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四十三章賊兵行兇

第四百四十三章賊兵行兇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6-27 03:22  字數:5457

留守周家鎮的軍士,是黃忠的二十二軍的第四十四師第二營第一屯。黃忠把第四十三師派往太湖東岸線,第四十四師往西線進軍。

兩百來人,剛好是一個整編屯的將士。屯長,也就是騎督,叫陳志。他原本就是江東九江的人,因為賊兵殺了他的家人,他才投到洞庭湖去。

他讀過書,識點字。也練過幾年武,雖不算是太好,但也能耍上幾招。

黃忠的二十二軍的軍士,一直在留在洞庭湖新洲留守,雖然洞庭湖的形勢一度很緊張,可是,始終都沒有發生過什麼的戰鬥。這個陳志,投到洞庭湖的時間比較晚,所以,之前的剿滅洞庭湖水賊的戰鬥,他一場都沒有趕上。

相比之下,二十二軍當中,不少的軍士,原本也有水賊出身的,不少水賊,手上也見過血。作戰經驗要比陳志多很多。

如果不是新漢軍統編,給了黃忠一個二十二軍的編製,陳志這個傢伙,怕還在洞庭湖新洲的護衛軍里混著,在干著閑時在新洲城巡邏,忙時要幫忙耕作的日子。

在挑選軍士組建二十二軍的時候,往往,那些識字的人,都會得到看重,被提撥為統兵的將領。將領有大有小,陳志就因為識字,所以被看中,提撥為一個都伯。在後來的一連串的戰鬥當中,他立了幾次功勞,主要是在壽春的突襲攻擊戰當中,他第一個率著自己的小隊攻上城牆。被營級統將看重,破格讓他從都伯直接跳過大隊長,升為屯長騎督,統率一屯兩百來號人馬。

陳志這樣破格被提升,原來的屯長雖然也晉陞一級,為部曲長副將。可原來的兩個副屯長卻沒有得到晉陞,所以。陳志為屯長之後,兩個副屯長多少有點不服陳志的。

在屯中的斥侯探子探聽到在水賊從太湖逃到了岸上來的時候。兩個副屯長出於立功心切的心思,要求主動出擊,把逃到岸上來的這一股賊兵消滅。他們認為,儘管賊兵的兵力有一千來兩千人馬。但是。他們急急從太湖之中逃了出來,必然是人疲馬乏,沒有戰意、士氣。而且,他們逃走的事。在湖中的黃敘一軍肯定會知道,極有可能已經追蹤而來。賊兵也提心會遭受到湖中水軍的登陸追擊。所以,他們出擊,一定可以戰勝這一支賊兵。

他們還說,新漢軍。從來都不懼怕數倍於自己的敵軍。眼下這支人疲馬乏的賊兵,正是他們撈取功勞的時候。以兩百人,擊敗兩千人的賊兵,這也算是大功一件。

不只是這兩個副屯長,連下面的不少大隊長、小隊長,也都是這個意思。他們不少人都擔心,太湖的賊兵,其實就那麼多,那裡經得起自己新漢軍十多萬大軍的折騰?他們在陸上。本來就難以碰得到賊兵,現在,這兩千賊兵可以送上門來的肥肉,熱得燙手的功勞,不要白不要。他們也擔心。如果不早點行動的話,萬一被黃敘的水軍大軍殺到,他們怕一個人都難以分得到一個人頭。

所以,他們紛紛請戰。

不過。陳志卻獨力否決,堅持不能主動出戰。為了這件事。屯中不少的將士,都對陳志有意見,認為陳志只不過是一個沒有膽的書生小白臉。

呵,陳志的臉其實並不白,只是身上的確有一股書生氣,生得,也算是比較俊而已。

陳志的反對理由很簡單,那就是賊兵人數太多,十倍於自己,哪怕自己可以戰勝了,怕也會有太大的傷亡。以少勝多,只是在不得已而為之的事,這個,並不是新漢軍所宣傳的傳統,不能成為大家理所當然的理由。另外,他也反駁了兩個副屯長的意見,他並不認為賊兵是疲憊之軍,也不認為這一支賊兵沒有戰意、士氣。

因為,他們到了湖岸來之後,並沒有馬上對周圍的百姓進行搶掠,還非常有組織的留在一起,沒有一點散亂的跡象。如此單憑估計就貿然主動攻擊十倍於己的敵人,那是找死的行為。

最後,他們沒有收到黃敘水軍送來的情報,如果他們知道了有水賊逃到了岸上來的話,肯定會派人急送情報來,提醒岸上的軍士留意。可是,沒有,這說明了什麼?說明了,這一支水賊,儘管極有可能是在與黃敘的水軍交鋒當中敗逃的水賊,但,他們也肯定是瞞過了黃敘的水軍,從容的逃到了岸上來的。

屯中監軍,是一個四十來歲的老兵,亦是憑軍功晉陞上來的屯級將領。他亦覺得陳志所言較有道理,支持陳志的意見,沒有讓軍士主動出擊。

監軍叫霍大,兩個副屯長分別叫做金慶、許林。

金慶與許林見霍大都同意了陳志的意見,他們也沒有辦法,不能調動軍士出戰。不過,心裡對陳志的不滿已經表露在外了。

陳志知道他們不服自己這個新晉的屯長。所以,就和他們打了一個賭。

陳志斷定,這支賊兵,一定是水軍的漏網之魚。與兩個副屯長打賭,只要這一次,聽從他的計劃安排,協助他督促好手下的軍士,他就一定可以帶著他們消滅這一支賊兵,叫他們全軍覆滅。這個功勞,一定會是他們的。如果他們不相信,那麼,就儘管去攻擊,若出了事故,他們兩人承擔。

這兩個副屯長,其實也只是有點貪功罷了。新漢軍的軍紀,可不是說笑的,他們怎麼敢越權,在屯長不同意的情況之下調動軍士出戰呢?

所以,他們就與陳志賭了,暫時服從陳志的安排。

陳志告訴他們,這些賊兵,非擔不是疲兵,極有可能,還在打著他們的主意,不相信的話,等到天黑的時候,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