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二十九章增編漢軍胡部

第三百二十九章增編漢軍胡部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5-03 01:53  字數:6593

,24x7小時不間斷快發此小說閣樓上的房間,水汽騰升。

申蕊與幾個侍女把一切布置好後,全都臉兒紅紅,飛似的逃了出

她們平時侍候劉易慣了,但是平時都有夫人在旁,劉易並不會對她們怎麼樣,如今,劉易帶著蘭姬與麗絲,並不是她們熟悉的夫人,她們生怕劉易把她們都留在一起。呃,儘管她們心裡也很想得到劉易的寵愛,但臉兒還太嫩,所以,真的不敢留下來侍候劉易了。

劉易趁她們逃出去的時候,還手多多的拍了其中一個侍女的小屁股,惹得她們一陣嬌呼輕笑。

回頭再看蘭姬與麗絲,蘭姬此刻早已經羞赧得把螓首理入胸脯,都不敢與劉易對望,倒是麗絲,她雙眼汪然的看著劉易,唯有她的玉手捏著衣角,顯露出她此刻多少有點兒緊張。

蘭姬身上,穿著的是一身雪白的衣裙,束著小腰,有如隨風楊柳一般,輕盈又怡人。°

她們雖然是奴隸,可一直來都受到特別的照顧,並沒有受到太多的苦頭。尤其是她們被張芍等女帶到振災糧官府後,便讓她們換上了漢女的深衣服飾。

麗絲身上的衣裙同樣是漢女深衣,劉易早便注意到了她的酥胸,似乎要把那開胸的潔白小抹胸撐裂一般,讓人看得都有點擔心是否會破衣而出。

蘭姬穿著漢女衣裙,很得體,有一種高貴又淡雅的味道,麗絲呢,也不錯,甚至更為吸引人。但是,也不知道為何,劉易總覺得洋妞穿著漢人的衣服有點兒彆扭,有一種不倫不類的感覺,可能是後世看到的西方洋妞,都是穿著那種比較時尚有時代感的服飾關係,嗯·說白了,就是見慣了洋妞的開放,現在看到了一個洋妞穿著漢人古代的衣裙,讓劉易感到有點不太習慣。

「兩位美人·過來侍奉主人寬衣,然後一起鴛鴦浴。」劉易沒有和她們客氣直接站在她們的面前,張開雙手道。

「是,主人。」蘭姬渾身顫了一下,然後默默的走了過來,跪到了劉易身前,為劉易松解腰帶。

麗絲雖然聽不懂·但是看到蘭姬的動作,她馬上就明白過來,馬上如小鳥一般撲過來,偎入劉易胸膛,沖劉易展露了一個媚笑。

她倒也看得開,也可能是通過與劉易的交流之後,讓她看到了希望,知道只有討好這個男人·她才有可能再回到自己的家鄉。早已經淪為奴隸的她,直到如今沒有被人侵犯,這已經是非常幸運了。所以·對於這種事兒,她也沒有什麼太多的想法。

再說了,她覺得,讓這個漢人男人佔有自己的身體,也總比那些糟蹋的男人臭男人好得多了。

更何況,這個男人身上似乎有一種與別人不同的氣質,還是那麼的英俊,讓這個男人得到了自己的身體,她也不虧。所以,她的心裡沒有一點抗拒之念·反倒有點兒歡喜。

她為劉易脫著上衣,不過,劉易手一捏,就捏住了她的俏臉,然後一下子吻住了她的櫻唇。

西洋女子果然是開放了,她馬上就有了熱烈的回應·雙手一下子吊住了劉易的頸項,回吻著劉易,緊緊的貼在一起。

跪在下面的蘭姬,她聽到了嘖嘖的怪聲,不禁偷偷的抬頭,剛好看到了劉易與麗絲的熱吻情況。

她看到,劉易的嘴唇印在麗絲的唇上,不時伸出一條紅舌舔著,而麗絲的小香舌,也仲了出來,與劉易糾纏。嘀的一聲,一滴不知道是劉易還是麗絲的津液,從兩人的嘴唇之間滴下,正好滴在稍微仰起俏臉的蘭姬唇上,她看著兩人的親吻,自己竟然不自禁的伸出香舌,把那滴津液卷了進去。

「嗯」蘭姬反應過來的時候,不禁為自己的動作感到有一點羞赧,身子一軟,禁不住發出了一聲嬌呤。

劉易鬆開了麗絲,低頭看了蘭姬一眼,道:「把我侍候好了,我包你的族人沒事,只要陽安公主她們找出你們蘭陵族的確是和我們漢人世代交好的證明,我馬上就會派人把你們蘭陵族的人放了,並劃一片地方給你們族人生活。」

「謝謝主人。」蘭姬柔順的道。

事實,劉易並非真的想把她當作是女奴,只不過,看她的還不能領會到自己並不會把她當作奴隸的樣子,便乾脆把她暫當為女奴,再說,劉易倒也想嘗試一下玩弄女奴的滋味。

可惜,劉易並不太喜歡那些變態的重口味,沒有想過去用蠟燭皮鞭什麼的來折磨她。

蘭姬扶著劉易的腳站了起來,輕柔的為劉易解除了身上的武裝。

劉易舒服的坐進了灌滿了熱水的浴桶之內,對她們道:「過來,就是我面前寬衣。」

「嗯」蘭姬臉兒如血,顫抖著身子,走近了浴桶邊上。

不過,她並不是感到屈辱而顫抖的。她此刻,竟然有一種非常奇怪的感覺,似乎在劉易的面前寬衣,並不讓她感到難受,更多的是羞意。說真的,如果是在別的男人面前,或者成了別的男人的玩物,她會覺得屈辱,感到害怕,心裡會有不甘心,但是,此刻,她心甘情願,甚至,內心裡竟然有點兒欣悅。

她現在,似有一種解脫了的感覺。

真的,在劉易這個男人的面前,她一點都不覺得害怕,相反,還感到很踏實,在劉易面前,她不用再為自己的族人擔心,也不用再為自己是否會受辱而擔心。把自己獻給劉易,反讓她得到保護,她心裡,甚至非常樂意把自己奉獻給劉易。

她定了定神,顫著手兒,解開了絲帶,衣裙,順著她的香肩玉臂,慢慢的滑到了地上,一具完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