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九十九章震懾

第三百九十九章震懾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6-10 20:27  字數:5569

壽春城牆上,袁術的軍將,一開始並不太重視城下江面上黃敘的喊話。

他們的心思,其實也和袁術及大多數的將領一樣,覺得劉易還真的好笑,居然開口就要借上百萬石的糧食,誰真的會借給他啊?嗯,現在借不成了,居然就想攻城,可是,沒看到壽春城內有著二十萬大軍么?城高牆厚的,劉易的新漢軍能攻打得下壽春城么?

他們現在,隱隱的有帶著一種看戲的心境,在看著淮河上的劉易軍在調動,或看著新漢軍在對岸登陸紮營。

要讓他們出城去與劉易的新漢軍對戰,大多數人都不敢,可是,守著堅城,他們倒沒有太緊張,沒有太多那麼大軍壓境的緊張感,也沒有大軍開戰前的緊迫感。

嗯,事實也可以想像,他們的城牆,高達好幾丈,居高臨下,把劉易軍的動靜都看得一清二楚。特別是劉易軍在淮河江面上,在戰船上,並沒有登陸到他們城下。而他們城牆之下,也有一段近百步的斜草坡,劉易軍要攻擊城牆,就要登陸逼近來,最少要到達箭程可達的位置。但是,劉易軍真想推進到箭程之內的位置,他們從城牆高處發箭,要比劉易軍的弓箭射得更遠一些,那樣,就變成是劉易軍被動捱打,白白來送死的份。許多袁術的軍士甚至還懷疑,劉易軍的弓箭是否可以射得到他們的城牆上來。

一天劉易的軍隊沒有登陸淮水南岸,壽春城上的軍士。都不用太緊張。

不過,他們馬上就後悔了。後悔他們為什麼還要留在城頭上觀風。

他們看到,橫排在淮河上的二十多艘大戰船,在站在船樓上的令旗兵的一聲令下的同時,這些大戰船,似乎都突然猛烈的顫動了一下,然後,巨大的震響,碰碰的響聲。如巨物從高空掉落到地上一般,讓人聽了都感到有點心神震蕩。就似那淮河水,在大戰船集體一震的時候,河水都似在激蕩得翻滾似的。

幾乎是同一時間,還站在牆頭上的無數袁術軍,集體的抬頭,仰頭看著從大戰船上被拋彈起來的石彈。似在看著一些讓他們難以理解的奇蹟一般。然後,看著在高空中的石彈從空中急墜而落,在他們的瞳孔中放大。

呼呼呼……

石彈急墜之時,似帶著一投巨大的衝擊力,轟轟轟!

一聲似響過一聲的暴響,如響雷一般震憾著壽春城頭上的所有軍民。

「啊……」

「啊啊……」

短促而尖厲的慘叫聲。一下子把還在城頭上觀看的,還沒有回過神來的人驚醒過來。

轟隆隆!

有些石彈擊中了城牆,巨大的衝擊力,似把整道數里長的城牆都震動了。一些磚石,伴隨著暴碎的石彈碎石激飛。嗵嗵的落在城牆下面的護城河河水當中,濺起一片片水花。

同樣的。投石機的準繩,並非說是可以指哪打哪,但是,這一次四十多架投石機,一齊發射石彈,居然有大半都擊中了壽春城牆,還有幾發石彈擊落在城頭上面。

落在城頭上的石彈,當場把不少袁術的軍士砸成一堆爛肉,這也是為什麼會有短促慘叫聲的原因,他們僅只來得及叫出聲,便被石彈砸成粉碎,其叫聲也驟然而止。

被砸死的,死了也就死了,可是那些幸運沒被砸死的軍士,他們些刻,都似有一股寒意由頭滲到腳。

劉易軍的投石機,居然可以把石彈射到差不多高達十丈的城牆上?並且,他們與戰船的相隔,怕足有四、五百步吧?這麼遠的距離,居然也可以攻擊到城頭上。

這一下,那些原本還沒有太過在意劉易此次來攻城的袁術軍士,頓時慌了。

「不好!快找地方躲開他們的投石機轟擊。」

作為守軍主將的陳蘭,他此刻,已經滿臉蒼白,心跳得如打雷一船卟嗵卟嗵的亂跳,緊張得似心裡都從胸口跳出來一般。

他剛才,是看著一塊石彈從空中落下,他一時沒有反應過來,居然沒有想到閃避。

如果這塊石彈,真的按軌跡砸下來,那麼他就必然和那些倒霉的士兵一樣,被石彈砸成一堆碎肉。可能是這塊石彈已經到達了其最遠的射程,就在他眼前,不到三步的地方落下,他甚至感應到,自己的鼻尖都似被石彈落下的勁風擦傷了。

也慶幸,他可是站在城樓的最高處,站在城樓的邊緣,石彈落在他腳下的城樓牆邊,並沒有落在實地。據他所觀察,石彈落下,擊正實地,便會被震碎,碎石飛濺,無數倒霉蛋被激飛的流石擊死、擊傷,痛嗚一地。

一滴滴如豆大的汗珠從他的額頭滴下,好不容易反應了過來,急忙抱頭鼠竄,並大聲給軍士下令。

沒有見識過投石機威力的陳蘭與及守城的軍士,正如當初劉易攻擊赤壁水寨的荊州水軍一樣,被嚇得魂不附體。

這些不是人力可抗的殺器,讓他們打心底里發慌,擔心不知道何時,一顆石彈便擊中自己,連渣都沒留下。

也幸好,他們的城牆的確夠高,劉易的水軍,並沒有準備就要派軍登城,要不然,他們這般慌亂,為躲避石彈,居然忘記了守城的重責,這就給予攻城方逼近城牆之下的機會,極有可能,被劉易的軍隊攻殺上城牆來都不知道。

城頭上,雞飛蛋打,軍民都慌忙的尋找躲避石彈攻擊的地方,甚至,許多軍士拚命的逃下城牆,那些原本還想在城頭上觀看的百姓,也被嚇得趕快逃離。

轟轟轟!

黃敘以龍歌,在不停的命令軍士發出石彈。一輪緊似一輪,不停的瘋狂的攻擊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