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三百零八章敲詐糧食

第三百零八章敲詐糧食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4-19 02:23  字數:5512

「還有,你告訴劉表,他的水軍用不上,還是解散了好,免得會與我的水軍產生磨擦發生誤會就不好了。」劉易最後對伊籍道。

伊籍此刻已經大汗淋漓,在劉易似乎非常強硬的態度之下,再好的口才,也沒有辦法再說下去了。

對於伊籍和荀攸,完全是兩種不同的態度,劉易本來就計劃從劉表那兒弄到一批糧食,他現在派人前來那就最好了,可以趁這個機會敲打敲打一下劉表,讓劉表屈服。

劉易相信,再過一段時間,當甘寧率幾萬水軍回到洞庭湖新洲的時候,一定會觸動劉表那脆弱的神經。到時候,留給劉表就只有兩個選擇,一,就是給予劉易所索取的糧食。二就是跟劉易開戰。

劉易並不擔心劉表會不會給自己糧食,也不怕他真的要與自己開戰。自己命甘寧率軍返回洞庭湖新洲,本就做好要與劉表開戰的準備。早就有命令,讓甘寧先向劉表的水軍開刀。

實際,劉表給不給糧食,都會對劉表的水軍開刀的。不解決了劉表的這支水軍,劉易也做不到完全控制長江流域。現在,只是給予劉表一個警告,希望他能看清楚形勢。

而伊籍也知道,劉表從一開始,最擔心的,就是劉易在洞庭湖新洲的那個基地。洞庭湖新洲,就等於是刺在劉表心裡的一根刺,他做夢都想撥去,可他一直都不敢向劉易宣戰,就是怕了劉易的強硬武勇。這一次。如果不可避免的,劉易要派軍到洞庭湖新洲,一定會把劉表嚇得一個半死。

事實,伊籍覺得也很可惜的,當初劉表掌控了荊州,成功的在荊州站穩了腳跟的時候,本就應該要強行把洞庭湖新洲這個不確定的勢力撥去,如此,才可以把荊州完全掌控在劉表的手裡,也不用再有像今天這樣的擔憂。劉易也不可能再派軍進駐洞庭湖。

如果沒有這個來自心臟的威脅,以劉表現在的實力,只要屯軍在襄陽地區,未必不可以和劉易一戰。

像目前的情況之下,劉表其實已經失去了真正成為一方霸主的時機。因為劉易現在已經大勢已成了。

伊籍雖然投了劉表,但是,對劉表的忠誠其實是很有限的,要不然,他在劉備投靠劉表之後。他會經常的與劉備走到一起,最終跟隨了劉備。

現在。他與劉易見過面之後,再聽到了劉易如此強硬的計劃之後,伊籍知道大局已定,不可能改變得了劉易出兵荊州的事情。在這個時候,他不得不為自己今後的出路打算了。

當然,他現在還是劉表的臣屬,他並沒有在劉易的面前表現出什麼來。這只是他心裡默默的打算罷了。

「太傅,既然如此,伊某回到荊州。一定會把太傅的決定如實向我家主公彙報。」伊籍準備告退。

「伊先生,現在你出使的正事已經說了。現在,我們不如說說伊先生你個人的私事如何?」劉易忽然神色和善的道。

「我們?我們有啥私事可說的?」伊籍神情一呆道。

「呵呵,有很多話題都可以聊聊的嘛。」劉易隨意的對伊籍笑了笑,從皇座旁的椅子站了起來,走下階級,來到了伊籍的面前。伸手按了按他的肩膀,道:「其實呢,現在大漢是什麼的情況,伊先生也早就心裡有數。現在天下諸侯。誰不是心存異心,各自擁兵自立,他們這樣做,誰不是想趁大漢大亂,似乎氣數已盡的時候,爭霸天下,將可以稱王稱帝的?許多事,大家都沒有擺到明處上來說罷了。可以說,現在,天下諸侯,幾乎是每一個都是如此,明明是準備趁亂謀奪大漢江山,可人人都沒敢那樣說,一個個都以正直賢良自居,人人都找著各種各樣的借口,不肯歸順漢廷。可謂虛偽之極。」

「呃,那、那太傅是不是也算是如此?也像天下諸侯一樣的虛偽?」伊籍見劉易對他有點推心置腹的味道,不由口直心快的衝口說道。

「哈,這個……」劉易不禁失聲一笑,搖搖頭道:「我呢,可以算是一個偽君子吧,但若真的說某是偽君子,某卻又會有些委屈。為什麼呢?」

劉易自顧的道:「說實話,不想做將軍的士兵,不是一個好士兵,不想做皇帝的諸侯,也不是一個好諸侯。但是,要做好這個皇帝,卻不容易。我劉易,內心裡的確有想做皇帝的想法,但是,實際上,某又非常討厭做皇帝。因為,實在是太煩了,政務政事太多,作為皇帝,每一個決定,都會關乎到天下百姓千千萬萬人的民生生計,處理不好,就會成為罪人。很傷腦筋。所以,我劉易也算是想明白了,其實我的內心裡,並不是說一定要做皇帝,不管是誰,不能威脅到我劉易,又能把大漢統治好,振興大漢,使得大漢永久興盛,長久不衰,如此,不管是誰做皇帝,我都無所謂的。歸根到底,我劉某,其實就只想振興大漢,讓我們漢人永久的站在世界之顛。如果現在的少帝,他能成為一個真正的聖賢之君,那麼劉某就一心扶持他,但萬一他是一個昏君,那就不好意思了,這個皇帝,我自己做了。」

伊籍頭上冷汗直冒,在這朝堂之上,雖然在場的官員並不多,可是,劉易當著他的面說出這樣的話來,還真的非常大膽。說真的,伊籍此刻不擔心什麼,是擔心劉易會不會因為他聽了這些大膽的話,聽了這些不該聽的話而要將他殺人滅口了。

「太傅,伊某想告退了,得要儘快回去把太傅的意思告訴我家主公。」伊籍覺得自己真的不應該再待在這裡與劉易多說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