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三十二章接受或反對?

第四百三十二章接受或反對?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6-23 03:37  字數:6470

劉易看到周瑜還是激動的反對他娘親與自己的事兒,不由眼睛一橫,絲毫不讓的與他對望著道:「是嗎?你可以給她一個安寧的家?哼,不知道是誰不顧娘親的反對,要去奔付他的前程?是誰留下一個可憐的母親在家裡一個人,被別人逼害,污衊。你這樣,就是對娘親的孝順?」

劉易不待周瑜說話,接著道:「你知道不知道,若不是我與吳夫人去找她,她可能都已經掉進河裡被淹死了,那時候,你又在哪裡?你不是女人,你知道或理解一個女人,如果她沒有一個男人倚靠,她會多麼的寂寞難過么?你娘親也是一個女人,她有自己的生活觀念,難道,你就忍心看著你娘親孤苦一輩子?」

「我娘親有我孝順,她怎麼會孤苦?」周瑜強詞奪理的道:「反正,她是我娘親,娘她、她是不會再喜歡別人的……」

「呵呵,如果她自己真的喜歡我呢?你難道還想從中作梗,不讓她嫁給我?」劉易笑了笑道:「姑且不管這些,因為,她自己的選擇,不管是誰都沒有權利阻止她的。我問你,你如何給她一個安寧的家?你如說會孝順她,那你能天天待在你娘的身邊孝順她么?她寂寞的時候,你又懂得如何安慰她?你根本就不明白女人,不懂你娘的心思。」

「我、我不管,反正就是不同意。」

「話別這麼說,如果你想你娘難受一輩子,你就反對阻止我們吧。」劉易語重心長的對周瑜道:「其實,我可以不用跟你說的,但是,你娘愛護你。關切你,視你這個兒子為心頭肉。她在乎你對她的看法,她就是擔心你接受不了她嫁給我的事,怕你會因此而恨她。我不忍心她在你我之間的選擇上為難痛苦,所以,我才來與你說這些事,來與你相談。若你真的認為,你不能接受你娘親嫁給我的事,那我也沒話可說了。反正,我希望你能好好想想。不能傷了你娘的心。儘管你不同意,但是,也別在她的面前表露出來,別讓她為難。我想,你應該也不願意看到你娘親為難吧?」

「我、我去問問我娘去。我相信我娘一定不會喜歡你的。」周瑜衝動的站了起來。

「站住!」劉易低喝一聲。道:「如果你沒有同意接受我與你娘親的事的思想準備,你還是別去問。免得讓你娘傷心。」

「這、這是我們的事。」

「錯了。現在不僅僅是你們的事,而是我們三人的事。」劉易無奈的拍拍自己的額頭道:「算了,我不管你是怎麼想的,反正,如果你想你娘親快樂,就不要衝動。再好好的想想,這些事一旦挑明了,就不好說話了。如果你一口說定不同意我與你娘親的事,她一定會傷心欲絕。如果她選擇了遵從你這個兒子的意見。跟著你這個兒子過下半輩子,那麼將來,她可能只會默默的忍受痛苦,不願意接受我了。你娘親她也是一個非常固執的女人,一旦決定了的事,就不能挽回了。那樣的情況之下,我也不好強求什麼,哪怕你有一天想通了,你娘親也會覺得你有些勉強,也不會再接受我了。反之,如果你娘親堅決要嫁給我,你又不同意的話,那樣,會把你娘親逼到一個兩難之境,那麼她跟著我,也一樣會開心不起來。如果你覺得這樣就是最好的結果,那你就去問吧。」

「問就問!」周瑜恨恨的看了劉易一眼,轉身就向娘親走去。

劉易見狀,知道是很難與周瑜說得通了,只好也跟著過去,免得吳麗會因為周瑜的反對而看不開。

不過,當周瑜氣沖沖的走到了吳麗等女的面前時,他又頓時呆住,因為,他此時才注意到,這樣的事,其實他這個做兒子的,還真的不好問或者是責恨母親什麼。因為怎麼說,他都是做兒子的,母親如何的不對,他都沒有權力去多說什麼啊。哪怕是涉及母親與別的男人的情愛之事。

其實,現在的周瑜,也不太懂得什麼的情情愛愛的事。他只是一味的認為,自己的母親是最完美的,是不可能再與別的男人在一起的。基於這樣的根深蒂固的內心想法,他才會不能接受劉易跟他所說的事。

可是,現在到了娘親的面前,他又不知道如何問娘親才好。

「瑜兒,太傅與你說了些什麼?」吳麗心知道肚明劉易把周瑜叫到一邊去是與周瑜說什麼,可是,剛才她遠遠的看到了周瑜似乎有點激動,所以,不知道自己這個兒子是如何看待她與劉易的事的。所以,現在才好裝作不知道似的,強顏歡笑的樣子問。

現在的吳麗,自然是非常擔心,擔心自己的兒子不能接受她與劉易的事,萬一兒子反對,她還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做才好了。她現在,已經是劉易的女人,在劉易一起的時候,她覺得自己都有點離不開劉易了。但是,如果兒子當真的堅決反對,不能接受她與劉易的事,那麼,她也只能強忍痛苦,選擇與劉易分離,安心的做好她這個母親的角色,以後,再也不會與劉易有什麼關係了。現在,與劉易的一切,她都會當作是做了一場夢似的,永遠的埋藏在心底。

這個,也是任何一個作為母親的女人的偉大之處,她們,無論是什麼時候,都會把自己的兒子放在第一位的。

「這、這……」周瑜回頭看了看劉易,心裡始終都覺得,如果今天不弄清楚,他的心裡就會如刺著一根刺,所以,他暗暗一咬牙,猶豫了一下就硬著頭皮的問:「娘,剛、剛才他、他與我說,你、你喜歡他?是不是要嫁給他?」

吳麗一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