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八十三章貞烈之婦

第三百八十三章貞烈之婦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6-04 22:36  字數:6662

吳麗離開了劉易的懷抱,退了兩步,與劉易拉開了一點距離。

如此,兩人才可以正式的看到了看方。

好美!

素顏如畫,杏形的臉蛋,明亮又如一汪春水一般的美眸,隱透一種堅強又惹人憐。小嘴不描而朱,似比吳夫人及小吳的嘴兒都小一些,是真真正正的櫻桃小嘴。

她與吳夫人、小吳的容顏,都是典型的江南美女的那種溫婉柔柔的形態。讓人一見就心生愛慕憐愛。

倒是她的身形,卻要嬌小一些,不過,那種柔柔的感覺,不會給人一種骨感美女的感覺,她嬌小,卻依然給人一種珠圓玉潤的美感。

她身上,完全濕透,渾身還滴著水滴,原本挽起來的秀髮,已經因為濕潤而散開,緊貼著她的耳際垂下,貼在她的腰際,垂在她的胸前。

一絲劉海,從額旁垂到了她的胸脯,絲絲的水珠順著這一撮秀髮滴下,正好滴在她胸前圓滿的一點高點上。

她身上穿的,是一身灰白的麻布衣群,被水濕透之後,顯得有些厚重,但是,卻沒能遮掩她身形的美感。

胸前飽滿,楊柳小腰,臀部高翹,還有,劉易已經觸撫過的大腿,修長而圓潤。

若不是劉易早知道她是僅只小吳夫人一歲的妹妹,光看她的容貌,肯定猜不到她是一個三十來歲接近四十的婦人。潔白如玉的肌膚,顯得相當的有活力。臉上,也如吳夫人等女一樣。似長不到一點暴露女人年齡的皺紋。

她的小抹胸是白色絲質的,被水浸濕之後,已經顯得透明。

開領之間,劉易可親切的看到,兩個半圓的半邊及之間的那一道雪白鴻溝。

看著她秀髮上的水滴,滴在她那圓滿雪球頂點,然後水珠滲透開去的濕潤,劉易不禁看得有點呆了眼。

而吳麗。她也看清了劉易,在看清劉易的那一剎那,她也情不自禁的有點愣住。因為,她從來沒有想過,自己是被這麼一個年輕的,看似是一個文人書生打扮的英俊秀氣的公子所救。

這個男人,好俊。自己不認識他啊,他怎麼會突然出現在這裡並救了自己?

如果是別人,此刻與一個陌生的男人面對面的站在一起,吳麗一定會有點害怕,特別是現在的情況,哪怕他是剛救了自己的人。但冷靜之後,她一定會對這個人產生一點防備戒備之心。可是,她此刻,竟然沒有一點害怕戒備的心思,反而覺得這個男人很親切。

兩人互相打量。其實也不過是幾眼罷了,時間很短。吳麗欲再深深的打量一眼。似想把這個救了自己的男人記住,可看到了劉易的眼神似發光的盯著自己身上某處,她一低頭,看到了自己有衣領因為剛才在水中掙扎的時候,拉得更開了一些,自己的胸脯,小抹胸已經不能擋住了這個男人的視線,兩個半圓雪物,幾乎要整個都蹦出來似的。吳麗吃了一驚,不由啊的一聲,臉兒一紅,一把環起雙手,把自己的胸前風光給遮掩了起來。

「你、你是誰?」吳麗再退後了兩步,有點兒警惕的盯著劉易,不過,她喝出口之後,馬上又想到了自己可是這個男人把自己從河中救上來的,如此對他可能會太沒禮貌,不禁又放軟一些語氣,有點兒不太自然的道:「這、這位公子,剛才謝謝你救了奴家。」

「額,才記起是我救了你啊,剛才在水裡,差點沒有讓你給夾死。」劉易摸了摸自己的脖子,掩飾一下自己盯著她胸脯來看被她發現了的尷尬。

被劉易說起被她夾住的事,吳麗馬上想到剛才他救自己上來的那些動作的姿態,想起自己的胯下居然抵在這個男人好一段時間,她的臉兒不由更紅了。

「公子……不管怎麼說,都謝謝你,如果不是你,人家都已經被淹死在河裡了。」吳麗咬了咬嫣紅的小嘴,似下了很大的決定似的,道:「公子,奴家的家就在前面不遠,現在,你也渾身濕透了,不如,就到奴家的家裡,換一身乾衣服吧。」

「嗯,這樣方便嗎?」劉易見她咬了咬櫻唇的樣子,覺得有點兒誘人,便也不急著表明身份,故意的逗她道:「這位姐姐,你太美了,你我萍水相逢,不管你有沒有夫家,帶我這個陌生男子去你家裡,特別是我們現在都濕身濕淋的樣子,到你家裡去換衣,你就不怕別人說閑話?」

「閑話……」

聽劉易說到這個,她果然臉色變了一下,神情似有些苦惱。

「呵呵,姐姐不用犯愁,換不換衣沒什麼大不了的,姐姐的名聲才是最重要的。倒是你,快些回家去換衣吧,現在的天氣還有些涼,小心別著涼了。」劉易裝作讓她自行回去的樣子,瀟洒的揮了揮手。

「這、這怎麼行?怎麼說你都是我的救命恩人,奴家、奴家還沒有報答你,怎麼能讓你就走了呢?」吳麗一聽,似堅決的道:「反正,奴家現在也沒有什麼的名聲好說了,別人愛怎麼說就怎麼說去吧,走,公子,等奴家一下,讓我收搭一下就回去。」

「嗯,姐姐真要報答我?」劉易一伸手,攔住了要去檢起那些撒落在地上衣物的吳麗,握住了吳麗的玉手。

「啊,公、公子。」吳麗被劉易的大手握得心頭一驚,趕緊抽手退後。「公子,奴家叫吳麗,可以叫奴家吳夫人或者周夫人,別叫我姐姐了。」

她聽到劉易姐姐姐姐的叫著,一開始沒覺什麼,但是現在被劉易握著手叫著,聽著覺得有點輕挑的味道,讓她覺得有點兒不適應。

「原來姐姐叫吳麗,那以後我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