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九十六章喜歡就得說

第二百九十六章喜歡就得說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4-11 21:30  字數:5513

劉易其實並不知道,郭嘉的娘親,現在只是裝著對劉易的心思一點都不知道,但實際上,她又豈會一點都看不出?

怎麼說,杜娘都是一個女人,並且,非常清楚自己是一個怎麼樣的女人。她也怎麼說,都是一個過來人。見過無數對她有歪念的人。

要不是她本性貞烈,外柔內剛,怕早就不知道被多少人佔了大便宜了。

連郭嘉都知道自己的娘親姿色出眾,惹人注意,引人起歪念。她自己又豈會不知道?她一直來,都非常小心的保護著自己,與那些敢對她有歪念的人周旋。從來都不肯讓自己真正的吃虧。

以前,最危險的一次,就是還在城裡的時候,為了支持郭嘉讀書,自己把家裡能賣的東西都賣光了,後來實在沒辦法,只好開始為別人做一些針線活過日子。城裡的一家富戶人家,那家的老爺,就是看上了她的美色,高價請她去幹活,卻想剩機佔有了她。要不是她寧死不從,驚動了別人,怕她早已經受辱了。

就是那次,她得罪了那家的老爺,那老爺揚言說不從了他就整死郭嘉,如此,她才不得不帶著郭嘉逃離那縣城。到了穎川書院附近的一個小鎮去生活。

她到那小鎮去,其實也是有原因的,因為鎮上,有一戶人家曾受過郭家的恩惠,如今她母子落難了,投靠那戶人家,如此她與郭嘉才有可能到那小鎮去落戶。當然,那戶人家本就是一戶貧苦人家,對她的幫助並不是太大,只是有一個依靠,讓她母子不用受人欺侮而已。真正要過生活,還得靠她自己的雙手。

而像劉易這傢伙,一見到美女就不自然而流露出一種色態,杜娘又豈會看不出來?只不過,她一直都裝作糊塗罷了。

當然,如果杜娘是那種水性揚花的女人。對於像劉易這樣,有身份地位,並且,自身又是一個這麼風流俊俏的公子哥兒,一般的婦人。早就與其媚來眼去。早已經一拍即合,早勾搭在一起了。

可杜娘是什麼人?豈會給劉易假以辭色?但是,她知道,劉易或許不是壞人。並且,劉易的身份地位,如果他真的是一個壞人的話,要得到她,哪怕是用強。她都絕對不能反抗,因為,她自己的身家性命事小,自己的兒子也拿捏在人家的手中啊。所以,她只能裝作糊塗,裝出根本就沒看出劉易對自己的企圖,裝出根本就不知道劉易的心思。

嗯,如果說,劉易當初在洞庭湖新洲就治好了她的病。那麼她一定不會再要和劉易見面。一定會想辦法與郭嘉逃離,離開劉易遠遠的,因為,當初劉易看她的眼光,讓她覺得太可怕了。那種毫不修飾的佔有目光,讓她感到驚怕。

但是,她的病當初並沒有馬上就治好,並且。她又知道了,自己的兒子患了一種比她更嚴重的病。她後來聽張芍說了。是一種叫什麼的先天性疾病,有遺傳的原因,郭嘉的父親,可能就是因為這種遺傳的痴病而英年早逝的。如此一來,她就不能逃避了,更加不能想著要離開劉易遠遠的了。

她只能暫時留在洞庭湖,一開始,她儘可能的想,不要與劉易的人有過多的接觸,也不想過多的接受劉易太多的恩惠。但是,她沒有想到,劉易與自己的兒子一走,就走了這麼久,與她差不多一年沒有見過面。這讓她大大的鬆了一口氣,不用擔心劉易會對她怎麼樣。

她當時,還真的擔心劉易會對她如何如何……

但是,她自己也沒有想過,張芍她們會對她這麼好,通過與張芍等女的接觸,她從側面了解到了劉易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聽張芍等女所說的,似乎,劉易這個人的確不錯,並不是當真的是那種貪花好色的下流之徒。呃,貪花好色是真的,但不是下流無恥之輩。

她也聽說過了許多劉易與別的女人的事,都是張芍她們與她說的。特別是聽張芍說了劉易與眾多有夫之婦的事之後,使得杜娘就像是一潭清水中被注入了一股濁流,讓她的心境不能再保持平靜。

說真的,她努力的保護自己,一切的一切,都是為了自己的兒子,為了郭嘉。但是,她過得真的很苦很苦,一個十七、八歲的女人,要帶大一個小孩子是多麼的不容易啊。特別是小郭嘉還不懂事的時候,她差點煞不過來。那時候,她多麼希望自己的夫君還在,多麼希望能夠有一個堅實可靠的臂膊。

每當深夜,幾度夢回,淚濕枕邊?

說真的,如果她不是有一股信念,她早就受不了那種罪,她傍徨無助,她孤苦無依,叫天天不應,叫地地不靈。

當然,因為苦,反而讓她更加的堅定信念,憑自己的雙手,把孩子撫養成人,到現在,終於有出頭之日。

可她聽了張芍等女說的與劉易有關的故事之後,她的心,就不禁有點不平靜了。

她想到,自己與劉易的一些娘子,似乎也相差不大啊,人家都可以接受劉易,自己為什麼就不可以?嗯,如果劉易真的如那些女人說的那麼好,是一個值得依靠的男人,自己為什麼就不能為自己的後半輩子考慮考慮呢?

有時候,她不知道不覺的就代入張芍等女的角色中去。

人家張芍也一樣苦,年紀輕輕的時候,夫君就不幸離世,自己還有一個兒子寄情,可張芍那時候有什麼?以淚洗面幾年,悲痛欲絕,甚至想到要求死。可是,人家還不是那樣煞過來了?人家不是一樣可以接受了劉易,並與劉易生了一個兒子?

除了張芍,還有像鄒氏、丁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