子要對付董卓罷了。他不禁有點語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