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八十八章心膽俱寒

第二百八十八章心膽俱寒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4-11 13:09  字數:5480

呼突標此刻心急如焚,要在這短時間之內在滾滾的騎兵洪流當中找到匈奴大王又談何容易啊。

二十來萬的騎兵,在廣擬的平野上同時奔騰過來,那陣勢是多麼的宏大?放眼全是耀武揚威喊殺著馳騁的匈奴軍士,鋪天蓋地的塵煙,隨著騎兵沖馳過來所揚起的沙塵,都直打得他睜不開眼睛,眼內儘是一片迷塵。

說真的,像他們這兩千多殘部,正擋著騎兵洪流的衝擊路線,那沖馳過來的騎兵潮,沒有把他們撞翻在地,把他們踩踏成肉泥都算不錯了。

萬馬奔騰,馬蹄如雷,他們的喊叫,別人根本就聽不見,那些迎面衝來的騎兵,最多就是看到他們張大嘴一開一合,誰能真正聽到他們叫喊著什麼?倒是這些匈奴騎兵的騎術還真的相當不錯,看到了前方有人停住不向前衝鋒,在高速的飛馳當中,騎兵們還能堪堪的從他們旁邊衝殺過去,沒有真的撞上他們。

「大王!大王!」被祁峰的提醒,急著想尋到匈奴大王的呼突標,他心都要操碎了,可是,他卻沒能迎著騎兵潮移動半步,根本就沒能真正的去尋找他的匈奴大王,只能幹在原地著急,無力的喊著。

嗚嗚……

有如催命一般的巨大鳴響似極有穿透力一般,穿透了混響震天的馬蹄聲及喊殺聲,穿透越過他們殺到前面去的騎兵潮,

「完了……完了……」呼突標面如死灰,整個人都松跨了一下來,沒有了一點作為匈奴先鋒統領又或匈奴強者的銳氣。

鳴響傳到他們的耳中之時,這兩千來死裡逃生的匈奴騎兵都帶著一種驚懼,內心驚悚,木然的扭頭,看著向漢軍衝殺過去的紛亂騎兵。

「啊!」

「這是什麼……啊!」

無數匈奴騎兵,幾乎同時被齊射過來的弩箭重重的射在身上,發出驚天動地的慘叫,稍後的騎兵。眼睜睜的看著他們前面的人被突然的掀起,血霧迸發,他們全都驚駭勒馬,但要不是被穿透過來的長長弩箭射殺,就是被後面衝來的騎兵沖翻在地。剎那間。滾滾衝進的匈奴騎兵潮,仿似突然撞上了海邊堤壩,激起萬丈浪花一般。

這些匈奴騎兵,死得還真的不冤。他們遠遠的衝殺而來,本遠遠便看到了那一地死屍碎體,還有那死裡逃生的二千多匈奴騎兵攔在那一片殘骸的前面。但是他們居然無視這個讓人驚懼的場景,居然直接衝進了床弩的射程範圍之內。

不過,也難怪這些匈奴騎兵前赴後繼的趕來送死。皆因戰場上的形勢瞬息萬變。他們根本就沒有來得及有任何的想法。

自從這些匈奴人攻進了并州,一路掠奪至今,也差不多有一個月了,從沒遇到有效的漢軍抵抗,他們壓根就沒有想過漢軍敢在正面抗敵他們。這樣,匈奴軍當中,大多都有一個輕敵的心態,以為大漢的確已經孱弱,不堪一擊。如今。他們因為太史慈的抵抗,讓他們人人都憋了一肚氣,恨不能衝殺到漢軍的面前,用他們手中的利刀狠狠的教訓一下漢軍。

加上,又有匈奴王的命令。命令大漢以最快的速度追擊潛逃的太史慈一軍,所以,看到漢軍的時候,他們就只想直接衝殺過去。把漢軍斬盡殺絕。二十多萬的騎兵,又不似劉易軍這樣訓練有素。軍紀嚴明,今行禁止,他們的軍將,也不似劉易軍中的將領那般統軍有方。所以,二十多萬騎兵一旦衝鋒起來,就等於放羊的羊群,他們的軍將,大多都失去了對軍士的控制。除非在這個時候有他們匈奴大王的命令,號響停止進軍的號角,否則,他們都只會瘋狂的向前衝殺。

人多壯人膽,他們整整二十萬大軍啊,一起衝鋒的陣勢,讓他們人人都覺得心神激揚,不可一世,試問當今天下,誰能夠抵擋得了二十萬騎兵的衝擊?

沒有!他們從來都沒有想像過漢軍可以在平野上能抗擊得了他們衝鋒起來的大軍。縱使漢軍結成陣勢,縱使他們可能會碰到一些抵抗,他們的軍士可能有所犧牲,可是,不管是誰,在二十萬騎兵的鐵蹄之下,都會被他們碾得粉碎。這些,就是匈奴軍士普遍的心理。

所以,他們緊跟著這兩萬先鋒軍殺到漢軍之前,雖然遠遠的看到這兩萬先鋒騎兵被漢軍殺得人仰馬翻,但是,兩萬騎兵相對於二十萬騎兵來說,那實在是太緲小了,兩萬騎兵的衝擊,沒能衝殺到漢軍的陣前,沒能把漢軍擊潰,這並不代表他們不可以。所以,他們毫不猶豫,毫不停頓,直接向軍漢進擊。

其實,剛才兩萬先鋒騎兵的衝鋒陣勢,並沒有完全展開,也就是說,長達幾里的床弩大陣的面前,並不是每一架床弩之前都有匈奴騎兵,遠遠看來,兩萬騎兵的屍首,只是倒在床弩大陣中間的一片地方。現在,二十萬騎兵才正式拉開了陣勢,完全填充滿了床弩大陣之前的空間,還有,隱隱有向兩旁突出,有向這床弩大陣包抄過的形勢。

如果沒有發生意外,那麼漢軍的這五萬軍士,就極有可能要面臨正面騎兵的衝殺,還有無數從側翼突出包抄過來的匈奴騎兵的圍攻。

可是,當衝鋒當中的匈奴騎兵突然被一聲巨鳴得震驚的時候,那些突出兩側的匈奴騎兵,他們親眼近距離的看到了一出屠殺好戲,直接把他們嚇得幾欲暈厥,人人搖搖欲墜。

在床弩大陣,超出床弩大陣的匈奴騎兵,他們叫囂著拚命拍馬衝鋒的時候,看到前方一排黑漆漆的東西,嗚的一聲,突然射出了一排擦著地面平平的疾急而來的有如長矛一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