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一十五章零傷亡的決戰

第四百一十五章零傷亡的決戰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6-17 11:58  字數:5551

劉易的大軍齊動,一股肅殺之氣猛然的迸發出來,似要把人壓抑得喘不過氣來的樣子。

戰馬嘯嘯,刀劍出銷。

鋒銳又沉實,戰士們齊齊踏出一步,整齊的踏地聲,似一腳踏在袁術軍士的心窩當中,讓他們都覺心在下沉。

在城頭上看著的袁術,也心裡在發慌,在這個時候,他才可以正式的見識到,劉易的軍隊,在發起攻擊時的那種龐大氣勢。這和他的軍隊,在衝鋒時候的散亂是完全兩會事。

他這時,看到劉易的中軍陣當中,有著幾十輛的似戰車卻不是戰車的車陣。這幾十輛車,沒有戰馬拉動,而是用人力推動的。他不禁覺得有點奇怪,劉易這是想幹什麼?

不過,很快,當劉易的大軍推進到雙方僅只有一里的距離時候,他們就停了下來。

嗯,若按古時候決戰的一些默認的規矩,雙方軍隊決戰的時候,雙方推進到兩軍距離兩個箭程的位置上,互相的弓箭都射不到對方的位置。然後,兩方都同一時間向對方發起衝鋒,一戰定勝負,公平公正。

不過,這樣的規矩,早已經被淘汰了,雙方約定決戰的,都是無所不用其極,誰還會在乎這些傳統的決戰規矩?

這個規矩,目前僅只適用於兩支不知道是友是敵的軍隊相遇的時候,雙方向箭射出一支箭,用以警告對方,若越過己軍射出的這支射向自己的軍隊靠近。那麼,就視同是向己軍挑戰,雙方馬上可以向對方發起攻擊。

現在,劉易正在向袁術的大軍推進當中,似乎並不用遵守這個不成文的規矩啊。

不過,他很快便明白了,只見,劉易中軍陣中的那些車輛,被緩緩的推到了正前方。然後,他看到了每一輛戰車。都圍著幾十個人在做什麼。

突的,遠遠在城頭上的袁術,他都聽得見劉易軍陣中有一人大喝一聲放!

嗡!嗡!嗡!

一聲聲讓人耳膜都被震裂的聲響發出。一下子震得在場的所有人都情不自主的抬手掩耳。

只見,戰場上,突的從那些戰車上迸發出一道道光線,快如閃電一般的光線,發出一片嗚嗚的鳴響,聲勢嚇人。

啊啊啊……

在城牆上的人,看得分明。只見那些光線所到之處,袁術軍陣的士兵。就仿似突然被一股重力掀起,碰的一聲,戰陣從中間陷入了一片。那些士兵,竟然被那光線直接擊飛,帶著飛向後面,如此,就現出了奇怪的一片真空地帶。

而那些被光線擊中的人,幾乎人人鮮血飛濺,血肉橫飛。他們在空中。便被那些光線完全擊殺,發出一聲聲死前的慘叫。

袁術軍的將士,一下子全都呆了眼。

而袁術,他也被下面軍陣的情況嚇住了,啪的一聲,他竟然雙腳一軟,一屁股坐在地上。臉青口唇白,雙眼木然,他喃喃的搖頭道:「完了、完了……」

「是床弩!」

識貨的人驚呼起來。

袁術何嘗不知道那些是床弩發射出來的聲勢?正因為是床弩,他才驚懼。劉易利用床弩。在并州河東地界,一舉擊敗匈奴二十多萬騎兵,這件事,已經不是什麼的秘密,他沒有想到,劉易居然把床弩也帶來了。

他看到那些戰車上的床弩,一時沒有看清,也沒有想到劉易居然為了逼迫他要糧,連這樣的殺器也帶來了。

「主、主公……」陪著袁術一起觀戰的閻象,他顫著手把袁術扶了起來,聲音都發抖著道:「完了完了,城下的幾萬大軍,怕要完了。」

嗡!嗡!……

劉易的床弩大陣,還在不停的施射著,袁術大軍的將士,開始抱頭鼠竄,在床弩的恐慌殺傷力之前,他們沒有人敢再面對床弩的弩箭。他們只恨爹媽少生了兩條腳,開始拚命的向四散奔逃。

真的,沒有人敢在床弩的巨大殺傷力面前多停留半刻。這個,就有如是投石機一般,沒有人想在投石機的投射範圍之內停留半刻。

床弩的弩箭,威力極大。

袁術的士兵,他們看著腕口粗細的長長弩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一下子便攻擊到眼前。別倒霉的袁術士兵,他們看著弩箭一下子撞上自己的胸膛,然後,整個人都被弩箭的衝力撞飛起來,再然後,就是驚駭的看著弩箭長長的箭身,在自己的胸前倏地鑽了進去,弩箭再從他們的背後穿出,留下一個大大的血洞在他們的胸膛。他們,也只能在鮮血噴飛的時候,發出他們在這個世界最後的一聲痛呼。

袁術軍敗得太快了,快到,在平板車上的床弩都來不及多發射幾輪,也來不及調整角度對前面的袁術軍進行射擊。

不待劉易下令,典韋與黃忠所率的左右一軍,猛然的沖了出去,喊殺聲衝天而起。

如再不追擊,怕就要被袁術的軍隊逃遠追不上了。

這裡,也不得不說一下被袁術派出城外領軍的樂就、張勳、陳蘭、雷薄等將。他們,此刻怕真的鬱悶到死。他們才出城,才剛要去各領軍伍,然後再與劉易虛晃一槍逃走的。但是他們才剛剛出城,都還沒來得及去統領各自的軍馬,劉易就發出了進攻。

然後,他們就看到了令他們頭皮發麻的一幕,在劉易陣中的床弩攻擊之下,袁術大軍,不攻自破,抱頭鼠竄,在這樣的情況之下,叫他們能如何再統領軍隊?這個時候,將領已經約束不了潰逃的軍士,而軍士,也顧不得聽從將領的號令了。

中軍,床弩還不在停的施射,逃得慢的。就是被床弩弩箭射殺的下場,左右兩翼,劉易的大軍已經向他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