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九十五章小樓看病

第二百九十五章小樓看病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4-11 13:36  字數:5601

郭嘉似默認了劉易與他娘親的事,把劉易一個人留在郭府的客廳,一臉糾結的走了。郭嘉一走,劉易卻有點兒抓頭了。

因為,郭嘉似沒有問題了,但是劉易與郭嘉的娘親卻實在是沒有什麼的關係啊。口口聲聲的要說娶人家,但劉易卻僅只是與郭嘉娘親見過幾次面,說過幾句話罷了,現在的情況之下,又要如何去與郭嘉的娘親說呢?

劉易總不能冒昧的跑到後堂去,見到郭嘉的娘親就說要娶人家吧?

郭嘉走了,連個下人都沒看著,再怎麼說,都要通告一聲啊,這郭嘉就那麼放心自己?沒有郭嘉從旁協助,劉易一時半刻怕還真的難以說得動他娘親啊。

呵,劉易這傢伙,人家郭嘉不抽傢伙出來抽他就算不錯了,心裡居然還想著郭嘉會協同他來追他娘親?這世上有誰會協同別的男人來追自己的娘親的?

靜,郭府上居然似沒有一個人似的。

「有人嗎?來人!」劉易在廳堂內喊了喊,居然還真的沒人。

走到廳堂門口看了看,若大的郭府內,此刻看不到一個人影。

劉易是午膳之後再來的,與郭嘉也沒有待多久,現在是午後時分。看樣子,郭府內的下人都有午後休息的習慣,可能都午休了吧。

午休是沒有滴,因為郭嘉娘親的病情關係,每天早上起來,活動一會,到了午時,用了午膳之後,便會渴睡,所以,久而久之,就成了一種習慣,每當午膳之後,郭嘉娘親都要休息一會。郭嘉為了不讓別人吵到自己的娘親,特意讓家裡的下人在午膳之後不要在家裡活動。現在,郭府里的下人,沒事的,也都會休息一會,有事做的。都會呆在相當較偏的院里做事。如此,就不會弄出太大的聲響吵到了他娘親休憩。

沒有辦法,叫不來下人,劉易只能硬著頭皮向郭府的後院里闖了。

郭嘉拉他來。急急忙忙的樣子,恐怕他的娘親可能有點異常,現在與郭嘉挑明了自己的企圖之後,郭嘉如此一聲不吭的走了,劉易自然也不能像郭嘉那樣還沒有為其娘親看病就走了啊。再說了。劉易也要把握機會,要與郭嘉的娘親拉近了關係才行。

劉易既然如此看重郭嘉,一個初出茅廬的小書生,就直接封他為九卿之首的太常,封為四大軍師之一,刻意的栽培他,讓他迅速的在自己的手下立穩足,讓手下的那些文人武將都能與他相處,沒有因為郭嘉年少而看輕他。那麼。給予郭嘉的物質方面,也不會小氣。

郭府原本可是一個王爺的府邸,那王爺被董卓脅迫到長安去了,使得這府邸成了無主之地,劉易便把這府邸賜給了郭嘉。

所以。這府邸還算是比較不錯的,很大說不上,但府內樓閣層疊,迴廊走壁。紅牆綠瓦,非常別緻。

劉易所在的廳堂。是郭府的主建築所在,從側門走到後面,是一個大花園,只不過,現在已經是秋季,花園內的花並不多,有些花草還開始枯黃了。

花園內也沒有人,劉易走過花園,從一個月拱門走到了後院去。

進了後院,劉易卻呆了眼,因為後院內的建築當真不少,園子也似有兩三個。一幢幢的閣樓,一時間還真的很難找到郭嘉娘親居住的地方。

還好,劉易隱隱的聽到後院一角的一個院落里有人在說話。

走近去,劉易才知道郭府的下人都集中來這裡了,她們都在嘰嘰喳喳的似壓低聲音的說著一些八卦。

她們所說的,無非是郭家少爺什麼時候娶娘子,又或是議論著郭家夫人怎麼會如此年輕漂亮什麼的。其中還有一些應該是剛才給劉易端過茶水的丫環,正有點興奮的花痴似的說著她們見到了太傅劉易,又有人說郭家夫人心腸好什麼的。

劉易一邊走一邊聽著,對她們的議論感到好笑,不禁搖搖頭。

郭嘉與娘親,以前都是兩母子過日子的,這些下人,都是後來才招回來的。他們與郭嘉母子都不是很相熟,所以,在私下裡肯定會議論一下他們的主子了。

不過,這些下人都是普通人,以前估計也沒有做過大戶人家的下人吧,居然全都躲在一起來偷懶,連個喚使的人都看不到,這也實在是太過份了。郭嘉可是自己的四大軍師之一,家裡這樣的鬆懈可不行,看來得要派些親兵保護郭嘉才行。

劉易沒有與這些郭家的下人計較,只是在院外咳了一聲,把裡面的人叫出來。讓一個丫環帶路去見郭嘉的娘親。

郭嘉的娘親其實才到洛陽三幾天,也不知道她是不是不習慣還是怎麼樣,並沒有住在後院里最好的閣樓,而是住在後院一解的一個小院里。

小院內,一個白衣少女正在一個曬托盤上挑著藥草,院里也散發著一股藥味兒。

那少女可能是聽到了有人來的腳步聲,猛然的抬頭,正好與劉易的目光相接。

她先是呆了一下,跟著輕啊一聲,然後俏麗雪白的臉兒一紅,有點兒慌慌似的輕盈的跪下。

「奴婢拜見太傅。」

「哦?你認識我?」劉易側頭看了一眼似不敢看自己的少女,一時沒認出她是誰。

不過,雖然只是這麼看了一眼,但是劉易亦看出了這個少女的姿色似不錯,身上有一股樸素清純的氣質。

「太、太傅你、你不記得了?我哥是申勇……」

「啊,你就是申妹子?」劉易一聽,不由拍了拍額頭,笑著對她道:「哈,對不起對不起,我這不,一見到妹子就覺得臉熟,沒想到這差不多一年沒見,申妹子就出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