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五十一章滅了賊騎兵

第四百五十一章滅了賊騎兵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6-29 10:04  字數:4584

這個時候,嚴修也根本沒有考慮新漢軍的這些士兵為什麼敢摸到他們的軍營之前來。沒有想想在明知道他們有騎兵的情況之下,還敢摸來送死。

所以,嚴修也根本不知道,新漢軍是否會有什麼的埋伏。他還以為,在他眼前的新漢軍,還是他們追擊了兩天的那一百來人。

四、五百騎的賊兵,一起策騎衝擊,戰馬踏地的聲音雖然雜亂不齊,但是,卻還是挺有聲勢章節。

「呸!只懂向狗一樣逃跑的所謂新漢軍,這一次,看你們往哪跑!」嚴修揮修著朴刀,虎虎生風,威風凜凜的樣子,人未到,就大聲的喝道:「咱是嚴白虎大當家帳下的騎兵首領嚴修,那賊將,報上名來,咱不殺無名之將。」

他是指著黃恪喊話的,氣機也遠遠的鎖定了黃恪。

「哈哈,聽好了,你爺爺我是新漢軍二十二軍四十三師第五營的統將黃恪!來吧,爺等著你,撤!」

嚴修聽著,心裡正在計算著什麼二十二軍四十三師是第幾軍第幾師第五營的統將是什麼的軍職。最後卻又聽到黃恪一聲撤,他差點沒氣得一個蹌踉摔下馬。

丫的,新漢軍的人就只知道撤么?現在,兩方僅一里距離,他最先策馬殺來的,已經完全啟動了戰馬的速度,眼看就要追上他了,在這個時候,他不應戰,居然還想逃走?能逃得了么?新漢軍的將士,就只知道逃跑逃跑么?

只見,黃恪一聲撤,他及一起鑽出樹林的人,居然還真的沒有絲毫遲疑,當真的轉身一鑽。又鑽進了樹林當中。

事實,這一片樹林並不是密林,樹木之間,相隔比較稀疏。只不過,地上長滿了長及人膝的野草荊棘。人走在上面,肯定會嚴重的影響奔跑的速度,一個不小心,或者也會被絆倒。但是,對於騎兵而言,長及人膝的野草荊棘。卻不會影響戰馬的速度。

所以,嚴修見新漢軍的人再逃跑,他也沒有半點要停下的意思,一揮手,喝道:「追。不能讓他們逃了。」

追擊了兩天,一直都是跟在新漢軍士兵的後面吃塵。嗯。還有喝新漢軍的尿。

現在,眼看就可以斬殺這一支新漢軍,不用嚴修下令,別的騎兵,都一臉惡感,沒有半點遲疑的追進了樹林去。

追了兩天啊。如果他們可以斬殺了這些新漢軍士兵,這無疑是一件功勞,並且,還是以劉易的交戰當中的首個功勞。日後。肯定會受到嚴白虎的讚賞。

騎兵追殺,其速度要比步兵逃跑的速度快多了,在樹林中跌跌撞撞的新漢軍士兵,眼看就要被嚴修等騎兵追上。

由原來的兩百步左右,追近到了一百步、五十步……

「哈哈!兒郎們,立功的時候到了,給我殺!」

嚴修已經看得清眼前的新漢軍士兵那一根根似被汗水染濕的頭髮了,也似乎能聽到那麼有點呼吸急促的喘氣聲。

十來步的距離了,這個時候,嚴修只要擲走手上的朴刀,都可以把眼前管新漢軍士兵擊殺。

不過,他最喜歡的,還是追上去,在戰馬一衝而過的時候,一刀將那士兵斬殺,那種鮮血橫飛,劇痛慘叫的景象,是他最喜歡看到的。

所以,他再一夾馬腹,使戰馬的速度更快一些。

「受死吧!」嚴修大喝一聲,彎著腰,朴刀帶著一股勁風劈下。

眼看就可以一刀從那士兵的後側斬下,他已經都可以預見到,這個士兵的頭顱都被自己一刀兩斷,那人頭,沖飛起半空的情況。

可是,讓嚴修心裡猛然一驚的是,他只覺自己的戰馬竟然突然向前一衝,呃,是戰刀失蹄時候的情況。而他的身體,竟然在戰馬摔出之時,從戰馬的長長馬脖上擦過,整個人都向前飛跌。

當然,他的那一刀,自然也沒能劈砍下去了。

戰馬怎麼會突然失蹄?

在空中大驚的嚴修,駭然的看到,前方的草叢中,一下子冒起了無數渾身都像長了草的怪人,這些人,人人的手裡都拿著一桿長槍,而雪亮的,閃著寒光的槍尖,正正對著他飛跌過去的身體。

這一下,嚴修驚得真的是魂飛魄散。雙手雙腳在空中亂舞,想以此來煞住自己前沖的身形。可是,在他驚駭之間,眼前的長槍,在他的瞳孔里放大。

「啊!我不想死……」

卟卟……

在死前,嚴修幾乎用盡了全身的力氣大叫了一聲,可是,已經於事無補了,他那向前飛撲的身體,似主動撞上長槍自殺一般,急速的沖勢,使他的身體都被幾桿長槍刺穿了。

「殺啊!」

與此同此,樹林之中,突然的喊起了一陣震耳的喊殺聲,一個個渾身插著草的人,從草叢當中冒了起來。

原來,黃恪調來的人,就潛伏在這一片樹林當中,這些新漢軍的將士,他們早在樹林裡布滿了絆馬繩。

這個時候,衝進了裡面的騎兵,他們也驚呆了,一個個騎兵被絆馬繩絆倒,人仰馬翻。

看到不對勁,有些想勒馬回頭的騎兵,也被潛伏的新漢軍士兵攔住了他們的退路。

賊兵的騎兵,才不過是五百人,在上千新漢軍的襲擊之下,他們根本就沒有反應過來,便差不多被解決了。

這樣的一個小規模的引誘設擊戰,對於新漢軍戰士來說,只是小菜一碟。

在著教科書一般的設伏上萬甚至二十多匈奴騎兵的眾多戰例,新漢軍的士兵,對於這種的小場面自然是應付有餘。

這一戰,五百賊兵騎兵,逃回去不到百騎。三、四百賊兵被殺。而新漢軍方面,僅只有不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