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六十一章董卓又鬧事?

第四百六十一章董卓又鬧事?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7-06 21:45  字數:5897

原來,董卓最近不停的調兵遣將,似有所圖。

他還派出了密使,見了劉表,應該也聯繫了不少天下諸侯。

當然,別的天下諸侯有誰是董卓眉來眼去的,劉表就不得而知了。

董卓只是給那些諸侯許下了許多好處,希望天下諸侯在他攻擊洛陽的shihou,天下諸侯nénggou起兵響應,一舉把劉易趕出洛陽..」「。

當然,劉表接到了董卓的密信,不以為然。因為,現在天下諸侯誰都可以看得出,董卓yijing是強弩之末,憑董卓現在的實力、兵力,哪裡還是劉易的對手?現在,出關的潼關、函谷關都yijing落入劉易之手,董卓還憑shime說攻擊洛陽?他還能殺得出關來么?

包括劉表在內,這個懷疑,應該是整個天下諸侯都有的。

所以,估計也méiyou幾個諸侯會答應董卓。就算是有,也只是貪圖董卓的好處,假意答應罷了。

不過,劉表細看了董卓的密信,越看就越覺得奇怪,因為,董卓並非是說要天下諸侯說如,而是說待他的大軍攻擊洛陽的shihou,請天下諸侯起兵響應。嗯,看董卓所說,其語氣似乎也相當的肯定,就似乎,他的大軍一定可以攻擊到洛陽似的。

劉表說著,還把密信拿了出來,交到了劉易的手上道:「賢弟,不信你看,這是董卓親筆所書。」

劉易不是奇怪劉表zhidào董卓的shime秘密,而是奇怪劉表為何會如此向ziji示好?他與董卓秘密的交往,居然也向ziji交待展露?難道他真的想投靠ziji?不過,劉易想想也覺不太可能的,因為,ruguo劉表真的想投靠ziji。何不及早向新漢朝宣布歸順?

若單單只是想結交好ziji,那麼,這些如此秘密的事,他不應該向ziji說出來才是。雖說,目前,ziji與劉表的guānxi不算是敵對,可是,誰都可以看得出,ziji肯定是劉表目前最大的威脅,他不在背後捅刀就算了。為何還要如此向ziji展露他的秘密?

不過,劉易的心裡雖然在懷疑,但是臉上卻不動聲色,假意道:「不錯,這是董賊親筆所書的密信。景升。這是你與董賊之間的密事,何必要與在下說?」

「嘿嘿。賢弟。先別急。」劉表指著密信道:「你看,董卓所書的,是不是非常肯定?就好象他yijing可以兵臨洛陽城下似的。你不覺得其中有shime古怪么?」

「古怪?何以見得?」劉易裝作不mingbái的道。

「呵呵,以我對董賊的了解,他這個人,有些好大喜功。喜愛面子,但凡有一些得意的事,他都會沾沾自喜。他的秘密,自然不會跟我們說。可是,從他的信件的語氣當中,就可以看得出,董賊應該有陰謀,而且,還極有可能可以成功的陰謀。」

「那有如何?就算是董卓帳下所有的猛將齊出,我新漢軍只要守著潼關、函谷關,他董卓就算是有天大的陰謀,也奈何不了我洛陽。」劉易裝出一臉不屑的樣子道。

「哈,話雖然這麼說,但是,誰說從關中出洛陽,就只有潼關一條道?」劉表似有點得意的道。

「嗯?」劉易的心裡一跳,眼睛一眯,盯著劉表,靜待下文。

從長安出洛陽,自然不會只有一條路,可以遠經河套之北,從并州殺到洛陽。但是,現在,劉易的大軍,大多都是在并州,董卓根本就méiyou可能從河套之地殺到洛陽來。

「我呢,就有些好奇董卓為shime會這麼肯定可以攻殺到洛陽城下。所以,我就動用了我在長安的細作,好不rongyi,才打探出其中的奧秘。」劉表一臉神秘的道:「太傅,你是想不到吧,其實,在秦嶺大山當中,還有一條道路,可以直接殺到洛陽來。」

「哦?真的此事?」劉易心裡倒還真的被劉表的這個消息弄得心都猛跳一下。

其實,穿過秦嶺出入關中,自然不可能只有潼關一條路。山中肯定有山道可以穿過來的,只不過,大軍出征,穿山而過並不rongyi,尤其是劉易早yijing派了不少人盯著大山方向,提防董卓的突襲。只要有所提防,大軍若要從大山當中穿過來,那簡直就是來送死的,ziji隨便派出一軍去設伏,都叫他們全軍覆滅。但是,董卓既然有這麼大的把握,恐怕他還真的有辦法找到一條比較rongyi出兵的道路。

「此事千真萬確,其中,也頗有巧合趣味。」劉表道:「想太傅應該zhidào,董卓到了長安後,就大修宮殿的事吧?」

「嗯,這事天下誰人不zhidào,哪個百姓不痛恨董賊的荒淫無度?」劉易道。

「對,這個董賊,還真的窮奢極欲,年前,他又突發奇想,想起了當年秦皇在咸陽宮殿的氣派,想到咸陽雖然yijing被毀,可是,那兒可能還有皇氣,他以這個shime有皇氣為名,調集了不少民夫要到咸陽去重建一座皇宮。」

「shime?董賊現在都落泊成這樣了,若不是他挑動勾結匈奴人入關,我早便把他給滅了,他竟然還敢做這樣勞民傷財的事?」劉易一聽,不禁對董卓的荒唐感到fènnu。他迫遷了大量的百姓入關中,百姓死亡遍地,他還敢為了ziji的奢欲而置百姓的死活不顧?他不好好的安置那些百姓,不好好的搞搞民生,還修建shime的皇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