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五十六章假危機

第二百五十六章假危機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3-11 07:56  字數:5490

整個洛陽地區,其治內的百姓,他們並不太清楚天下大勢的變化,他們還在為收復弘農郡的事而歡呼雀躍。特別是郟縣一戰,太史慈大發神威,連斬董卓守軍數將,強行攻破了郟縣的城門,斬殺守軍萬餘,活捉了大大幾千的董卓賊兵。

而那些賊兵,大多都是作惡多端之輩。太史慈與戲志才審訊過後,把他們推到了城外斬首,連斬數千人,四周城鎮趕來圍觀的數十萬百姓,把郟縣圍得一個水泄不通。數千賊兵被斬首示眾,其血淋淋的場面讓人驚心,也讓深受賊兵所害的百姓拍手稱快。

兩萬董卓精兵,戰死萬餘,斬首數千,僅只有千來人作惡不深,得以留下活命,但是,很長一段時間之內,他們都只能靠做勞役贖罪,只有真正的得到了改造之後,他們才有可能得到自由。

正因為攻下了郟縣,太史慈等人才可以趕回洛陽。

皇宮朝堂,文武百官肅然跪拜,三呼萬歲之後,分列兩旁。

「各位卿家,相信大家都知道了曹操在兗州發起的血書檄文,在這裡,朕要澄清事實的是,朕絕對沒有寫過血書給曹操,那個黃琬,朕也從來沒有見過,當時,他和楊彪、荀爽以及好幾位卿家一起見了太傅的,那時候,朕還與母后一起在宛城,所以,不可能書寫血書給他的。」劉辯一身明黃的龍袍,頭上戴著一頂小型號的垂珠皇冠,還帶著雅氣的臉上,一臉認真凝重。他清脆的說道:「太傅在朕的心目中,就如師如父,是朕最為尊敬崇拜的人。朕沒有被董賊給害死,都是太傅相救的結果,要不然,朕現在早化作一杯黃土了,所以。曹操的血書,只是偽造之物,眾卿家切莫因此而懷疑太傅。」

「皇上英明!臣等心裡自然明白。太傅為了大漢,多翻出生入死。為了百姓,所做的事天下人有目共睹,又怎麼會因為曹操偽作的血書而蒙冤呢?又豈會因此而失去我等及百姓的信任呢?」

群臣下跪明志。

楊彪道:「皇上,不管如何,既然曹操弄出這樣的一個血召來,多少會對太傅的聲譽有所影響,不如。請皇上寫一道召書公告天下,證明從來寫過血書之事,好讓天下人明白太傅的清白,讓曹操的謊言不攻自破。」

「我看不用了,清者自清,濁者自濁,不管別人使用什麼的陰謀詭計,我們立身正。哪管他們如何說?只要我們做好本份,大漢百姓在我們的治下得到安居樂業,待大漢得到振興之日。天下人便自知我劉易的為人。」劉易不置可否的從皇座旁邊站起,揮手搖頭道:「再說了,有些事,我們是說不清楚的,越說便會描得越黑,以不變應萬變好了,這事就此揭過吧。」

「不可,太傅,皇上,雖然的確如太傅所說的那樣。很難讓每一個人都相信太傅的清白,但是如果我們不說,那就會讓人誤會我們是默認了此事。所以,不管怎麼樣,臣也覺得,下一道召書公告天下是有必要的。」戲志才說道。跟著群臣附議。

「嗯,戲先生說的對,那朕就寫一道聖旨公告天下。」劉辯今天似特有主見,不待劉易開口,他便決定了下來,跟著又對站在他旁邊的劉易道:「太傅,既然曹操如此中傷太傅,朕倒有一個想法,朕出宮到民間去,准與百姓一起勞作一段時間,這樣一來,讓天下人都見到,朕並沒有受挾於太傅,必要的時候,朕也可以到虎牢、汜水關去,若曹操的軍隊來進攻我們,朕可以現身,向與曹操一起的諸侯說明情況,證明太傅的清白,證明朕沒有讓人所挾,讓他們撤兵。」

小皇帝要到民間去與百姓一起勞作?還要親臨前線?

這讓百官都愣了一下。

「呵呵,不錯,皇上所言極是,證明皇上已經長大了,懂得了許多事,只是,皇上還是不宜拋頭露面,萬一引起意外就不好了。」有朝官覺得這個皇上還真不錯,為了幫太傅劉易澄清事實,還挺有想法的。

劉易也不覺笑了笑,舉手搖了搖道:「皇上,這不會是太后教你說的吧?」

「呃,太傅怎麼知道的?」劉辯見被劉易說破,呆了一下,有點不好意思的道:「還有王叔劉安,他也覺得朕應該去感受一下艱苦的生活……這對於辯兒的修行有好處……」

「修行?」劉易有點哭笑不得,這少帝怎麼真的越來越像是出道之人?

「太傅,你、你可是答應過辯兒的……」少帝的小孩子心性一下子就流露出來了。

群臣聽得劉易與皇帝的話,都一臉疑惑,不知道兩人在說什麼。

劉易聳聳肩,指了指朝堂內的群臣道:「辯兒,你將來還要統治大漢,還要與朝堂內的文武百官一起管治大漢,豈能真的說要隨你王叔去修行便修行?大漢不能沒有了你這個皇帝啊。」

「這不是有太傅你嗎?」劉辯眨了眨眼,似毫無心機的道:「各位卿家,朕現在年紀還少,許多事還不懂,自然是處理不了國家大事的,還有,朕一點都不喜歡當皇帝,以後,你們就聽太傅的便是了。朕有點累了,先回去休息,你們繼續議事吧。」

「啊?這、這怎麼行?皇上!」

堂內自有一些臣子急忙的想叫住轉身欲走的皇帝。

「隨皇帝吧,有些話,的確是本太后教皇帝說的,但是,辯兒不喜做皇帝的事,卻是他的真心話,各位卿家,不用介懷。」何婉的話突然從皇座後面的垂簾之內傳了出來,連劉易都不知道何婉竟然也來垂簾聽政。

何婉不得不來啊,她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