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八十二章落水

第三百八十二章落水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6-04 18:05  字數:5680

廬江舒縣,與巨鹿郡城差不多,其地都不是劉易所治下的城池,但是,劉易相信,只要時機一到,新漢軍出兵收復那些地方的時候,那時,就可以順利的讓那些城鎮改旗換幟,不用打,就能和平的收復過來。

這樣的情況,劉易希望多多益善,這樣,也可以大大的加快統一大漢的進度。不用每一個城池都要經歷戰鬥才能收復。

吳夫人雖然急著見到自己的妹妹,但是也的確太夜了,所以,只能按下焦急的心情。

第二天一早,她就急不可耐的起來,讓劉易陪她到城外去見吳麗。

吳夫人芳名吳艷,小吳芳名吳妮。二妹吳麗。

天空忽的陰暗了下來,洋洋洒洒的飄起了毛毛細雨。

這種天氣,在將來一兩個月來都會經常碰到。

周業也起來得很早,親自為劉易與吳夫人等女帶路,迎著細雨出了城。

在出城之前,碰到了一個一身錦衣的中年人,是周府的人,他應該是收到了什麼的風聲,想來拜會劉易的,但是劉易沒有理他,直接出了城。聽了周業說了吳氏娘子與小周瑜在周家的事,劉易現在對於這個周府的人沒有了一點好感。

不一會,周業便帶著劉易與吳夫人等女到了城外一座小院宅之前。

這裡的環境倒不錯,沿路都是一些樹林花草。離城不算遠也不算近,約十來里左右。

小院宅門前不遠,是一條小河,一些柳樹植在河堤,垂柳青青。

小院宅的外牆有些破敗,但是裡面的小院子里卻收拾得很乾凈,一些花草花正開得艷麗。

毛毛雨並不是太大,看上去就似是霧水一般,讓空氣有些潮濕罷了。

吳夫人一到,便衝下了馬車。一臉關切的推開院門進去。

「二妹!二妹!」吳夫人叫著,穿過了小院子,跑進了屋裡去。

劉易打量了一下小院子,發現小院子之內還有一個涼亭,涼亭邊上有一口水井。還看到。院子內的花草。有許多像被剛折斷了許多枝葉似的,雖然已經被清理過,但是看上去絕不似是花匠修理過的樣子。

劉易眼尖,看到水井似被填了起來。一些新泥,還殘留在井邊。另外,劉易還察覺到了,自己等人來了這麼久,居然沒有下人來詢問。心裡不由一沉。

「周業大人,吳氏娘子沒有下人侍候么?怎麼沒見家裡有人?」劉易沉著臉問道。

「下人?吳氏娘子還能在這院子里住著就好了。還想要下人侍候?當初陪嫁的小丫頭,都被周府的人逼著嫁人了。小周瑜走的時候,吳氏娘子不放心,把幾個當初周異大人的親從都讓周瑜帶走了。所以,吳氏娘子現在是獨居在這裡的。」周業有點憤憤不平的道。

「什麼?周家的居然這麼過份?吳氏娘子一個婦道人家,她一個人怎麼生活?這是要把吳氏娘子往死路上逼啊。」劉易心裡不禁更加的氣惱,向前走了兩步,發現水井果然是被填平了。指著水井道:「這是怎麼會事?連水都不讓吳氏娘子用了么?」

「這、這可能是這幾天周家又來人相逼了。主公不用太怒氣,現在你來了,就可以為吳氏娘子作主了。有主公在此,相信周家的人再也鬧不出什麼的事兒來。」周業並不知道這些事兒,見狀。心裡也覺得周府這一次,還真的做得太絕了,對一個家族的未亡人都如此絕情,真是太不應該。把事兒做得這麼絕。現在劉易來了,怕有周家好受的了。

「夫君!夫君!」吳夫人此時在屋裡有點焦急的叫了起來。

劉易趕緊進了屋。看到小吳和幾女都站在廳子里,吳夫人則有些蹌踉的從側旁的房門走了出來。

「怎麼了?發生了什麼事?」劉易急忙迎了上去,扶著吳夫人問。

「人家二妹不見了,她不在家裡,這幾個房間,都看過了,沒見到她。」吳夫人一臉憂色,急得美眸都似要落淚了。

吳夫人在吳郡的吳家,雖然還有家人,但是,至親的親人,就只剩下她的三姐妹了。夫君孫堅亡逝,幾個兒子也不在身邊,所以,她特別的珍惜自己親人。對這個二妹,心裡非常非常的關切。二妹在周家發生了這麼多事,遭受到那麼多的刁難,好不容易尋到了這裡,卻沒有看到久違的二妹身影,這叫她怎能不擔心?

「不在?剛周大人說了,你二妹是一個人獨居在此的,不會出了什麼意外了吧?」劉易皺了一下眉,左右看了看,安慰吳夫人道:「別急,你和小吳她們先在這屋裡呆著,我去附近找找,看看她是不是到了別的地方去了。」

「嗯……夫君,一定要找到二妹,人家就只剩下她和小吳這兩個妹妹了。」吳夫人忍著心裡的擔心,點頭道。

劉易把吳夫人扶到了屋廳坐下,然後才開始打量一翻屋內的情況。

看了看後,劉易便走進了吳夫人出來的那間房子。

這應該是吳氏娘子的卧房,收拾得很整齊樸素。

床榻的紗帳已經收了起來,多處有補丁,看上去還是舊的,床上的被褥也是舊的,但清洗得很乾凈,摺疊在床榻上擺放得也很整齊。再看床榻,有一個睡過的人形痕迹。

堂堂周家的人,吳氏夫人怎麼說也算是周家的一個女主人,可是竟然要用這些破舊的紗帳被褥,劉易的心裡便知道,極有可能,屬於吳氏娘子及周瑜的財產,應該被周家的兄弟霸佔去了。

床榻旁邊,有著一個簡漏的衣架,上面還掛著衣裙,都是一些相對較為簡素的麻衣布的衣裙。是乾淨的,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