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二十章家政法

第三百二十章家政法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4-27 00:50  字數:5545

劉易沒有想到,自己只不過是與家裡的女人逛逛街,就偶然性的碰到了黃正與武陽等人,沒有想到會碰到賣買人口的事。嗯,這事,以古時代的情況來說,特別是以現在的情況來說,其實也並不是什麼太大的問題。可是,沒想到又牽涉到一個劉易之前有所忽略的問題。

這事兒,說大不大,說小也不小。

因為劉易的做法,或者說大漢新朝的做法,基本上可以做得到讓一般的大漢百姓能夠自力更生,可以憑著他們的雙手養活自己、養活家人。只要他們肯做願意做,在大漢新朝的政策之下,他們不用擔心會再受餓受凍。

而若按這樣發展下去的話,劉易不敢說將來大漢能否趕得上後世那樣發達,可一些社會上的不平慘事,估計很少會再發生。像早前時期,大漢百姓因為活不下去,要賣兒賣女的事,應該不會再發生。

大漢新朝的種種政策,都是有利於大漢百姓生活生存的,這樣一來,大漢新朝也受到了廣大百姓的擁戴支持,同樣的,也會更加的倚重官府。哪怕,其中有一些百姓會因為一些突發事件而陷入某種困境,但是,因為他們倚重信任官府,相信只要通過朝廷官府的幫助,他們也可以渡過困難時期。

這樣一來,大漢百姓就算是困難,也不至於再要賣兒買女。

可是,這樣一來,某些社會問題就會突顯出來。一些官員之家、富戶之家,他們家裡的下人又能多哪裡來?

以眼下大漢新朝所能管轄到的地方,哪怕是一般的女性,她們都可以通過雙手,獲得她們生活的生活物資。正所謂好死不如賴活,自己能夠養活得了自己,誰還想再屈身於一些富有人家去做下人?

當然,目前來說,這個問題並不是問題。因為,大漢新朝所轄的地區,真正的富戶人家並不多,而一些豪族,他們家裡原本就有著不少下人。這個時候也不會缺少下人使用。只要將來更多的人富裕起來之後。這個問題才會成為一個大問題。

現在,唯一成問題的是,現在新漢朝的官員,以及一些軍將之家。

正如黃正、武陽所說。因為朝廷不可能再有賞賜官女給官員、軍將的事,所以,一些官員軍將的軍里,是沒有下人的。而官員軍將,都是日理萬機的人。不可能沒有人服侍的。

古時候,一般情況之下,所捉到的俘虜,特別是敵人的女人,一般都是拿來分賞給官員、軍將的。可是,劉易現在,沒有這樣的做法。

其實,新漢朝軍隊統編的時候,軍將配親兵的事。其實也是考慮到軍將要人護衛、侍候的問題。但是,劉易一時沒有想到那些官員軍將的日常生活也要人侍候的問題。不要說侍候了,那些官員軍將的家務事,總要有人為他們做了的。

當時,劉易想到要為各級官員配屬親兵。其實就是考慮到如此可以極大可能的控制那些軍將,減少那些軍將反叛的可能性。因為,新漢朝的軍隊,是屬於新漢朝的。屬於劉易的,他們。只是負責統領指揮作戰,真正屬於他們私人的,就只是親兵。限定了親兵的人數,也是為了限制他們獨大的可能性。

劉易現在想到,自己為大漢百姓想了那麼多有利於他們生活的政策,也不能負了那些為大漢新朝工作的官員軍將才行。

此刻,劉易連見那兩個美麗的匈奴女人的心思都沒有了,心裡想了想,倒也想出了一些辦法。當下,讓黃正、武陽等人,馬上去讓戲志才等幾個軍師來,再把陳群等人請來。

跟著劉易一起來的這些女人,就讓劉福這個掌柜帶去看看那些匈奴女人,自己佔了劉福的辦公房子,並讓人多點了幾盞燈,一個人在想著事情,一邊等戲志才等人到來。

不一會,戲志才等人先後來到,他們對於劉易這麼急著召他們,又是來這個普通的酒館,都有點不明所以,不知道劉易在搞什麼。

「主公,怎麼這麼好興緻?是請我們來這酒館喝酒?難道,這酒館的酒比主公自己釀的酒還好?」戲志才見房內已經擺下了幾個宴幾,隨便坐在一個宴幾後道。

宴幾是讓劉福弄來的,現在雖然還不是太夜,可是,劉易不知道要和他們商議多久,所以,讓劉福弄一些吃喝來。

「都來了,你們都坐下,今天我發現了我們新漢朝的一些不足之處,特意召你們來商議一下,如何解決。」劉易站起來,一一請眾人坐下。

「主公這麼急召我們來,難道是有什麼的大問題?」賈詡也是一個好酒之人,坐下後自斟自飲了一杯酒道:「咦?這酒,一般嘛。」

「呵呵,行了,我不是請你們來喝酒的,這個問題,應該說是一個社會問題,但是現在並不明顯,也不算是什麼的大問題。」劉易對賈詡歉意的道:「至於喝酒的事,你們誰要好酒,盡可以去振災糧官府搬。這裡,都是一般的酒水。」

「說笑,主公可以說正事了。」賈詡揮揮手道。

「嗯,是這樣的,首先,我發現我們洛陽城居然有了人口販買的事,後來我弄清楚了原來只是販賣我們抓到的匈奴女奴隸。再深入一問,卻牽涉到一些軍員、軍將,及一些新興的富戶人家的下人使用問題。跟著,我又想到了一些問題。」

「什麼?販賣人口?這不是我們新漢朝明令禁止的事么?還有下人使用?出了什麼問題?」陳群對於一些違反了法紀的事非常敏感,不由霍地站起來。

劉易壓壓手,示意陳群坐下,道:「也不是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