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二十一章周尚投效

第四百二十一章周尚投效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6-20 06:15  字數:5444

大家方才落座,吳麗就急不可耐的問:「小伯,我瑜兒他現在在哪?他當初跟人家說是去投小伯你的,你沒有見到他么?」

「弟妹不用急,瑜兒他一切安好。」周尚沖吳麗壓壓手道:「他這小子,自幼聰明,學東西舉一反三。他來投我時,年紀雖少,但已經盡顯其才學,舉止不凡。」

周尚似是吹贊了周瑜一翻才再道:「我在袁術帳下做事,發現袁術其人,心胸狹隘,心狠手辣,又極其好大喜功,喜歡別人對他拍馬奉承。如果誰做得不對不好,動輒就是處死,因此,周尚在其帳下做事,一直都不怎麼安心,吾觀其,必不是那種成大器的梟雄霸主,僅只是一個依靠祖上的榮光,勉強可以割據一地罷了。假以時日,他肯定會遭至敗亡。」

吳麗見周尚說著,卻說起來這些與他兒子周瑜沒關的事,當真的有點急了,帶著哀求似的道:「小伯,人家只想知道瑜兒現在的情況怎麼了,他還好嗎?」

「吳姐。先聽周大人說,放心吧。我保證周瑜沒有事的。」劉易舉手,動作溫柔的對吳麗做了一個安心的手勢。

周尚聽到劉易稱吳氏為吳姐,不由古怪的看了劉易一眼,便繼續說道:「太傅說的對,弟妹別急。就是因為我看到袁術的為人不堪,所以,才不敢收留周瑜。我擔心,萬一讓袁術發現周瑜的才華,他必定要周瑜為其效命。而以周瑜的性子,他未必肯做袁術的走狗,萬一周瑜衝撞了袁術的話,怕就會有殺身之禍。」

「哦?周尚大人,你目前也身為袁術的部下。他也如此信任的任命你為丹陽太守,你為何還要在背後說袁術……」

「呃……太傅,這並不是周某要在背後說自家主公袁術的壞話。而是,周某所說的,其實都是一些實話。」周尚解釋著道:「說實在的,袁術帳下,以及袁術任命的眾多揚州各郡的官員,又有幾個真心歸順於他?我們這些揚州本地的官員,哪一個不都是迫於袁術淫威,不得不在他的帳下效命。說真的。揚州是我們的家鄉,我們的一家老小,都在揚州之地,無處可逃,所以。唯有投效袁術,才可以安生下來。」

「劉某明白了。」劉易聽周尚如此說。心裡就馬上明白。原來,周尚並非是真正效力於袁術的,這個,其實劉易也早知道,只是,自己與周尚交淺言深。這才第一次見面罷了,他就敢在自己的面前說袁術的壞話,很明確的表達出對袁術的不滿,這讓劉易對周尚的言詞感到有些奇怪罷了。

「其實。真正願意替袁術賣命的,都是一些平時人品不行,專干歪門邪道的事的人,他們才與袁術一拍即合。至於不少揚州官員,他們的內心裡,都是不恥於與袁術為伍的。」周尚接著說道:「周瑜那小子,他一見到周某,就對周某表達了不滿,說周某怎麼還在袁術的帳下做事?並對袁術表達出種種的不屑。由此,我就知道,這小子,肯定是不會為袁術辦事的。也正好,孫策那小子,來投袁術,周瑜與孫策,自小便私交莫逆,他一聽孫策要投袁術,他就急了。說要去找孫策,阻止孫策。」

「啊,原來他還真的與策兒在一起啊。」吳夫人聽周尚說到孫策,禁不住有點激動,情不自禁的抓著劉易的手臂搖了一下。

劉易也早與吳夫人她們說過自己的猜測,只是她們都半信半疑罷了。現在聽周尚說到周瑜果然是去打孫策了,這就等於劉易所說的,果然是真的。

「是啊,周瑜現在就和孫策在一起。」周尚道:「後來,他們又一起到了吳郡富春。周某之所以要主動來丹陽為太守,其實,也就是我這個周瑜侄子的意思。弟妹,你放心啊,周瑜好得很,估計,他會在這幾天來曲阿,你再等幾天,便能見到他了。」

「什麼?瑜兒要來曲阿?」吳麗一聽,臉色一喜,驚喜無比的道:「那、那真是太好了……」

劉易此時卻問:「周尚大人,你說,你來丹陽為太守,還是周瑜的意思?」

「這、這個……」周尚此刻有一種說漏了嘴的尷尬,心裡考慮著要不要把這些事兒說給劉易知道。

「具體的,周尚大人你不用說。就說是不是周瑜的建議,讓你主動向袁術要求到曲阿來的就是了。」劉易見周尚為難的樣子,心裡便猜到其中可能不是這麼的簡單,怕肯定會另有隱情。

「是的,是瑜兒的意思。他來信讓我向袁術請求來丹陽的。」周尚點頭道。

劉易抬頭看了看四周,然後向周尚打眼色,讓他把無關的下人都退下去。

周尚一看便會意,他的心裡也早有此意,便對一直陪同著他的那些官員將領道:「各位將軍,現在,我與家人說說家事,明天再設宴一起為太傅接風,現在,各位將軍先退下吧,我們剛到曲阿不久,百廢待興,許多城裡的事,還要多多倚仗諸位。」

「太守大人,那我等先行告退,太傅,明天再見。」一眾陪同周尚迎接劉易進城的將領,見周尚明確讓他們退下了,只好一一告退。

他們一起到了官衙的,都與劉易見過,不過,他們都不是什麼有名的人物,只是一些隨從親將罷了。但劉易也擔心人多口雜,所以,才會讓周尚屏退。

「周尚大人,我們從壽春退兵回來之前,曾見過袁術,並且當面向他問了周尚大人的去處。那時候,他說到你的時候,神色有些古怪,恐怕,他已經對你有了提防之心,或者說,他並不是十分信任你,所以,你要曲阿一定要小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