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四十六章綿羊和猛虎

第三百四十六章綿羊和猛虎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5-13 04:24  字數:5727

得到吳懿鬆口,劉易的心裡暗喜。等解決這次危機之後,自己也差不多要離開江陵,那時,便可以順便把吳懿一家弄走,那時,自然就可見到他妹妹吳莧,那時候,就是自己的機會了。

別的不敢說,但是泡妞把妹的,劉易還真的沒有擔心過,只要泡了吳懿的妹妹,讓吳莧死心塌地的跟自己,那吳懿也無話可說了。

劉易再對伊籍道:「今天剛好伊先生也在這,由伊先生做一個見證,我劉易絕對不是一個言而無信的人。」

「那、那好吧。吳某先告辭了,等太傅度過這次危機,我會再來找你的。」

「行,那就這麼說定了,伊先生,你也一起走吧,留在這裡可能會有點危險,劉表,怕來不了這麼快。」

「好,那太傅你自己小心。」吳懿與伊籍同時道,一起離開了魚鮮樓。

劉易待兩人離開,馬上對裡間道:「清姐、舞蝶,你們護著吳夫人與小吳,還有凰兒,先躲著,我去和典韋大哥匯合。」

「好的,夫君你小心。剛才掌柜來告訴我,他們魚鮮樓後面有地方可以藏身,我和舞蝶會護著吳夫人她們的,絕對不會有事。」元清推門出來道。

「那我去了。一會見。」劉易深深的看了她一眼,馬上也下樓去。

這個時候,張忠親自率著兩千人馬,從城門旁邊的軍營,率著兩千人馬向魚鮮樓撲來。不過。他們剛出到街上,就遇到了無數百姓,把街道堵得死死的。他們拳打腳踢,驅趕堵路的百姓,一下子弄得雞飛狗跳。

但是,越來越多的百姓,他們想趕散百姓,也不是太容易的事,要不是百姓面對刀槍如林的威脅,他們還真的不太想讓道呢。他們好不容易。在冷森森的刀槍開路之下,勉強可以從百姓當中破開一條人道,向魚鮮樓撲來。

這麼多百姓,他們也只敢驅趕,沒敢真的殺人開路,張忠的這兩千人馬,在如潮的百姓當中,就似是大海中的一片葉子,稍有不慎。就有可能淹沒在人群當中。

如果這時候,他們敢對百姓舉起屠刀。再有人稍為扇動一下,他們就會面臨不可收拾的局面。如今的百姓,已經不是當初那樣溫順了。特別是經過黃巾暴亂之後,這事雖然已經過去幾年了,但是大漢各地,時不時暴發出一些百姓暴亂的例子,張忠此刻也不敢造次,沒敢真的逼得百姓造反。

他的軍隊,已經遠遠的可見到魚鮮樓了。可是,卻礙於百姓堵路,一時半刻沒有到達,這時,劉易已經離開了魚鮮樓,擠進了百姓人群當中。

而典韋押著張羅,差不多到達江陵南城門了。也正因為如此。才讓張忠派來的三千兵馬可以堵住了典韋的去路。但也僅只是堵住,沒能把典韋等人圍上,因為,隨行的。還有無數百姓。

「停下!全部給我停下,再向前一步,我們就要下令放箭了!」率軍的軍將,策馬立在前面,沖移動過來的人群大聲喊道。

郭嘉見狀,排眾而出,站在前面,所度從容的應道:「你們是誰?速速讓開!不要擋著太傅執法行刑的隊伍。」

「我們是江陵城守軍!城守張忠有令,把張羅公子交出來,不然,格殺無論!」

「哈哈,什麼張羅公子?我們不知道,我只知道的是,有一個作惡多端,欺男霸女,魚肉鄉里的惡霸張羅,他已經被我等主公劉易宣判了死刑,要馬上執行,不管你們是什麼城守軍還是什麼軍,都休想救得出這惡貫滿盈之徒。回去告訴你們城守,民意不可違,他若敢殺人,馬上就大禍臨頭!」郭嘉的嘴皮子可不是蓋的,他說著,揚臂一呼,對四周喊道:「各位父老鄉親,現在張忠要派軍隊來搶奪他的兒子了,還想殺我們,大家說,我們能答應嗎?」

「不答應!」

典韋帶頭,與兩百親兵死士一起,轟然的應道。

百姓,有時候的確是很容易渲染的,他們好不容易才盼到了有人為他們除去一惡,加上,這個人還是讓他們由心裡崇拜的劉易。這讓百姓人人都有持無恐,幾千軍馬攔在前面,如果是平時,肯定會嚇得百姓不敢吱聲。可是,有劉易的軍將在,他們就覺有主心骨。

所以,在典韋等人轟然應答之後,百姓們憑著一胸熱血,跟著轟的一聲怒喝起來。

「不答應!不答應!不答應!」

百姓的怒喝,一開始有點參差不齊,但是,隨著越來越多的百姓跟著典韋兩百人喊起來之後,聲音就整齊了。每一聲的喝叫,都似迸發出一股強大的聲浪,似直把地面都要震裂一般。

百姓喝叫,有如驚雲雷動,讓天地變色。

區區兩三千人馬,在百姓的人潮面前,顯得是那麼的渺小,微不足道。

這一切,都出乎了張忠的意料,更出乎了張忠手下的人意料。

在這一刻,他們似乎都有點後悔攔在百姓的面前,後悔為什麼要來這裡想搶奪回張羅了。

他們,面對以十萬計的百姓,在百姓的怒吼當中,不自覺的感到心底在發寒,身子在顫抖,汗流浹背。

他們接到張忠的命令,以為出動了三千兵馬,對付劉易區區一兩百人的押解隊伍,可以輕易如舉的把張羅救回來。可現在,他們連劉易的軍士隊伍都接近不了。

「大家說,像張羅這樣的惡霸,該不該殺?」郭嘉趁著百姓喝叫的間隙,再粗著臉大聲道。

「該殺!」

「該殺!」

率軍的統將,看到眼前無數憤怒的百姓。他們有點慌了,現在,有一種騎虎難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