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八十六章你有心病

第三百八十六章你有心病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6-06 00:19  字數:4470

吳麗是一個過來人,對男女之事,自然是相當的熟悉。她夫君死得早,近些年來,她都是在默默思念夫君的悲痛當中度過來的。

她是一個很自律很貞潔的女人,夫君亡後,她為了避免別人的閑話,幾乎是大門不出二門不進,安心在家裡教育孩兒,幾乎把全付身心都放在周瑜的身上,看著周瑜一天一天長大,她的心裡自然就感到很滿足,精神上有所寄託,倒也不覺得如何寂寞。周瑜自幼聰明伶俐,又懂事,讓她更加的開懷。

所以,在許多時候,她並沒有想太多那些男女之間的歡愉事兒。

吳麗也是一個聰明的女人,當初其夫君病逝之後,她就已經察覺到周府里的人,尤其是夫君周異的那些堂兄族弟,察覺到他們對待她與兒子周瑜的態度發生了很大的改變,平時總似有事沒事的故意刁難她。偶爾也會風言風語的說些難聽的話,那些時候,她就隱隱有點明白,那些人,恐怕是眼熱她夫君留下給她母子的家產。

不過還好,她吳家怎麼說也是一個名門望族,姐夫更是天下聞名的英雄豪傑,久不久也會到周家來看望她。如此,周府里的人,沒敢真的對她母子如何。而吳麗,也更加的小心,生怕自己會犯下什麼的錯事被周家的捉到把柄來陷害她。

只可惜,天有不測風雲。她一個婦道人家,怎麼可能斗得過家族那麼多人呢?孫堅一死,她也等於失去了一個可以鎮懾住周家的人。於是乎。終於被周家的人以各種莫須有的罪名,把她趕出了周家。

事實。吳麗還真的覺得很冤枉,心裡苦得像黃蓮。

周家的人說她與下人相通,可是,天見可憐,她幾乎就沒有單獨是某個下人待在一起過,那些先夫留下來的親從,也從來都沒讓他們踏入過她所居住的地方半步。有事,都是讓小侍女稟報。她到廳子里去接見那些人,吩咐他們辦事。

唯一一次,來了一場不定性的颱風,把她所居住的小閣樓的瓦頂掀翻了一角,剛好,下面就是她的卧室,一個身手不錯的下人。但心主母有危險,闖進了卧室,把她從床榻上抱了出來。

吳麗那時剛好在休息,她向來習慣了休息時候是穿著絲質的睡裙睡覺的,颱風伴隨著大雨,已經把她身上的衣裙打濕。如此,使得她的衣裙狀似透明。

就如此,那個下人把她從卧室里抱出來的時候,剛好被周家裡趕來的人看到。他們看到吳麗衣衫不整的被一個下人抱在懷裡,當即便指責吳麗。指責吳麗與下人相通,然後。命人把那個下人拿下。

也那可是大白天啊,她所住的那小閣樓,還壞著,本來很容易就可以說清楚的事,但是,那些人卻說如果沒有發生颱風掀開瓦頂的事,還不知道她與下人相通的事呢。如此,吳麗還真的是滿身是嘴都說不清楚。

那個下人,也欲分辯無從,一個下人,他根本就沒有說話的機會,當場被打得一個半死。

嗯,跟著下來,就是一些很俗套的事了,那個下人被屈打成招,居然承認她與主母相通的事,並且,承認了後被直接弄死了,造成吳麗想平反清白都無門,無論如何也說不清楚這件事了。

周家的人,甚至還想弄死她,要不是小周瑜拚死護母,後來在周家中還算有比較大聲望的周尚回來,把這事壓了下去。

反正,吳麗的名聲,已經因為這件事而被弄臭了。

後來就是終於被周家的人趕出了周家,到了這城外的小院宅來居住,周瑜也離開了她。

吳麗潔身自愛,守身如玉,貞潔貞烈,可以說,是一個相當賢惠的女人。

但是,正所謂三十如虎四十如狼,她不管是如何潔身自愛,但女人應該有的身體特徵,女人應該有的身體反應並不會因為她的貞潔貞烈而消失。

以前,因為周瑜在身邊,她的精神有所寄情,在周家過得戰戰兢兢,無時無刻都在提防著周家人的陰謀,所以,她作為女人應該有的身體反應,被她壓製得死死的,基本上,都不會產生太難耐的衝動。

可現在獨居在一處,兒子周瑜又不在身邊。特別是在這個清冷清靜的地方,一下子,讓她就禁不住感到孤冷、寂寞。她壓抑了太久的情感**,頓時迸發出來,一發不可收拾。

當然,一開始她只是回憶,憶起以前和夫君一起時的恩愛,一起時的美好時光。可是她越想,心裡的壓抑的慾念,就越來越難以控制。

一個三十來歲,正值一個女人的慾念最旺盛的時候,她如何壓製得了身體的原始反應?

她開始做春夢,開始常常無故的感到渾身發熱,時常覺得自己的心裡都似有貓兒在撓著,心裡在發燒,內心極度的空虛。最讓她感到羞澀不安的時,每當身體有了反應,她的下面**之間,總會暗潮泛濫,她越是想壓抑壓制,下面就越痒痒……

特別是下面一絲絲的潮液滲出來的時候,她就覺得下面越是難耐,就仿似鑽進了無數的螞蟻,在她的身體裡面亂爬著,那種酥麻感,似直鑽進她的骨髓里去。

每當夜深人靜,她都壓制不住自己身體的**,少不了一翻自我撫慰。半夜起來換一件已經濕淋了的小褻褲,幾乎成了她的一種習慣。

所以,她非常的清楚,自己手裡的這條小褻褲,一定是昨夜起來換下來的。並且,她清楚的記得,自己早上起來的時候,還有一點手酸腳軟,被夜裡自我撫慰的那種美妙感覺刺激得還有一點渾渾噩噩,所以。才會漏了小褻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