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五十二章喪心病狂

第四百五十二章喪心病狂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6-30 08:02  字數:3386

嚴白虎在吳郡呼風喚雨,八面威風,縱橫了幾十年,他還真的從來都沒有像現在這般的窘迫,如此倉惶,如此憔悴、焦頭爛額。

現在的情況,讓嚴白虎感到有一種窮途末路、困虎在牢的感覺。

好端端的,逍遙快活。結果,劉易一來,他就弄得失去了方雨,似一下子失了魂似的,心情煩躁,束手無策。

嚴白虎也差點忘記了自己是吳郡之虎,是天大地大我最大的賊王,他何時怕過誰來?

嚴白虎現在,被那個手下賊將這麼一提醒,他不禁打了一個激靈,一下子完全清醒了過來小說章節。

援軍!對,就是援軍!

劉易出動了十多萬的大軍,進佔太湖,看似已經把他逼上了絕境,封鎖太湖,水軍剿湖,困死金庭島。明面上,嚴白虎現在似乎已經沒有了一點反敗為勝的機會,特別是嚴白虎想到了以自己的優勢兵力逐個擊破劉易那些分散的兵力逼使劉易退兵的計劃,現在也行不通了。

但現在,嚴白虎的心豁然開朗。

他現在想到了,自己其實並不只是單單的只有賊兵啊。整個吳郡地區的勢力,哪一個不懼他三分?就除了孫策那小子一心要和他作對之外,吳郡的太守、吳郡各縣的縣令,那一個膽敢違抗他的命令?

他現在,不應該僅只是調動自己的賊兵來與劉易周旋啊,而是應該把整個吳郡地區的勢力都調動起來,如此,自己的實力,就不只是目前的這一點人馬了,如果整個吳郡的勢力。都聽從他的號召,那豈不是可以和劉易一戰?

劉易僅只是派了區區一軍的新漢軍對太湖沿岸的地區實行了包圍,這也實在是欺人太甚了,這一點兵力,就幾乎把他嚴白虎逼上了絕路。嚴白虎覺得,一定要打破現在的這種局面。

嚴白虎想到,這其中,劉易其實已經侵犯了太湖沿岸地區的官府的利益,那些吳郡的勢力,他們就甘心所劉易所制?他們就不擔心劉易會順勢佔據了他們的地方?

再說了。吳郡各縣城的官員,哪一個不是生活在他嚴白虎的淫威之下的?

嚴白虎想到這些,心裡不禁又有了主意。

他對帳內的一眾賊將道:「各位,劉易的新漢軍實在是太狡猾了。我們打算一一擊破劉易的陸上步軍,已經不太可能的。他們見到我們就先跑得沒影,我們追之不及。再這樣下去。我們也只會被他們拖成疲軍,達不到我們想要的戰略目標。」

「嗯,大當家說的是。我們追了兩天,連新漢軍的尾巴都追不上,本來就越想越不對勁了,今天又被他們襲殺了我們這麼多的兄弟。我們不能再這樣下去了。」那個擔醒嚴白虎的賊將。見自己一說話嚴白虎就似變了一個人似的,知道自己可能說了什麼得到了嚴白虎,趕緊順著嚴白虎的話頭道。

「對,現在形勢對我們不利。已經到了最後的關頭。」嚴白虎一臉沉重道:「所以,我們不能再單單的依靠我們了。」

嚴白虎說著,抬起頭,環眼掃了一下賊內的賊兵道:「大家還記得綠林水盜令吧?」

「知道,不過,大當家的,現在綠林水盜令也沒啥用了啊,當初在洞庭湖,那裡的水盜也開了一個水盜大會,集結起來想與劉易對抗,可是,還不是被劉易佔據了洞庭湖?再說了,我們太湖也用不上這個綠林水盜令啊,只要大當家一聲令下,哪股水盜敢不聽從大當家的?目前,整個太湖的水盜,也差不多被劉易給滅了,剩下的,也都逃到了金庭島上,現在,這個綠林水盜令還有啥用?」一些輩份較老的賊將道。

「呵呵,誰說我要用綠林水盜令來號召水盜的?」嚴白虎陰笑一聲道。

「哦?那大當家的意思是?」

「我們現在發出綠林水盜令及綠林大盜令,命令太湖沿岸、吳郡的所有人,都得起來與劉易的新漢軍對抗。」嚴白虎道:「這兩種令牌,是我們大漢開國皇帝打造出來給當初追隨他平定大漢的強盜、水盜出身的大將的。持令牌可以號令一方,當地的官府及百姓,也必須服從號令。」嚴白虎說著,從懷裡陶出了一把令牌來。

綠林水盜令,有九九八十一塊,綠林大盜令亦同樣有這麼多,嚴白虎這些年,收集了不少。所以,他能拿出一把來。

這個令牌,其實都已經成了那些綠林盜賊的身份象徵,雖然隨著時間的推移,這種令牌,已經不常見。可是,只要是做盜賊的,或者是聽說過這些令牌的來歷的,他們都想得到一塊。因為,有了這些令牌,他們做盜賊似乎也能做得理直氣壯一些。因為,這些令牌可以開國皇帝打造出來送給那些做盜賊的人的,這是一種榮耀,一種肯定。

呃,那個,其實,民間的盜賊,大多都有點誤解了這個意思。其實,光武帝劉秀打造出這些令牌來送給那些曾經做過盜賊的將領,其主要的目的,只是為了安那些將領的心,令牌,其實也就等於是他們的免死金牌差不多。只不過,後來被人越傳越歪,以為誰能得到這些令牌,就可以憑這些令牌來號令一方。

但不可否認的是,這個綠林水盜令及大盜令,的確被那些做強盜水賊的人視為聖物,如果不是時間推移了太久,這種令牌的作用大減,號召力大減,要不然,還真的能憑一塊令牌而號令一方的盜賊。

「大當家,現在還有誰聽這個啊?」

「我知道,現在這些令牌,用處不大了。」

嚴白虎點頭道:「但是,卻也不是沒有一點作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