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九十四章偉大的女人也寂寞

第二百九十四章偉大的女人也寂寞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4-11 13:36  字數:5363

郭嘉聽了劉易的這一席話,不禁獃獃的坐了下去,神色有點兒頹喪,他這刻真的有點亂,事到臨頭,他也不知道要怎麼樣才好了。

這種事兒,落在誰的身上都會覺得為難,或者說不能接受。

如果說那些不懂事的小孩子倒也好說,但是郭嘉現在卻不是小孩子了啊,他已經十八歲,成年人了。特別是對於郭嘉來說,母親在他心目中的地位是非常神聖的,容不得一丁點的褻瀆。現在,劉易居然直接說到了那些男女的事上去,這真的讓他一下子難以接受,要接受自己的母親再嫁給另外一個男人,任誰的心裡都會非常的糾結。

事實上,戲志才並沒有與郭嘉說太多,只不過戲志才的心裡明白,以劉易的這個貪花好色的主公性子,看到郭嘉那貌美的娘親肯定會打歪主意的,對於這一點,戲志才已經習以為常了。為此,當初劉易為郭嘉娘親治病的時候,他拉著荀文若一起盯防著劉易,不讓劉易對郭嘉的娘親做出一些過份的事來,免得引起郭嘉的反感。當時,劉易還與他們說了一翻要娶郭嘉娘親的歪理,把他們氣得一個半死呢。

不過,他們後來想了想,覺得事情似乎並不是那樣的簡單。因為他們當時曾親耳聽到了劉易為郭嘉娘親診斷時的話。貧血、心絞病、冠心病、心臟病,還有,感染了風寒,雖然,他們當時並不明白劉易說的這些病有什麼的特別之處,並且,聽劉易所說的,要治好郭嘉的娘親似乎像很容易似的。可後來一想,覺得應該不是那麼的簡單,如果郭嘉娘親的病真的那麼容易治好的話,那麼郭嘉的娘親也不會病得那麼嚴重,隨時都會撤手西去的樣子。

戲志才再結合一些聽聞,像鄒氏、吳夫人等等。那些女人的病都不簡單,但都要與劉易相好之後,才真正的治好。他也知道,劉易的確是一個見到了漂亮女人就挪不動腿的傢伙,但是。卻絕不會是那種姦邪之徒。劉易說要娶郭嘉的娘親,恐怕是要有那種男女接觸才真的可以治好。這樣一來,他不得不考慮要不要助劉易成其好事,或者說。為了郭嘉,為了郭嘉娘親的病,要不然助劉易取了郭嘉的娘親。

說真的,不要說郭嘉了,他這個外人。都有點難以接受劉易這個傢伙娶他好友娘親的事,特別是他亦非常尊重郭嘉娘親的情況之下。可是,他也看到了,郭嘉娘親的身體現在雖然似有所好轉,不再似以前那麼時不時發病了,可是,現在僅只是身體的體質有所好轉,並沒有真正的治好了病根。這不,現在郭嘉的娘親。還不能活動太久,更不能像以前那般正常的勞作,一做些粗活,就氣喘無力。

郭嘉是戲志才相交莫逆的好友,他也不希望郭嘉的娘親會因病而去。所以,他想了想,還是把劉易對郭嘉娘親的意思隱晦的向郭嘉說了說,當然。也特別提到,如果想完全治好他的娘親。劉易可能要和他娘親有肌膚之親才行。

郭嘉也是一個聰明人,一點就明,因為戲志才與他所說的事,他都已經糾結了很久了。一個是郭嘉的主公,一個是他的娘親,他還真的不知道要如何去面對。

郭嘉現在問劉易,只是想確認一下劉易是垂涎他娘親的美色,還是真的要如戲志才所說的那樣,要肌膚之親才能治好他的娘親罷了。至於劉易說什麼的愛啊,喜歡啊什麼的,郭嘉的心裡其實並沒有多想。因為他也根本沒有男女之愛的經驗。

劉易見郭嘉一臉糾結的坐在一旁沒有說話,老老實實的對他道:「奉孝,你娘親的病,拖不得太久,若要完全治好她,就得要與她有肌膚之親。呃,這麼說你就明白了,你娘親的病,是後天積累形成的,已經病入膏盲,如果我直接治療,怕她的身體根本就受不了,所以,才會讓她在洞庭湖新洲用藥膳療養了這差不多一年的時間。而你,是一種先天性的病症,現在已經治療了一段時期了,怕還要一年左右才能完全治好,比你娘親更難治。而我為你治療的過程,你自己也知道了,如果我為你娘親真正的開始治療……」

「我、我明白了……可、可是那是我娘親啊……」郭嘉隱隱有點明白了,但那有點書生秀氣的臉孔皺成了一張苦瓜臉。

劉易為他治療的時候,的確要脫去他的上衣,然後會用銀針什麼的,輸入一種讓他感到曖洋洋的氣流。這些,郭嘉都親身體驗過了,這段時間跟在劉易的身邊,幾乎每隔一天或兩天,便要如此治療一次。話說到這個份上,郭嘉還有什麼不明白的?郭嘉其實也知道,劉易輸送給他的,應該就是那些武將所說的內力,他也知道,內力修練不容易,而劉易消耗自己的內力為他治病,這讓他感到有點感激。

他也非常清楚,當劉易的內力輸送到他的身體里時,他的身體的確有著明顯的好轉,最少,體內有那種曖洋洋的感覺的時候,他不會咳嗽,不會像以前那樣,動不動就會咳得死去活來。這種治療,效果是非常明顯的,現在,他也明顯的感覺到自己的身體好轉了許多,最少氣色好了,不會像以前那樣,走幾步路或干點粗活什麼都會氣弱不堪。

「你不明白。」劉易微微一笑道:「現在,我跟你說正經的,不是你娘親的病情的事。」

「主公你說。」郭嘉以前劉易真的要與他說正經事,只好神色一正道。

「嗯……」劉易想了想,問:「奉孝,你今年幾歲了?」

「十八了,若再過一兩個月,過了年,虛歲都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