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八十九章宴請舒縣名士

第三百八十九章宴請舒縣名士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6-06 22:34  字數:5533

劉易知道周業說的也是事實,有時候,殺人的確是可以圖一時之快,可以把眼前的事情解決。但是,殺了人之後隨之而來的許許多多的影響,那就不好處理了。

這就好比,在荊州,劉易可以派人暗中刺殺了劉表,也可以殺了劉表手下那些圖謀不軌,陰謀對付自己的人。可是,殺了他們,荊州可能就馬上陷入一種混亂當中,到時候,自己就得要出兵平定荊州的動亂,接手荊州的統治。

但是,荊州並不是那麼容易管治的啊,劉易暫時也不可能騰得出太多的人手來管治荊州。可是,荊州真要動亂了,劉易想不來佔據荊州都不行,因為,劉易不來,別人會來啊。被別人奪去荊州還不如暫時留下劉表及他部下的性命,讓他們代為管治荊州,維持荊州的安定。

當然,更嚴重的,就是若被別人知道是自己派人去解決了他們的話,那荊州當地的那些士族豪門會怎麼樣看待自己?他們會不會也因為這樣的事,激起他們對自己的驚懼敵視呢?

很明顯,像舒縣周家這樣的大家族,他們在當地的民間有著強大的名望。自己滅了周家,就等於是捅了一個馬蜂窩。不管如何,那些與周家交好的名門望族,肯定會聯合起來對抗自己。

劉易也只是說說罷了,倒沒有當真的要派軍去滅了周家,他想了想道:「這樣吧,周業大人。麻煩你在舒城縣衙擺下一場宴席,然後把周家主事的人請來。嗯,城中的那些士族大戶人家,都請來吧。這一次,我要和周家的人當面事情了結了。要他們把不屬於他們的東西給吐出來,還吳氏娘子一個公道。」

「嗯,主公要親自出面么?」周業問。

「當然了。」

「那主公要以那個身份處理這件事呢?這件事,畢竟是周家的家事,沒有一個名義可不行。」周業道:「周家的人。也死認理的,這種家族裡的事,以官位身份是壓不了的。」

劉易扭頭看了看正在喂小尚香吃食的小吳,想了想道:「我就以小吳夫君的身份,過問她姐姐在周家的事。吳氏娘子,也算是我的胰子,她愛欺負了。我這個妹夫,幫她討回一個公道,這樣總可以吧?再不然,再以吳夫人的乾弟弟的身份,代表吳氏娘家來過問這件事。」

「行,那就以小吳小姐夫君的名義出頭。」周業覺得可以。點頭道:「那主公還有什麼雖然下官注意的地方?」

「暫時就這樣吧,我到舒縣來,其實也就是陪吳夫人與小吳夫人來看望吳氏娘子的,別的事不用急,將來我會派人來與你相商的。」

「好。那下官現在就去辦,今天晚上……明天晚上吧。一天的時間,怕請不到太多的人。」

「這個你拿主意吧,搞好了派人來通知我一下。」劉易道。

周業沒再問什麼,躬身告退,離開了小院宅。

劉易又在這裡過了一天,問清楚了一些周家裡的情況。

原來,周家並不是只有周瑜這一支族人。

周瑜這一支,雖然從祖父開始的時候,就由他們的親系任周家的家主,可是,到了周瑜父親這一輩,由於周瑜父親死得早,另外兩個親兄弟也常年在外,名聲雖然很大,但是對這個周家的影響力卻不是太大。

一般的家族,都是以家中的長輩為主的,家裡的大權,大多都掌握在在家裡掌權的人手裡。

這就好比穎川許昌的荀家,像荀文若、荀爽、荀諶等人,他們在外面闖出了名堂,身居朝廷高位,可以說,德高望重。但是,若他們回到了荀家,荀家的事卻也不是由他們說了算的,依然是由家裡的家主說了算。

當然,像荀文若與荀爽、荀諶等人,已經擁有了在外面自立的本錢,不用再看家族裡的人的臉色。但他們可以離開家族自立,但是卻不可以讓家族裡的所有人都聽從他們的意見,不能左右家主的決定。

所以,周瑜的父親及兩個親系伯父雖然都已經很有名望,但是在周家,依然不是他們說了算。他們常年在外,像吳氏娘子,喪夫的婦人,在周家裡遭受到周家族人的排斥,那就是很正常的事了。

這個,也劉易印象中也有一個例子,就在後現代中的現實的事件。某村,出了一個大官,在後世那種官本位的國度,這個大官地位崇高,說話更是說一不二。可是,他回到自己的村裡,卻也不是他說了算的,而是村裡的族人說了算。什麼的紅白喜事,他也只能按村裡的規矩來辦。後來,他病亡了,他的老婆回到了老家,卻不想,受到了村民的排擠,根本就沒有在那村裡生活。就連他的親兄弟,也容不下這他老婆在村裡生活。為的,就是想獨佔他哥哥留下來的一棟房屋。

現在,周家的家主,是周瑜父親的堂哥,一個五十來歲,叫周賢的傢伙。

也正是他的默許,周家裡的族人,才會謀奪了屬於周異留下來給吳氏與周瑜母子的財產。

夥同幾個族人,誣陷了吳氏娘子的,是周賢的兒子周畢。這個周畢,三十來歲,是周瑜的堂哥。當初周異娶了吳氏娘子回來之後,他特別喜歡有事沒事都往周異家裡跑。據吳麗所述,這個周畢,可能一直都對吳麗有著什麼不良企圖。

因為,在周異病逝之後,周畢常常找借口要接近她,還表展得對吳麗非常的關心,事無大小,他都會跑前跑後的張羅。後來,有好幾次,他似乎總是在暗示一些什麼,不過,吳麗並沒有管他,並不給予詞色。一如往常一般,對他不冷不熱。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