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四十二章遇到了不長眼的傢伙

第三百四十二章遇到了不長眼的傢伙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5-10 22:07  字數:5636

>荊州的人才的確很多,劉易其實也很想去拜訪一些荊襄人才希望可以把他們收為己用,不過,許多人才,都是出身豪門,他們未必會為劉易作用。

比如,現在已經在劉表帳下效力的蒯良、蒯越兄弟,他們的才能,劉易的確有點欣賞,希望可以挖挖劉表的牆腳,可以把他們從劉表帳下挖過來,但是,劉易也知道現在是不太可能的,現在,蒯氏兄弟更多的,可能是為了自己的家族利益著想,如沒有特別的原因,他們是不會輕易背叛劉表,投身自己。

許多人,如文聘、黃祖等人,亦算得上是人才,只可惜,他們都對劉表忠心耿耿,要把他們挖過來並不容易。

除了這些已經在職的荊襄文人武將,還有許多還沒有出世的人才。他們要不是還很年幼,就是不知道他們還躲在哪一個角落裡。如荊州地區除黃忠、甘寧之外,武力值算是最的魏延,文才號稱「建安七子」之冠的王粲,他們此刻都不知道在哪裡呢。

最有名的謀士,諸葛亮、龐統,他們還太年少,還沒有成才,尋到他們也沒有太大的用處。至於像黃石公、龐德公這樣的大名士,劉易想想也就算了,一想到司馬徽那傢伙的陰謀,劉易就不太想打這些老傢伙的主意。

如此,劉易就沒有準備,沒有打算再在江陵去尋找什麼的人才。

這天一早,司馬如煙喜滋滋的拉著劉易陪她到街上去玩玩,幾女也一同隨行。

幾女當中,吳夫人與小吳,她們似乎並沒有太多的興趣在江陵遊玩,不要說遊玩了,她們對荊州的地方都似有一種抵觸的情緒,遊興不高。

她們來過江陵,是當年陪孫堅一起來的。現在·已經物是人非,她們都對荊州的地方有點反感。

劉易注意到她們的情緒,便陪著她們,哄著她們·讓她們能夠開懷一點。

江陵城或者沒有洛陽那麼大,但也不少,真要在江陵城內逛一圈,怕還真的要大半天的時間。

還好,江陵城也一樣有最繁華的地段,有點類同於洛陽的玄武大街。其中一條主街道,特別的熱鬮。

上午時分·劉易陪幾女就逛了這條名叫青龍大街的街市。陪著她們嘗遍了這裡的小食,還給每個女人買了不少好看的飾物。

大街兩邊,商鋪林立,青樓酒肆、賭館當鋪,糧店布鋪,林林總總,甚至比洛陽還要多一些行業。

司馬如煙拉著劉易,鑽進了一家面門豪華的臨街酒樓·興緻勃勃的告訴劉易,這家的水鮮魚食,冠絕江陵·每一次來江陵,他爹爹都會帶她到這裡來品嘗美味。

嗯,名字很貼切的一家酒樓,就叫魚鮮樓。

司馬如煙拉著劉易進來的時候,剛好小吳抱著的小尚香哭鬧,是尿濕了小褲。吳夫人與小吳便落在後面照顧她。

吳夫人與小吳,都是極美的女人,特別引人注目。

不只是她們,元清、黃舞蝶、楊凰、司馬如煙等女,都無一不是光彩奪目女人。她們幾個人在一起·早已經引起了青龍大街的轟動,不少人,都在暗暗的偷看著眾女。

劉易這天出門,並沒有讓親兵跟著前呼後擁,連典韋也沒有帶來,畢竟·是想讓眾女放鬆一下,前呼後擁的,也會讓她們失去了正常遊玩的興趣。

美艷奪目的幾個女人一起出現,一般的人,都知道這些肯定是某些大戶人家,極有來頭的女人,特別是有劉易在旁一起的時候,倒沒有人敢上前來找麻煩。

現在,馬司如煙把劉易拉進了魚鮮樓,黃舞蝶與元清陪著楊凰,還在魚鮮樓對面的一家成衣店裡看衣裙。一些當地別有風味的鮮麗衣裙,吸引了她們的注意力。

吳夫人與小吳,就落單在魚鮮樓的旁邊。

什麼地方,都會有一些不長眼的傢伙。

魚鮮樓的斜對面,有一間賭館,一個衣著光鮮的傢伙,領著幾個家丁模樣的人走了出來。

此人一臉兇相,斜眼瞪目,罵罵咧咧的沖賭館吐了一口水,然後大搖大擺的越過街道,向魚鮮樓走來。

越過街道的時候,行人似看到瘟疫一般,人人躲避,幾個走得慢的行人,被他一腳踹飛,卻沒有人敢對他有半句怨言,全都忍著痛,低頭陪好,匆匆的逃離。

一時間,街上似有點雞飛狗跳的味道。

「小霸王來了,快走啊。」

「兩位小娘子,快點走吧……」

吳夫人與小吳正在為小尚香換尿褲,忙著哄小尚香,根本就沒有注意到街上的情況。她們與劉易在一起,也壓根就沒有想到過會有人對自己怎麼樣。

誰知道,當她們把小尚香哄好,正要進魚鮮樓的時候,這幾個傢伙已經來到了她們的面前。

吳夫人與小吳,面容神似,都是那種水靈靈的江南女子,身上有一股與別的女人不同的溫婉柔美。

當然,更主要的,她們的美貌,在一般人的眼中,可是驚天動地一般的出色。

還沒有走近,就看到兩女體形柔美誘人,走近了,一看清吳夫人與小吳的容貌,這傢伙立馬如見天人。

一下子呆在當地,再也挪不動腿。

這傢伙,就是大名鼎鼎的江陵一霸,張家的一個子弟,名叫張羅。張家,就是前太尉張溫的張家,只不過,張家的家業,並不是在江陵,但是,張溫的一個堂弟張忠,卻是江陵城的城守,此張羅,便是江陵城守張忠的兒子。

當然,這個江陵城守,是劉表任荊州刺史之後才任命的,並不是原來的江陵城守。

此張忠,本身就是一個貪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