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六十一章赤壁激戰(下)

第三百六十一章赤壁激戰(下)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5-23 03:04  字數:0

「如果讓我下了水,你們就休想再抓到我。可惜就差了那麼一點點……」莫伍無不懊惱的道。

事到如今,莫伍似乎已經完全沒有了剛才的驚慌,心神反而有點安寧了下來。莫伍之所以能被他所在的一伍軍士所認可,讓他這個小小年紀的小兵做伍長,他本人的確有點過人之處。那就是腦子靈活,學東西比較快,平時軍中的訓練項目,他都完成得比較好,技擊、射術,他都相當不錯,還有,水性特好,所以,伍中的士兵,都服他。

他所缺少的,就只是實戰的考驗,當他親眼見識過兩軍交戰的情況之後,此刻,已經慢慢的適應了。

他知道,兩軍交戰,不是你死就是我活,殺人,就有如割草一般,眼下自己落到了劉易軍中,對方若真的要殺自己的話,他也沒有辦法,只好認命。他心裡的那一點傲氣,讓他做不出如黑哥那樣的求饒的話來,只有一些憾事,讓他感到不服氣不甘心。

「黑哥,我死後,你幫我回我家向我爹娘報一個喪,謝謝你了。」莫伍眼睛有點濕濕的道,這刻,他又想家了。

黃敘看了看這個小子,覺得他倒有些意思,當下道:「你的意思是說,你的水性很好,在如此湍急的江河裡,在我們這麼多大軍的眼皮底下,只要你跳進水裡,你就能逃得了?」

「當然了,江水雖急,但是只要懂水的人。就有可能順水而下,一轉眼就衝出老遠。我可以在水裡憋氣很長。」

「好,那我就給你一個機會,你現在跳江。」黃敘道:「不過,不是讓你逃走,而是你下江之後,不被江水沖走,再游回來爬上我這條船。我就放過你一次,不殺你。如何?」

「當真?」

「廢話!現在我還要打仗呢,誰有空跟你說廢話?不過,給你的時間不多,一刻鐘,如果你沒回來,我就只能殺了這個陳……叫陳黑狗的傢伙。」

一刻鐘太久了,黃敘自然不可能當真的在這裡和這兩三個降兵玩這種遊戲。只不過,他不想殺了這些降兵,特別是看到他們互相之間並不像一般的勢力軍隊士兵那般的冷漠,互相之間有點情誼,又看到他們似乎本性不壞,才故意如此放過他們一碼。哪怕莫伍不回來。真的逃了,他不也不會殺黑哥。

「不用一刻鐘!」莫伍聞言,從甲板上一跳而起,道:「等著,黑哥。我馬上就回來。」

莫伍說完,嗵嗵的就沖向船舷。猛的縱身跳下江河去。

黃敘本想返回自己的戰船去了,見狀,只好走到了船邊,看著嗵的一聲跳下,沒入江水裡去的水花。

莫伍並沒有潛進去,而是浮在水面,隨著江水衝到了戰船前面去,約衝出了幾丈遠,莫伍一動,迎著江水如魚兒一般遊了回來。

這一段江面的江水,的確是很急,可是,黃敘親眼見到了莫伍居然可以在如此湍急的江面上逆流游來,心裡不由一下子起了愛才之意,覺得這個小子,倒是一個水戰的人才。

船邊還有垂下去的繩索,莫伍順著繩索爬回了船上。

「怎、怎麼樣?你說過的,可不能殺我及黑哥了啊。」莫伍渾身**的喘著氣道。

「陳黑狗!」黃敘看著莫伍,點點頭叫道。

「在……」黑哥弱弱的應了一聲,他倒不怕莫伍的水性會游不回來,平時在這裡訓練的時候,他也早見識過莫伍的水性,他倒是在擔心莫伍會不會真的潛水逃走,若莫伍真的不回來,他就慘了,把命運交託在別人的手裡,讓黑哥的心裡備受煎熬。

「陳黑狗陳黑狗,怎麼起這樣的名字?狼不比狗好嗎?你今後就叫陳黑狼。把這名字改了。」

「呃。我、我爹娘給咱取的名字,為啥要改?」陳黑狗莫明其妙的道。

「你不是說想投奔新漢軍么?從現在起,你和莫伍就是我黃敘的親兵了,所以,你的名字得要改一改,免得別人說我收了一條狗,你難道想做狗么?」

「不想。」

「不想就得給本將軍改名字。」黃敘瞪了他一眼,道:「帶他去換一身乾的衣服,戰後來向我報到。」

黃敘說完,沒再理會他們,抓住一條勾索,身形一動,就返回到了自己的指揮船上。

而陳黑狗,嗯,陳黑狼,他此刻才慢慢的反應過來,黃敘都沒影了,他才嚷起來,「什麼?他就是黃敘將軍?他說什麼?他說以後我們就是他的親兵了?這、這是真的么?」

一股形比興奮有如睡了一個女人一般舒服的感受,讓陳黑狼覺得渾身舒暢,一下子樂得有點忘形的喊道:「黃敘將軍啊,可是劉易帳下有名的大將,我老黑竟然可以成了他的親兵?太好了,真是太好了。小伍,快、快快起來,走走,給你換好了衣服我們就走找黃敘將軍。」

「黃敘將軍?他、他是誰?」莫伍倒沒有陳黑狼那麼多的見識,並沒有聽說過黃敘的大名。

「黃敘將軍你都沒聽說過?他啊,他可是……」

陳黑狼一把拉起莫伍,開始了他滔滔不絕的吹墟。

戰鬥還在繼續,並不是全部的荊州水軍都如黃敘這兒的戰鬥那麼的輕鬆。

當然,像莫伍、陳黑狼這樣的荊州水軍,還是佔了絕大多數,許多的荊州士兵,他們都在潛意識裡心向劉易軍,並沒有作殊死的抵抗,紛紛棄械投降。

幾百艘戰船,已經隨江水越過了赤壁水寨,盪到了下游去。

江面上,一具具屍體飄浮,鮮血,也一灘一灘的染紅了江面。有些荊州水軍的士兵。在蔡瑁的親將指揮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