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四十八章情報

第四百四十八章情報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6-28 20:17  字數:5467

嚴白虎在湖邊的秘密水寨,離烏程城其實真的很近,不到二十里。剛好是在一條大河流入太湖的河口之處。不過,他並不擔心烏程的孫策會率軍來攻擊他,孫策在太湖裡沒有船,在河道密布的地方,他也不怕孫策。哪怕孫策率軍到了湖邊來,怕也找不到他的水寨。

而這時,黃忠的二十二軍,也的確快要對太湖形成了包圍之勢,湖東岸線、湖西岸線的先鋒隊伍,都已經分別到達了離烏程不到百里的地方。兩師就只要再有一天的前進,就可以在烏程會師,對太湖形成真正的包圍。

不過,黃忠的軍隊,也收到了劉易派人送去的情報,提醒他們,嚴白虎不在金庭島,可能正潛伏在湖岸邊的某個秘密地方。目前,還沒能知道嚴白虎的情況,不知道他現在有多少軍馬,所以,提醒黃忠的軍隊,要注意嚴白虎的襲擊。

如此,黃忠的軍隊,現在,不以進據城鎮為目的,而是以搜索嚴白虎的蹤跡為主要目的。他們,每進據一個城鎮,都會先派出大量的斥候探子,確認了嚴白虎不在,才會分兵進駐。

這天,天氣似乎有所好轉,不再下雨了,天空呈現出一片湛藍,溫曖的陽光,灑落在人們的身上,感到曖洋洋的。

嚴白虎決心要先對太湖北岸線的劉易軍動手,所以,天一亮,他就率著上萬賊兵,悄悄的離開了水寨,沿岸摸去。

而這時,北岸線的一支先行軍,已經到了與烏程縣相鄰的縣城,長興縣。

由於黃忠的軍隊,一路前進,沿湖岸的城鎮,都留下了軍士留守,以對太湖進行封鎖,所以。到達了長興縣之後,其實還只有一營人馬,也就是還有兩千來人。

這兩千來人馬,將會留下一半兵力,佔據留守沿湖的小城鎮。一半兵力。還得要向烏程進發,直到與東岸線進軍的兄弟隊伍會師。

一個營級的統將,就是校尉。其將職,其實也相當於當初西園八校尉等同。放出去。都是了不起的將軍了。

這個營,是第二十二軍三十三師的五營,校尉與黃忠有點關係,是他的族人子弟,叫黃恪。這是黃忠在洞庭湖留守其間。從黃忠的老家來投靠黃忠的。

黃恪比黃敘大了幾歲,生得虎背熊腰,一看便似是一員虎將,他小時候,黃忠接濟過他家。但現在,他的家人都已經不在了,他念著黃忠的好,便尋到了洞庭湖去,投了黃忠。

但是。別看他長得虎頭虎腦,一副闖將的樣子,可是,其心思如發,沒事。也總喜歡琢磨點東西。他投了黃忠,加入了新漢軍,很快就得到了黃忠的賞識,組建二十二軍的時候。黃忠便提撥他為校尉,統領一營兵馬。

他率軍進駐長興縣。首先做的,就是派出了大量的斥侯探子,幾乎把半營軍士都派了出去,讓他們向當時的百姓打聽嚴白虎的下落。然後,直接找到了長興縣的縣令,向他表明了自己的來意,希望縣令可以配合他的行動。

長興縣其實要比烏程小很多,其縣城,也只是一座小城,城牆也不高,還是一座土城。這裡,是屬於一片平原地帶,無險可守,縣城,經常被水賊光顧,烏程縣被嚴白虎所佔的時候,長興縣也等於是嚴白虎的附屬。

實際上,長興縣其實也算是一個三不管的地帶,也沒法管,這兒,緊靠著太湖,離烏程不遠,離吳郡隔著一個太湖,離現在劉繇的建業也比較遠,哪一個勢力,都難以管到長興縣來。

說來也好笑,長興縣的縣令,倒也是一個妙人,他在先帝還在之時,就已經出任長興縣的縣令了,歷經了這麼多變故,他居然還能安然的在長興縣為縣令。在任差不多都有十年時間之長。這樣的一個縣令,可以說是一個圓滑、八面玲瓏的傢伙了,他在各個勢力與及賊兵之間,居然還能左右逢源,頑強的活到現在。

這樣的一個人物,黃恪覺得,的確是應該好好的見識一下。

縣令叫田澤,是一個有點獐頭鼠目的傢伙,讓人一見,便不自覺的覺得其人有點猥瑣,不似是好人。黃恪率著一營軍馬來到的時候,他便大打城門,非常熱情的把黃恪迎進了縣衙。

黃恪見狀,雖然對其的形象不好,但也不好為難他。

不過,向他詢問太湖水賊的情況,特別是向他打聽嚴白虎的情況,他居然沒有向黃恪提供一點有用的情況,都是在如推磨一般,說一些沒用的信息。

黃恪的心裡懷疑他是不是和賊人一夥的,這麼的一個傢伙,太過奸滑,怎麼看都不似是好人,要不然,他怎麼會在賊人常常光顧的縣城生存這麼久?

黃恪有心想恐嚇一下他,便猛拍了一下桌子,手握刀柄,目露凶光的盯著他,喝問道:「田大人,你要想清楚了,長興縣離烏程,就僅只有五十里路左右,離太湖,也不過是十多二十里,你們這裡,每年都會遭到太湖水賊的幾次光顧,而你作為長興縣的縣令,在職近十年,那些水賊強盜能容得下你?他們多次洗掠長興縣,為何你這個縣令會沒事?莫非,你也是太湖水賊?是太湖水賊的姦細?」

「哼哼,十年縣令,十萬雪花銀啊,這十年,你應該也得到了不少水賊的好處了吧?」黃恪冷笑的看著嘻皮笑臉在打哈哈的田澤道。

田澤臉色一變,卟嗵一聲跪下,似慌亂又無比的委屈的道:「黃將軍,冤枉啊!小官自到長興縣上任以來,快十年了,幾乎每一天都過得顫顫赫赫。就沒有睡過一天的安穩覺,小官對大漢朝廷,可是忠心耿耿,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