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四十九章斬刑

第三百四十九章斬刑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5-15 01:04  字數:5500

劉易見劉表居然也在收賣百姓民心,並且,也還真的得到了不少百姓的認同喝彩,不由啞然失笑。覺得劉表,也不是全然沒有一點手段,聽著他向百姓解釋著他也不知道張忠父子的惡事,最近才得知自己的部下居然有這樣的奸惡之人。他還舉例說,先朝皇帝劉宏,也不知道身邊的宦官是姦邪之徒,以此來說明,他不知道自己的身邊有壞人也不足以為怪。

劉易沒有阻止劉表,等劉表表現完之後,一臉漲紅,似激動的樣子返回來之後,劉易才笑笑的道:「好了,景升,你我本來就是同宗兄弟,現在誤會說開了就算了,不過,畢竟是你的人襲擊了我,對我的人造成了很大的損失,你說這怎麼辦吧。」

「這……這,我送太傅十萬石糧草……不,二十萬石。」

劉表看著劉易的眼睛,看到劉易的眼內似不滿的樣子,趕緊加多了十萬石。

他之前,向劉易交付了一百一十萬石的糧食,但是,後來的一百萬石,大多都是荊州地方的士族豪門湊出來的,他僅只是拿出了一點,一、二十萬石的糧草,他還是拿得出來的。他來時,就已經考慮到這個情況了,他知道劉易現在缺糧,唯有糧食,才可以和劉易一談。

「好!既然景升兄如此有誠意,那麼,今天的誤會,以後就不用再提了。」劉易心裡大喜,有了二十萬石糧食,自己就不用再為這次出兵長江流域的事而犯愁了,軍糧,一下子得到了解決。

嗯,劉表這個糧食提款機,果然是好用啊。

「呃。那個……那個……」

劉易假裝不知的道:「景升兄,有話直說無妨。」

「呵呵,我是說,這江陵城的南城門……」

「南城門?」劉易扭頭看了看。然後似恍然大悟的樣子,哈哈一笑道:「哈哈,景升,你也太小看我劉易了吧?你是懷疑我會佔了你江陵城的這個城門?嗯,放心吧。等斬了張羅、張忠父子。我的人就會撤走,把南城門的控制權交還給你,我也要走了。」

「那就好、那就好……」劉表一聽,劉易答應把江陵南城門交還給他。心裡的一塊大石也終於落地。

不過,他聽到劉易說也要走了,馬上又裝出一副熱情的樣子,親熱的道:「噢!不不,劉易賢弟。你怎麼能急著走?我還沒有一盡地主之宜呢,你不是說要陪你的夫人在江陵城裡好好遊玩遊玩么?我也正好可以叫我夫人陪陪你的夫人。」

劉表這次到城南來見劉易,把姿態放得很底,直到現在和劉易談好了,才敢再以賢弟稱呼劉易。

「不用了,下次吧,今天發生了這樣的事,我的夫人怕也失去了遊玩的興緻。」劉易拒絕道。

之所以要陪幾女到江陵來,也因為現在就算回到洞庭湖新洲。也未必可以馬上出征。甘寧在整軍,出征的軍糧也要想辦法湊足,現在,已經是一月多快二月了,馬上就有一段時間的多雨季節。整整三月,怕也沒有出征的好日子,可能要到四月份才可以出征。現在,又從劉表處弄到了二十萬石的糧草。那麼,出征的時。可以提前了,可以趕緊多雨節氣到來之前出征,趕緊汛期之前出征。如此,就沒有必要再等下去了。

「好吧,既然如此,那就隨賢弟了。」劉表似一臉遺憾的樣子道。

「哦,對了,說起家裡的女人,想不到,景升也是一個風流郎君啊,我們,可能在這點上也算是同道中人啊。」劉易忽然說起女人來,對劉表道:「我聽說,景升看中了一個姓吳的小姐?如果有機會,還真的要見見景升兄看上的小姐是如何的美貌,能吸引住景升。還有蔡夫人,聽說,她也是一個風華絕華的美人兒,景升端的是好福氣。可惜,我這一次,怕是無緣再見了。」

「呃,哪裡哪裡……」劉表似有點跟不上劉易的思維,臉上一愕,「咦?賢弟,你、你是如何知道為兄看上了一個姓吳的小姐?」

「哈哈,還真的有這事?」劉易笑問。

劉表被劉易笑得一陣尷尬,劉表原來是一個名士,名士嘛,比較愛惜聲譽。他看上了吳懿之妹,倒也沒敢逼得太甚,也不敢當真的把吳懿之妹強搶回來。他只能隱晦的使些手段,讓吳懿之妹屈服。

「是有這事,不過,只可惜落花有意而流水無情,為兄雖看上了,但那小娘子還沒有點頭同意呢。再說了,我家夫人蔡氏,有些善妒,在沒有取得我家夫人同意之前,為兄還真的不好把那小娘子娶回家去。」劉表一臉道貌岸然的道,對這事直認不諱。

劉易不禁對劉表有點另眼相看,在某方面上,劉表也算是一個不錯的傢伙,最少,在對待女人方面,似乎也不算是那麼的壞。他沒有強行把吳懿之妹納了,憑劉表在荊州的勢力,若真心要把那吳壹之妹收為私妾,這麼久了,早把吳懿之妹弄上手了,也不用等到現在,也還沒有得手。

「哦。對了,太傅是如何得知此事的?」劉表說完,又不解的問。

「我見過吳懿將軍了,這一次,如果沒有他,我可能就會遭到張忠的毒手了。」劉易知道,要在劉表的地盤上把吳懿一家弄走並不容易。與其偷偷摸摸,還不如直接向劉表要人,把事兒擺明了來說,光明正大,也不擔心劉表會不答應。

「哦,原來如此。」劉表的神色不由有幾分不太自然。

「吳懿在張忠派人來殺我之前,便來向我通風報信,然後,他跟我說了一些事情。」劉易斜眼看著劉表道:「兄長,剛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