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四百零九章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個份子

第四百零九章生命中最重要的一個份子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4-21 01:06  字數:5385

說真的,杜娘隨劉易到了振災糧官府後,心情就一直都沒有平靜過。

有時候,她一想起來,就覺有點兒荒謬,又有幾分羞赧,有點兒惴惴不安。連她自己都沒法想得明白,自己為什麼要接受劉易,要答應劉易,做劉易的女人。

劉易把她接到了振災糧官府後,便忙著事情,近幾天,幾乎都沒有怎麼見過面,這讓她更多了一些胡思亂想的時間,特別是她一個人清靜下來的時候,心神就像控制不住的脫韁野馬,心裡在亂七八糟的亂想。

像她這樣的女人,其實也早過了那些少女懷春,春夢懵懂的年齡,可是,她就是控制不了自己,每次想起劉易的時候,她的心兒就如象放進了幾頭小鹿,怦怦的跳個不停。

這種感覺,有點像她當年還是一個無知少女,要嫁人時候一樣,心裏面強烈的帶著羞赧不安,又有幾分期待。

這幾天,她的腦海里,幾乎都是劉易的身影,每每想到這個英挺俊秀的男人,將來就是自己的男人時,她的心裡都點怦然心動。

劉易年輕,風流俊俏,又貴為當朝太傅,身份尊貴,這樣的一個男人,莫說是她杜娘了,簡直就是天下女人的思想情人,白馬王子。當然,杜娘為劉易心動的,並不單單是劉易的外表。更讓她感到情不自禁念想劉易的是,劉易的性情,對她的那種關愛的態度。

也不知道為何,杜娘雖然僅和劉易見過幾次面。可是,她發現,在劉易的身上,總能看得到對自己深深的愛慕愛戀的情意。

第一次見面,杜娘就已經注意到了劉易那發亮的眼神。嗯,其實,她自己也知道,她自己也相當的自信,這個世上,哪個男人見到自己為兩眼發青的?她對於這個情形。也早已經見怪不怪,那些臭男人,都是這個德性。可是,杜娘當時就已經感覺到了劉易看她的眼光,與一般的男人有所不同。

一般的男人,見到她的美麗的容貌時,他們的眼中,幾乎是清一色的□□□裸的肉慾,佔有慾。似狠不能撲上來似的。那種目光,帶著一種極強的霸佔欲。對女人無禮的一種褻瀆。那樣的情況之下,杜娘只會在心裡產生一股有如見到蒼蠅一般的厭惡感,絕對不會對那樣的男人假以詞色。

可是,劉易看她的目光,雖然與一般的男人那樣,一樣帶著一種極強的佔有慾,可是,除了那樣的目光之外,還有一種讓杜娘心裡一柔的神色。那是有如見到了這世上最珍貴,最寶貝的東西時,所流露出來的一種珍愛、欣賞、愛慕的眼光。甚至,杜娘當時還能感受得到劉易的目光當中,帶著一種深深的憐惜,有一種似是看到了珍寶略有斑暇時而流露出極為心痛一般的目光,這些。都讓杜娘在見到劉易的時候,感到劉易與眾不同的地方。

也正因為如此,杜娘當時才沒有給臉色劉易看,才會接受劉易的治療。要不然。面對一個明顯對自己有著不良企圖的傢伙,她哪怕是病死,也不想讓這樣的一個男人給自己治病。

相反,她在那個時候,她的心裡就已經有了對劉易的一點好奇,好奇這個小男人為何看著自己的眼光會有那麼複雜的感情,為何會一見到自己就會有著佔有、憐愛、心痛的情感。不過,更奇怪的是,其實,她在那個時候,內心裡竟然有一種被劉易愛慕、憐愛的甜滋滋的感覺。但那時候,她僅只是和劉易第一次見面,她才沒有表露什麼,只以一般的心態來看待劉易。

不過,自從與劉易見面的時候,她的心裡就已經種下了對劉易好奇的種子,如此,心裡早已經沒有了男女情愛念頭的杜娘,才會願意通過張芍等女的嘴,了解到了劉易的許多事。

也就是如此,儘管她與劉易的見面不多,但是,在她的心裡,早已經在不知不覺之間,就有了一種與劉易相識相知了很久的感覺。

也正是如此,在劉易再次見她,和她擺明了對她的愛慕之情,要做她的男人的時候,她竟然就鬼使神差的答應接受了。

要知道,一個外柔內剛的女人,一個苦苦堅持,獨力養大了一個兒子,一個早已經沒有了對自己感情有奢求念想的女人,要她忽然間接受一個男人,心甘情願答應做這個男人的女人,可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杜娘在劉易家裡的這段時間,有一種做在做夢一般的感覺,她時時刻刻都在想著,孤苦了半輩子,現在終於要有了一個可以依靠的男人了么?可是,自己合適么?兒子都這麼大了,還不害臊的答應了這個小男人的要求,還恬不知恥的跟這個男人回家。特別是看到劉易的家裡那麼多的女人,每一個,都有著不下於她的姿色的女人,並且,大多數的女人,都要比她年輕,比她更有活力,以自己這個薄柳之姿,能夠得到這個男人的真愛么?

自古侯門深以海,杜娘的出生,也不是一般人家的女人,她自然也知道一些大戶人家的情況。以劉易現在的情況,也相當於一個侯爺了吧,這壞傢伙的家裡這麼多漂亮的女人,他還會在乎自己么?該不會是如像一般的大戶人家那樣,把自己納會家裡,然後就不理不聞了吧?

事情到了如今,杜娘有時候會想到自己與劉易之間是否合適,又會想到劉易是否真的會憐愛她,可以說,她的心境,當真的是矛盾。

不過,她也看到了,劉易家裡的女人,似乎也挺好相處的,這些天,幾乎每一個女人,都來看過她,一個個姐姐長姐姐短的叫著她,讓她並沒有覺得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