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四十章疑兵之計(上)

第二百四十章疑兵之計(上) (1/2)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3-02 05:46  字數:3284

其實許多事都是明擺著的,劉易出兵廬氏縣,估計還真的很難避得過張濟的耳目。

這與當初趙雲從洞庭湖到宛城,再從宛城秘密潛往洛陽附近的情況稍有不同,儘管那時候的動靜可能比這次劉易出兵廬氏的動靜更大。但那時候,沒有人會盯著洞庭湖的兵馬,就算盯著,也僅只是劉表在盯著,但那也無關緊要,因為在洛陽的董卓,自始至終都沒有想到劉易會從遠在幾千里的洞庭湖派軍潛伏到洛陽來。

可現在不同了,劉易在洛陽,許多人有心人都會派人盯著,劉易出兵廬氏縣的事,肯定是瞞不過張濟的。然後,劉易的兵馬從廬氏縣的東面一夜消失,這個不用說,誰都會對劉易的去向感到憂慮疑惑。

張濟不擔憂就怪了,因為他們現在可是與劉易在對持著,對於洛陽的一舉一動,他都無比的敏感,一看劉易出兵,他便知道劉易有所行動了。

另外,像廬氏縣向北面出山的山間穀道,地形那麼的玄妙,打了一輩子仗的張濟,又豈會不擔心劉易失去了蹤影的大軍是否已經是看中了那兒的地型,要在那兒等著他進入埋伏呢?

劉易的大軍幾乎是同時攻打弘農,卻唯獨沒有對他的廬氏動手,這不是埋伏了起來還是什麼?

這些,都是顯而易見的,只要是打過仗的人,稍為有點腦子的人,都能夠猜測得到。

劉易此刻,也明顯的想到了張濟為會那麼容易中埋伏。可能是自己把事情想得過於簡單了,像張濟那樣的人,算計精明,又豈會讓簡簡單單的一次埋伏而算計了呢?

所以,劉易沒有半點遲疑,覺得到事情不對勁之後,馬上把軍將都召來,讓孟軻為大夥找了一些可以隱匿行蹤的地方。

為了方便繼續利用這裡的地型對張濟進行伏擊。所以,所找的地方也不能離這裡太遠,萬一張濟真的要率軍從這裡通過進入弘農郡的時候,大軍也能迅速的進入預訂的伏擊位置。對張濟的騎兵進行襲擊。

所以,同樣的,已經分散了的軍士,他們並沒有再匯合一起,而是按照一定的單位,千人或幾千人一起,進入一些密林深處隱藏起來。

不過。兵力如此一分散,要再匯合起來卻不容易,如果張濟的騎兵出動,那時候,可能就很難在第一時間把軍隊都召集出來對張濟的騎兵進行攻擊。

但是,劉易也有辦法。

主要還是這裡的地型問題,張濟的騎兵一旦進入這一片山間穀道,只要在兩頭一堵。他們就會被困在裡面,騎兵肯定是出不去的,除非他們棄了戰馬。整合軍隊殺出一條血路。可是,他的騎兵,沒有了戰馬,實力就大打折扣,雙方步兵的戰鬥,劉易還沒有害怕過。只要張濟的騎兵進入了這一片地方,那麼,就是他們的死期,那時候,也不必追求同時對他們的攻擊了。只要把他們困在山裡,再慢慢對他們展開攻擊也一樣能達到消滅他們的效果。

傍晚的時分,滿天霞彩,把劉易兩千軍馬引到了一個離穀道十多里的一座山谷之內,孟軻又對劉易道:「主公,朝霞風晚霞雨。今晚可能會有一場大雨,得要讓軍士注意防雨,在大山裡不像在外面,濕氣重,還要防蚊蟲蛇蟻,我擔心軍士受不了山林里的潮氣,還好,這些地方還不算是太深入的大山裡,平常應該也有山民會到這些山林里打獵采山貨什麼的,估計不會有瘴氣,要不然就麻煩大了。」

「放心吧,咱這幾萬軍士,在大澤坡經過高順大哥的訓練,都能適應森林裡的潛伏,現在,最關鍵的不是我們的問題,而是張濟的問題,他沒有在接到支援的信報之後第一時間率軍去弘農,可能就是已經懷疑我們會在這裡設伏。估計他一定會派人前來偵察山間穀道的情況,我們今天隱伏,這麼多人,肯定會留下一些蛛絲馬跡的,就怕他們發現了我們的所在。」劉易無不擔心的道。

「主公放心,張濟的人哪怕可以發現什麼蛛絲馬跡,但是也不太可能找到我們的。現在,天已經差不多要黑了,最少他今天肯定發現不了我們。」孟軻也有點懊惱的道:「沒想到張濟竟然這麼奸滑,沒有中計。」

「呵呵,張濟可不簡單,不只是他們,連李儒與李傕、郭汜他們,都不簡單。我們可不能把問題看得太簡單了。」劉易拍了拍孟軻的肩頭,安慰他道:「這一次你做得不錯,在偵察地型的時候,就能想到利用這樣的一個地方設伏,不過,你要記住,一次伏擊的成攻,要牽涉到許多的準備工作,並不是有了一個好型,便一定能夠利用得上的。你從孟寨追隨我到現在,也經歷過不少戰鬥了吧?哪一次,我們打伏擊戰的時候,在事前不是要經過許多的準備的?」

這一次設計埋伏張濟,可以說全上孟軻的計策,如果成功了,便是孟軻的功勞,所以,現在看到張濟居然不中計,孟軻自然有點不太甘心。

聽劉易這麼一說,孟軻便稍減心裡的懊惱。

不過,他還是有點焦急的道:「可是主公,錯過了這次機會,我們就難以把握得到張濟的行動了。你看我們現在,明知道在這裡,如果張濟來了的話,就一定可以消滅他們,可張濟不來,我們也沒有辦法啊。雖然,我們還隱伏在這裡,可張濟什麼時候來,卻不是我們說了算,萬一,我們的人都來不及從藏身之處出去,那也豈不是看睜睜的看著張濟從我們的眼皮底下溜走了?如此,我們太過於被動了。要不,我們去誘敵?」

「誘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