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八十一章女人想兒

第二百八十一章女人想兒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4-03 01:09  字數:5572

「夫君,你是不是真的偏心?或許……你心裡是不是有一些顧慮?」皇后也停止了為劉易松骨,從後吐氣如蘭的問。

「我、我這冤枉啊。」劉易舉手道:「除了益陽公主,她是刻意要懷上的,別的姐妹,全都是隨意的啊,真的不是我偏心……」

「真的?」

「珍珠都沒有這麼真啊。」劉易無辜的道:「我怎麼可能偏心?你們都是夫君的心頭肉,都是我的女人,如果你們為我劉易生孩子,我高興都來不及呢,哪會有什麼的顧慮?」

「那就好……可能是我們的問題……」張夫人若有所思的道。

「你們沒問題,不用多想,這些,都要隨緣的,急不來。」劉易安慰她們道。

劉易的這些女人,其實哪個不想為劉易生下一子半女?這古時代的女人,不會有後世的女人那樣害怕有孩子,相反,如果她們喜歡愛上了一個男人,一心一意要和這個男人過一輩子的時候,她們會非常的刻意的想到要為這個男人生兒育女,相對於她們來說,這是天經地義的事,也是一種非常需要的事。不能為丈夫生兒育女,她們就會有一種負罪感。古時候有多少女人,因為沒能懷上孩子,為丈夫延續後代而心急?又有多少女人因為自己沒能為丈夫生兒育女,而慫恿丈夫多納妾室?

這些女人,現在就是這樣的一種心態,都想為劉易生兒育女,可是,她們卻發現,她們這些在皇宮裡的女人,居然沒有一個懷上劉易的孩子,這才讓她們有點心急了。

張夫人從劉易的懷中坐了起來,咬著嘴唇,少有的含羞答答的道:「人家能不急嗎?人家可不是劉雪。她還年輕,不到雙十年華,哪怕是十年後再為夫君生孩子也不晚。可是你看,人家的今年都三十來歲了。如果再不為夫君你生個兒子,到時候就老了,難道要到四、五十歲的時候,成了一個老婆子再生?」

「這、這……」劉易啞口無言,劉易現在的心裡,還真的難以理解這些女人的心思,怎麼都急著要為自己的生孩子呢?說真的。如果在後現代,自己這才二十一二歲的年紀,在別的人眼裡,都還是孩子呢,他真的沒有想過今後太遙遠的事。或者說,劉易現在,還真的沒有想過十年、八年後,自己的身邊的許多女人會變老的問題。

張夫人低下臉。有少許不自然的道:「夫君,再過十年、二十年後,我們都成了老太婆了。你……你還會愛我們么?」

劉易忽然覺得很頭痛,女人的心思,還真的莫名其妙,好好的,忽然說到孩子,說孩子嘛,一下子又跳到今後一二十年的事。

人人都說,愛情是無分界限、不分年齡大小的,但現實上,許多事情。還真的會讓人很在意。以前一起沒覺著什麼,現在一起的時間久了,這些女人就會胡思亂想,會想到一些讓人很讓人蛋疼的問題。

「夫人,你們別把我劉易看得那麼膚淺好么?以後的事以後再說。不管你們將來如何,都是我劉易的夫人娘子。都是我的女人,此情此生永不變。」劉易捏了一把張夫人的俏臉道:「我看看,夫人哪裡老了?嗯,這一捏,臉蛋還能捏出水來呢。放心吧,不管如何,你們都是夫君的心頭肉,是夫君的小乖乖。」

噗哧一聲,在座的女人,都被劉易這種輕挑又肉麻的話說得忍俊不禁。

「好了,以後你們都不準胡思亂想,兒子會有的,來來,咱們去後花園去賞花,然後,一起看著斜陽西下,看看日落時分的美妙壯麗的霞光。」劉易抬頭看看殿外的天色,一片澄黃的天空,快到傍晚了,乾脆就在宮裡多陪陪眾女。

賞花觀霞,載歌載舞,卿卿我我,奏樂吟詩。

劉易難得有此空暇閑情,把眾女哄得人人美眸含春,就似春風沐浴,只等君來嘗。

當夜,自然是一個難忘之夜。

皇后端莊溫婉,嬌艷又嫵媚,張夫人貌若神女,卻異常主動浪蕩,丁夫人嬌羞無限,道不盡的風情。伊夫人慾拒還迎,少女的嬌羞盡在不言中。

還有劉雪這個清嫩得如豆腐一般的少女,以及德妃、淑妃等一眾千里挑一的絕色遺妃。

她們,讓劉易享盡了人間風流。

第二天,應劉易之邀,皇后等女都扮作一般的民婦,隨劉易一起出了皇宮。

德妃、淑妃等女,她們很少有到皇宮的外面去遊玩了,哪怕是隨便逛街,亦是多年沒有試過了。她們的興趣很高,一個個都歡呼雀躍的走到街上觀看洛陽城內街頭的各種新鮮事物。

儘管洛陽才剛剛恢復不久,也一直都在打仗,但洛陽城內,亦已經隱隱可見當年洛陽京都的繁榮了。

街上,行人不絕,叫賣聲不斷。

不過,如果細心的人就可以看到,現在的洛陽城內,和以前似乎有了不少分別。

以前的洛陽,隨處可以看到一些行乞的乞丐,到處都會有一堆堆聚集在一起的人群,聚集在一起的人群,有些是看熱鬧的,有些則是鬧事的。反正,只要街上有一些新鮮新奇的玩意,哪怕是一些賣藝的攤當,都會有無數人圍觀,湊個熱鬧。

但是現在,洛陽的街道上,熱鬧看似依然還一樣的熱鬧,可是,卻難以再看到一個乞丐了,街上,也沒有什麼的賣藝攤擋,那些做生意的小販,生意依然,卻沒有什麼的人會湊熱鬧的聚在一起。細心的話,可看到,來來往往的人,似乎都是來去匆匆,辦完事就會離去,一般很少有人會在街上閑逛了。

經過一次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