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五十章

第三百五十章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5-16 22:48  字數:6499

>或許,劉易江陵之行,只能算是一次偶然的行動,本可以不,但是,沒想到此行竟然也有如此多的收穫。

當然,順路到江陵城一行,劉易並不覺得有什麼的兇險,遠不及當初到冀州見袁紹之行危險。畢竟,劉易與袁紹,是有著很大的讎隙,到了已經被袁紹奪取佔據的冀州,隨時都有可能被袁紹攻擊。但劉表,劉易卻一點都不擔心他會對自己下手,儘管有孫堅的前車之鑒,可劉易的心裡還是很篤定,知道劉表沒有那個膽量對付自己,因為,自己不是孫堅,並且,以自己現在的實力及聲望,也遠不是當初的孫堅可比

當初劉表阻擊殺害了孫堅,隨後跟著來的孫策的報復,已經讓劉表焦頭爛額,要不是袁術食言,並沒有發出大軍配合孫策的行動,那麼,此時的荊州還是不是他劉表的都說不定。所以,劉易到來江陵城之時,就已經非常肯定,劉表,一定不敢拿自己怎麼樣。

如果真有危險的話,隨行的郭嘉,他也肯定不會同意劉易的冒險,不會同意劉易來江陵。

說起江陵此行的收穫,劉易還是非常滿意的,最大的收穫便是又一次在江陵百姓的心裡留下了深刻的印象,獲得了江陵百姓的民心。就是這一點,都足以讓劉易覺得不虛此行了。

江陵城的百姓,似乎都有一種強烈的渴望,渴望劉易有朝一日可以統治他們。由此,劉易可以想像,當自己真要奪取荊州的時候,江陵的百姓,一定會給予劉易極大的幫助,或者,到時候可以不戰而下江陵也說不定。

有些事,看上去似乎只是一件小事,如果放在平時或許不會有太大的波動,也不會有太大的影響。可是,斬殺張忠、張羅的事,在劉易的手上稍一運作就可以弄出這麼大的動靜,這個,也並非不是沒有原因的。

當初劉易在江陵斬殺朝廷奸侍,早已經深入民心,這次一到江陵城,就又為他們除去與他們有著切身利害關係的地方惡霸,他們能不感謝劉易么?如果這事放在後世劉易可能都會得到一個劉青天的稱號。任何一個地方,當有人除去禍害當地的百姓的地主惡霸的時候,百姓們都會拍手稱快,對於剷除禍害的人,百姓們都會由衷的愛戴的,所以,一件似乎不太大的事,可以弄出數十萬百姓觀看並不是什麼太奇怪的事。

總之,收穫江陵百姓的民心,這算是劉易江陵一行最大的收穫。

而除了這個之外。劉易還從劉表的手上再弄到了一大批糧食還有,意外收穫吳懿一家,讓劉易有點期待的後來西蜀的穆皇后吳莧。

嗯,當然還有,劉易此行,也算是對劉表先禮後兵,儘管自己的態度有點強硬,有點欺負人的性質,但是,到時候真正要對劉表的水軍動手劉表也早無話可說,被欺負了也是白被欺負。

典韋進城,把吳夫人、小吳、楊凰、司馬如煙、元清、黃舞蝶等幾女護送出來。沒多久,吳懿一家,也在申勇領著一隊的陌刀營的戰士護送之下,來到了江陵城下與劉易匯合。

劉易再與劉表商議了一下糧食的交付方式吳懿也來見過了劉表,吳懿雖然有點反感厭惡劉表打他妹妹的主意,但是倒也言詞誠切的感謝了劉表近來對他吳家的照顧,然後再向劉表告辭。

有劉易保著吳懿,劉表自然也無話可說,心裡雖有不甘,但也只能裝出一副坦然的樣子,沒有留難,反送了一些財物給吳懿。顯得他極有度量似的。

百姓們知道劉易馬上就要離開江陵,並沒有在斬殺了張忠、張羅父子之後就離開,幾十萬百姓給劉易送行的盛況,劉易來到這三國時代還真的是第一次。與百姓揮手告別,一行人向幾十里外的襄江進發,劉易的船隻,留在襄江邊。

到了襄江邊,劉易沒有作太多的停留,馬上登船,沿襄江而下,直入長江。

吳懿一家,另外安排了一艘船隻。吳家,一共有二十來口人,多是他的一些堂叔伯,還有一些年輕子弟,他們吳家的下人,大多也早在逃離陳留的時候遣散了,到了荊州之後,劉表也派送了不少下人給吳家,但是,吳懿並沒有一起帶走。

離開江陵的時候,已經是下午時分,又趕了幾十里路,待船隊出到長江的時候,已經天黑了。

如果是平時,怕就要在江夏夏口水港過一夜,待第二天天明早走。不過,劉易及郭嘉,也都留意到白天見到劉表的時候,他的身邊,一個統領水軍的將領都沒有出現,江陵城發生這麼大的事,蔡瑁、黃祖等荊州水軍將領都沒有出現,這個讓人有點耐人尋味。

再加上,在江陵,已經發生了有劉表部下私自調軍對付自己的事,這件事,也給劉易打響了警鐘,所以,劉易決定連夜沿長江逆河而上,最少,要通過劉表的水軍控制水域再停下。沿河而上,過了江河水有點湍急的赤壁,再往上遊行駛一段時間,就有甘寧在江河邊設下的一個水寨,到時候,可以在那個水寨里留宿一夜。

這叫防人之心不可無,劉表不可怕,就怕是他的部將私下行動啊。劉易,也算見識到荊州方面的軍隊狀況了,劉表,對荊州軍並沒有達到完全掌控的地步。加上,看劉表根本就還心存饒幸,還沒有痛下決心要撤銷荊州水軍的樣子,郭嘉也懷疑劉表可能會在背後搞事,所以,不能在荊州水軍所控制的江域里作太多的停留。

還好,留下在宛城為劉易這支陌刀營駛船的船夫,都是一些非常熟悉長江流域河道情況的人,由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