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六十五章許諸VS呂布

第二百六十五章許諸VS呂布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3-17 05:19  字數:5668

「劉易何在!飛將軍呂布在此!出關來受死!」

呂布運起真氣的喊話,把關上關前雙方軍將的嘈雜聲響都壓了下去,使得每一個人都能清楚的聽到了呂布的喊話。

「呸!你就是三姓家奴呂布?憑你也值得我家主公出戰?」

關上一聲有如晴天霹靂的啐聲,不屑的應道。

許諸早已經站在關門的城樓之前,盯著下面董卓軍的動靜。他聽到呂布搦戰自己的主公劉易,忍不住便出言諷刺。

張飛在虎牢關前大罵呂布為三姓家奴,引得呂布大發雷霆,與張飛大戰一場,最後三英戰呂布的故事,許諸也早聽那些參與了當時一戰的軍士說過。每每聽到別人說起這事,許諸都嚮往不矣,他覺得英雄大丈夫當要如張飛那般,面對強如呂布的敵手,都要輕蔑不屑,敢於與其一戰。

許諸追隨劉易以來,真的很少碰到強手,他的第一戰,就是襲擊在西山皇陵前的董卓軍營,那樣的襲擊戰,根本就沒有一點難度可言,所碰到的董卓軍將,基本上就沒有值得他重視的對手。傳說中的強敵,他根本就沒有碰上。後來,在追擊董卓的過程當中,也沒有碰到可與之一戰的敵將。再後來奪取虎牢關,在與袁紹的交戰當中,倒是讓趙雲打出了威風,但他許諸,卻也沒能碰到真正的強手,在伏擊張合一軍當中,他也沒能與張合交上手。之後,攻佔洛陽四周的城鎮,也都是手到擒來。

這一次攻伐董卓,據許知所知,董卓留下在弘農的軍將,就只有幾個如張濟、李傕、郭汜等幾個叫得上名字的大將。可是,他亦沒能與他們碰頭,一直都沒有碰到過能夠讓他暢快淋漓一戰的敵手。

現在,在潼關。終於可以作為主將,碰到了傳說中幾乎可以和自己主公劉易戰得不分上下的武將呂布。這讓許諸不禁忍忍的有點興奮。這個時候,如果不是劉易一再叮囑他要死守潼關,務必不能讓潼關有失。他可能真的忍不住要出關去與呂布大戰一場。

但是,許諸雖然經常犯愣,但也知道輕重,不管心裡多麼渴望與呂布一戰,但是也不敢輕率的出關應戰。

不能出關應戰,口頭上逗逗呂布也是一件樂事。所以,許諸想起張飛調戲呂布的事。便也以三姓家奴稱之,氣氣呂布也好。

而不知,呂布又聽到有人直罵他三姓家奴,一下子把他的火氣給激了起來,瞬間便被氣得血沖大腦。

他雙目噴火的勒馬站在關下,揮戟直指關上吼著道:「呔!你是何人!敢口出狂言辱罵本將軍,報上名來,本將軍不殺無名之將!」

「哈哈!好笑!本將軍在此。你來殺啊!」許諸見呂布在關下耀武揚威,張牙武爪的樣子,不由心情大快的笑道:「坐穩了。待爺爺報出名號,你可別嚇得屁滾尿流,要滾回你那乾爹的胯下哭鼻子。不過,你乾爹多,總能找到安慰的,哈哈……」

「哎呀呀!氣死本將軍了,呂布不殺你,誓不為人!」呂布氣得渾身真氣激蕩,但是又拿在關上的許諸無奈。

「聽好了,本將軍是太傅劉易帳下。征東將軍許諸是也!說起來,你們這些賊兵也太沒用了,被咱這個征東將軍從東殺到西,都沒曾遇到一合之將,咱都快成征西將軍了。哈哈!嚇倒了吧?」許諸耍起嘴皮子來,愣中帶諢。有時候也挺氣人的。

「許諸!」呂布兩眼冒火,突然把方天畫戟掛在馬背上,拿起他的鐵胎大弓,飛快的拉了一個滿圓。

嘣嘣嘣的幾聲緊密的弓弦聲響,三箭長箭先後無聲的飛出。

呂布的動作很快,快得都不知道他是如何取箭的。三支長箭,射出有先後,但是當箭飛出去之後,竟然在空中形成了一個三角攻勢,同時射向城上的許諸。

一種深寒的殺氣,許諸一下子便感應到了,在許諸感應到的同時,三支箭便無聲的到了他的眼前。

許諸心裡一寒,三支箭,居然把他的閃避角度都封死了,這刻根本就來不及讓他跳躍閃開。

看著散發著死亡氣息無聲而來的三支長箭,許諸嗆的一聲抽出他的大砍刀,刷刷刷的一連揮出三道刀氣。

叮!

嘭嘭嘭……

就在關牆上的空中,三支箭與許諸所發出的殺氣撞在一起。勁氣相激,發出三聲暴響。

轟的一聲,勁氣衝擊,使得關牆上的軍士東倒西歪,幾乎站立不穩,勁風亦把插在關牆上的戰旗颳得拂拂亂舞。

蹬蹬蹬!

許諸竟然被震退了三步,而下面的呂布,亦被遙相碰擊的氣感震得渾身輕顫了一下,赤兔馬亦禁不住退了一步。

呂布與許諸,雖然沒曾真正的交戰,但是,呂布所射出的三箭,帶著他的精氣神一起射出,在氣機感應之下,他們都能夠感應得到雙方強大的壓力。

許諸此刻,擋下呂布這三支無聲勁箭,雙臂竟然也被震蕩得一麻,終於感受到了呂布飛將之名是名不虛傳,當真的厲害無比。

這三箭,如果是箭向一般的士兵,恐怕他們根本就不知道是什麼會事便被呂布箭殺了。

快准狠。霸道無比。

其實,城上的軍士,他們也僅只是看到呂布空的發出了一道寒光,根本就沒有看得清那是呂布射出的箭矢。跟著,箭矢便到了許諸的面前。

呂布的這三箭,一下子把敵我雙方的軍士都驚得一呆,真正的鴉雀無聲。

許諸深吸了一口氣,壓住了體內翻騰的血氣,猛的跳上了牆跺上,雙目難得的認真凜然,定神盯著關下的呂布喝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