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九十八章

第三百九十八章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6-10 17:25  字數:5526

找一個借口向袁術索糧,但才不過是區區五萬石糧草,杯水車薪,根本就不夠緩解洛陽、并州數百萬百姓的糧食危機。

數百萬百姓,還有一個多月的糧食缺口,他們一天,就得要消耗幾萬石的糧食。劉易覺得,最少要向袁術索要一百萬石的糧食,加上自己另外弄到的糧食,如此才可以勉強解決洛陽、并州百姓的糧食危機,如此才能讓數百萬百姓堅持到夏收時節。

「太傅先說第二件事吧,這五萬石糧食,不管如何,我袁公路都會如數奉上。」袁術沒有答應馬上送出城給劉易,轉言道。

劉易也不擔心袁術會不給,因為更大的數目還在後頭。沉吟了一下,劉易一臉誠切的道:「公路兄,劉易此行,最主要的,就是想向公路你借糧。」

「借糧?借多少?」袁術雖心裡有點明白劉易此行的目的,但是卻也沒有想到劉易會公然的明說。

「嗯,想向公路你借一百萬石糧食。」劉易重重的點頭道。

「什麼?一百萬石?」

哄的一聲,不只是袁術失聲驚呼,就是連他身旁左右的文官武將都一聲驚嘆,目瞪口呆。

一百萬石啊,這得是多少糧食?虧劉易還真的說得出口。

他們與劉易非親非故,嚴格來說,雙方還是敵人,借一百萬石糧食?開什麼玩笑?

有見過敵人向你借錢,一借就是一個天文數字的么?

一時間。城頭上的袁術手下謀士武將,都全紛紛交頭接耳起來。

「呵……呵……」袁術乾笑了兩聲。道:「太傅,你這是在開玩笑吧?這是不可能的,別說袁某沒有這麼多糧食,就算有,也不可能借這麼多給你啊。所以,還請太傅見諒。」

實際上,劉易也根本不想與袁術說這麼多,馬上向他宣戰。把他打得七零八落之後,才向他索要,如此,乾淨利落,乾乾脆脆。劉易相信,只要讓袁術覺得壽春不保,他肯定會乖乖的把糧食奉上。因為。劉易也早已經看透了袁術貪生怕死,欺軟怕硬的本性。

可惜,劉易出師無名,並且,一旦打起來,袁術也有二十多萬大軍。不是一天兩天便可以有結果的。劉易可以耗得起,洛陽、并州的百姓耗不起,隨時時間的推移,糧食一旦用完,百姓就得捱餓了。

袁術這傢伙為什麼還不稱帝呢?稱帝了的話。劉易就好辦了。又或者,自己的水軍到來的時候。他先對自己攻擊,如此,劉易也可以有借口攻擊袁術。但袁術這膽小的傢伙,居然把軍隊都調進了城裡去。

當然,也可以不用什麼的借口,直接與袁術刀槍相向。劉易也不是沒有什麼的借口,向袁術開戰,劉易只是想,如果可以不用打,就從袁術的手裡弄到糧食,那就最好不過了。

袁術部下,有不少是他自領了揚州後投效的將領,他們並非如袁術、紀靈這船懼怕忌憚劉易。

比如,惡賊出身的陳蘭及雷薄。

現在,所有人都已經明白了劉易此來的目的了,說是來借糧,但是在他們的眼內,還不如說劉易是來找劫好過。開口就一百萬石糧食?陳蘭與雷薄這些惡賊出身的將領,他們也早做慣了名為借實為搶的事兒。

所以,他們此刻有點氣憤了。一百萬石糧食啊,你給我嗎?說是借,有借還有還嗎?

「哈哈,世人都說太傅是當世仁義善人,原來,也是一個小人,一百萬石糧石?你怎麼不去搶?」陳蘭忍不住一臉兇相的喝道:「是以為我們揚州軍好欺負還是怎麼樣?你區區幾萬水軍,我們揚州軍在壽春城裡就有二十萬大軍,要糧?你自己進城來拿吧。」

「就是,主公,不能答應劉易,我們壽春城高牆厚,他們奈何不了我們。」雷薄與陳蘭是同聲同氣,也介面道。

手下有人能把話說得硬氣一些,讓袁術也覺有了點底氣。不要忘記了,袁術的內心裡的確是懼怕劉易,可是,其人也有著一種好大喜功的本性。心裡也巴不得劉易快點去死。他所擔心的,就是怕自己手下的將領不敢與劉易撕破臉皮開戰。現在,有人主動向劉易發出挑畔,他自然是讚賞的,畢竟,不管如何,他都不以為劉易可以真正的威脅到他的安全。

劉易在作最後的努力道:「袁公路,劉易向你借糧,實際也是情非得已。你我畢為漢臣,應當以大漢百姓為本。不管是洛陽之民,還是揚州之民,都是大漢子民。劉易向你借糧,主要是因為洛陽、并州數百萬百姓,面臨斷糧的危機。具體原因,想必公路你亦心裡有數,洛陽數百萬百姓,受董卓迫害,被劫盡錢糧,并州百姓,深受匈奴人的禍害,這些百姓,現在正處於水深火熱當中,若你能借給劉某百萬石糧食,便可以緩解百姓的糧食危機。洛陽、并州的百姓,也必然會記住公路的莫大功德,百姓感恩。劉某也可保證,向當今皇帝奏表,表奏公路的功德,給你下發正式的任命文書,讓你可以名正言順的擔任揚州刺史。所借之糧,也會分批,幾年之內還清。如何?」

「不必了,袁某實在是拿不出這麼多糧食來。對太傅的事,袁某愛莫能助了。」袁術道:「當然,如果太傅若能體恤袁某,袁某馬上交付剛才所說的五萬石糧食,並多送五萬石,請太傅離開。」

洛陽、并州的百姓的死活關自己屁事?反正他們也不是自己治下的百姓,再說了,哪怕自己治下的百姓,他也管不了他們的死活啊。什麼的功德?全都不及自己在這裡消遙快活來得實在。那個什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