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九十二章認罪

第三百九十二章認罪 (1/4)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6-08 20:38  字數:7577

劉易現在已經失去了對待周畢的耐心,拉下了臉,沉聲道:「周畢公子,你應該知道,現在,是你們和吳氏娘子對質,你們一口咬定,吳氏與下人相通,並且被你們撞破了,捉姦在床,然後呢,你們把其中的男方抓住了,那下人招了供,畫了押,但那個下人卻死了,你們覺得這樣死無對證,就憑你們的一面之詞,便可以斷定是他們相通了?」

劉易看了看身旁氣憤得臉色發白的吳氏,再面對官衙大堂上的眾人,道:「各位,但是劉某所了解的事情真相卻不是這樣子的,這周畢公子與吳氏娘子所說的,有不少出入。吳氏娘子所說的,是因為居所被風雨所破壞,然後一個忠心的下人擔心吳氏娘子遭遇意外,奮不顧身的闖入了閣樓,冒險把吳氏娘子救了出來。直到吳氏娘子被救了出來之後,周畢公子才夥同一眾族人,來到現場。吳氏娘子因為正在午休,身上所穿之衣裳為絲質睡裙,被雨水打濕,或有透明暴露,可那時,吳氏娘子與那下人,皆是衣衫整齊,並沒有如周畢公子所說的那樣,赤身**,再有,周畢公子他們也根本沒有踏入閣樓,根本就不可能看到吳氏娘子是否與下人在床榻上的情況。」

「太傅!請太傅明察,周畢所言,句句屬實,並非周畢一人所見,當時在場的,還有不少人,可是吳氏只是她一家之言,孰真孰假。一目了然。」周畢還不知道死字怎麼寫,堅持咬定他所說的是真的。

「你、你無恥!顛倒黑白!」吳氏兩眼啜淚。悲憤的道:「奴家自從夫君病逝之後,一直深居家中,根本就沒有和任何人有交集,就連先夫留下來的親從,他們也從來沒有踏進過奴家的居所,那一次,只是意外,僅有一次闖進奴家的居所救了奴家。卻沒想到被周畢害死了!事實,根本就不是你所說的那樣!」

「吳姐,先不要激動。」劉易出言安慰了吳氏一句,然後再說道:「事情的經過,差不多就是這樣了,現在,兩方對質。雙方各執一詞。那麼,就是說,這兩方,必有一方說了慌話,現在,我們要搞清楚的是。倒底吳氏有沒有與下人相通了呢?若相通了,那麼,那下人就罪有應得,死得活該!可是,若沒有呢?那下人的死就很冤了。他到底是屈打成招而被害死,還是自己尋死了呢?若是冤死的。那麼,他的命誰來還?」

「太傅!事實如此,證人證詞俱在,容不得吳氏不招認啊。」周畢聽劉易所說,心裡不禁一寒,感到有點不妙,只好繼續堅持著他的說詞,他知道,如果這時候不堅持自己的說詞,可能小命都要不保了。

「我說了,現在你們是對質的雙方,你們自己所說的,並不能成為證據。吳氏不承認相通,就有別的可能。」劉易厭惡的看了周畢一眼,道:「我先不管有沒有這樣的事實,就算有這樣的事實,現在吳氏不承認相通,那就代表著還有別的可能。」

「不過,這件事,還真的有點難以審判了,因為,事情都過去這麼久了,那下人又死了,死無對證。大家說說看,有沒有辦法證實他們哪一方說慌了呢?」劉易環眼看了看在場的那些舒縣德高望重的人。

其實,許多人都心知肚明,知道吳氏應該是無辜的,可是,拿不出證據來證明吳氏的清白,誰也不好多說什麼。

劉易見眾人一陣沉默,目光不由閃出一道寒光,盯著周畢道:「來人!把周畢拿下!」

「啊?太傅,為、為什麼要把周某拿下?」周畢一聽,頓時慌了,驚愕的道。

「是啊,太傅,我兒子他犯了何罪?為何要把他拿下?」周賢也心裡一驚,趕緊跪下來。

而聽到劉易命令的親兵,不容分說,如狼似虎的撲入衙門大廳,一下子把跪在地上的周畢撲倒在地,三下五除二的把他擒住。

「哼!」劉易冷哼了一聲,道:「為什麼?你們周家是否是朝廷命官?你們周家什麼時候有權力抓人審人?呵呵,說得好笑,供詞?你們不是官府,何來供詞一說?當初,吳氏若與下人相通,你們本應該把他們扭送官衙,讓官府來處理這樣的事,可是你們呢?」

「算了,不和你們說這些道理。我就說吳氏是下人相通的事,此事,不管她有沒有與下人相通。就算是真的,你們又有何權力去管人家?」劉易冷著臉說道:「吳氏夫君病逝,她就有權力再嫁人,難道,你們周家的女人,死了丈夫之後,就不准她們再嫁給別人了?你們就不準吳氏與下人相好?莫說是那個下人了,就算是吳氏與我劉某相好,又與你們何干?莫非,你們也想要把咱抓了,要咱承認與吳氏相通?」

「啊?」周賢與周畢一聽,頓時呆了眼。

是啊,人家吳氏已經喪夫,哪怕是公開與人相好,又於他們何干?劉易所說的,雖然似有點兒強詞奪理,可是,那也是一個理啊。這個世上,的確沒有什麼的法規法紀規定,喪夫的女人不可以再與人相好的說法。

「哼,不近事實的真相如何,那下人是在你們的手上死的,那麼,你們就得為那下人的死負責。剛剛周業大人已經說了吧,殺人償命,如果你們交待不清楚那下人是如何死的,那麼,就唯有拿你周畢的性命來償還那下人的命了。」劉易面無表情的說道:「把他押下去,三天之內,若不把話交待清楚,三天後,就在舒縣城門,斬首示眾,為那下人討一個公道。」

「啊?太傅、太傅,冤枉啊。那下人是咬舌自盡。可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