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六十三章一支讓人恐怖的軍隊

第二百六十三章一支讓人恐怖的軍隊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3-16 21:13  字數:5612

董卓軍中,大多軍士都是追隨董卓在西涼橫行多年,惡事做盡,他們對董卓是否忠心耿耿未可知,但是,他們的本性,絕對是器張跋扈的。

由於驕橫,所以,他們多少都有一股賊性,不那麼容易屈服。他們近來雖然一直受挫於劉易大軍,可是,那似乎都是他們非戰之罪,一直來,他們似乎都沒有與劉易軍正面決戰過。

所以,董卓軍中,有不少軍將,他們的心裡都感到有點憋屈,他們在西涼縱橫無敵,但是為何進佔了洛陽之後就處處縮手縮腳?幾乎每打一仗,他們都有一種有力使不出,處處受制於人的感覺?

許多董卓的軍將,他們都想堂堂正正的與劉易決一死戰,大軍齊列於陣前,互相攻殺一翻。很想讓劉易的軍隊看看他們西涼鐵騎的威風。

可是,他們一退再退,被劉易迫得只要據城鎮守。須知,騎兵不善於守,強於攻。可他們卻一直都沒有機會堂堂正正的與劉易的軍隊決戰一場。

現在,他們又陷於被動。不,不只是被動那麼簡單,而是成了困獸。

劉易的大軍一入關,他們就來不及反應,來不及撤退了。

函谷關內的一個大營,內駐五千騎兵,他們是正正宗宗的董卓親系騎兵。其中,主將為仇泉。

仇泉,天水人,為氐族陪落的一個小頭領。他出生微寒,幼時受盡苦難,特別是漢軍曾派軍攻擊過他們的部落,使得他一家大小都早被漢軍所殺。所以,他對漢人特別是仇恨。

董卓謀取了西涼之後,對西涼的各胡族部落進行了整頓。

董卓雖然不堪,但是也不得不說,他在整合西涼的部族的政策,的確是非常有效的。如果董卓不是那麼的狼子野心,不是奸臣的話,他或者就是一個可使漢人胡人都能完美融合同化的一個賢臣。董卓為了得到胡族部落的支持,給予了胡族不少優惠政策。使得許多胡人,都非常樂意聽從董卓的調派,像仇泉,他就是最早追隨董卓的胡族將領之一。

當然,其中有一些政策,是不可取的,但是。卻也是一些胡族部落最喜歡,最容易拉攏得了他們的。董卓曾承諾,將會率領他們進佔中土,把中土的土地分一些給那些生活環境惡劣的胡族族群,讓他們可以遷入大漢肥沃的土地生活。而且,他還准許那些賊性深重的胡族人,可以在大漢境內隨意劫掠。

嗯,匈奴人之所以正在集結大軍要入侵大漢。那就是董卓給予左賢王承諾,把匈奴人垂涎已久的并州一地送與他們。董卓所把持的朝廷,把并州送與他們僅只是一道聖旨的問題。而匈奴人得到這一道聖旨。他們便可以名正言順的出兵,把并州據為己有,借并州肥沃的土地,繁衍後人,壯大部族。

像仇泉這樣的氐族人,他們的心思與匈奴人無疑是一致的,他們也非常希望可得到大漢一處肥沃的土地。所以,為了得到有利於他們族人生存的土地,他們對董卓自然是非常忠心的。

這仇泉,作戰英勇。悍不畏死,被董卓升為萬夫長,率一萬騎兵。其職位,其實就相當於一個校尉的官銜,論兵力來說,就相當於文丑、顏良這樣的左右大將軍。

他的兵馬。曾在洛陽損失大半,現在僅只有五千騎兵。

在函谷關被劉易大軍攻破的時候,他們的軍營處於北面一角,所以,沒有在第一時間受到劉易大軍的襲擊,也給他們時間集結起來。

其實,這個時候,他們可以趁還沒有被攻擊的時機,大軍可以從容退出關外,退向潼關。但是,這仇泉,也有幾分見識,他知道了潼關已經落入劉易的手裡,明白到哪怕他們逃離函谷關,也未必能通過潼關逃回長安。可要他們投降劉易,又不甘心,所以,他一翻鼓動,決意要與劉易軍決一雌雄。

他命大軍列陣,把軍營的柵欄破除,大軍齊列於營前,等待劉易的軍隊殺來,只等見到劉易的大軍,便揮軍衝殺,與劉易大軍作殊死一戰。

申勇,他升為新羽林軍統領之後,極少親自率軍上陣殺敵了。參與攻伐董卓以來,他的新羽林軍也沒有正面對戰董卓騎兵的機會。一直來,所打的仗,都是以伏擊襲擊為主。新羽林軍的陌刀陣的威力,一直都沒能得到展示。

現在,當黃敘率軍進關,四齣攻戰關內的董卓的時候,申勇從一降將知道,關內還有一個完整的董卓軍營,他便迫不及待的率著兩千新羽林軍,直撲這個軍營。

他們來到這軍營之前,看到了結陣在營前的騎兵,他非但不驚,反而無由來的一陣興奮。終於有一個可以一戰的對手了。

「兄弟們,咱們的陌刀似乎都要生鏽了,看前面這軍營的董賊騎兵,好像還可以一戰,今天,就讓這一支董賊騎兵,為我們祭祭刀,你們說好不好!」申勇湧起了一股強烈的戰意,舉刀沖自己的軍士吼道。

「好!」將士們齊聲應話。

「下馬!列陣!」申勇首先跳下馬,大步踏前。

從潼關殺到函谷關,劉易的這四、五千人馬,都騎了俘獲的戰馬前來。但是,新羽林軍的陌刀太重,並不利於策馬衝殺,而陌刀陣,也是要在靜態的時候,列出大陣來的時候才能更顯威力。

本來,在這個時候,與董卓軍硬拼是劉易所制止的,自己的大軍已經進關,只等黃敘的弓箭兵一到,眼前的這一支騎兵絕對是死路一條。不管是步兵也好,騎兵也好,在成千成萬的箭雨當中,他們都只會是死路一條。

其實,甘寧從洞庭湖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