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二十四章世上有道

第二百二十四章世上有道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2-24 17:08  字數:5531

眾女把劉易惹得心頭火起,但是,卻一個個殘忍的拒絕了劉易的求愛,在皇后與幾位公主的安排之下,她們都到了後宮的宮殿中休息了。

何婉與幾位公主,在這刻,似乎已經介蒂盡消,在一起說著俏俏話,神神秘秘的,把劉易趕去看看皇帝,不讓劉易在一起了。

劉易莫明其妙,只得依了她們。

不過,她們酒足飯飽,又瀏覽了一會後花園,此刻的確也有些犯困。女人的美,許多時候都是靠睡出來的。特別是在炎熱的夏天,會讓人特別的容易犯困,劉易也總不能為了自己的私慾而讓眾女太過辛苦,也只好從了她們。

劉易在宮女的引領之下,到了皇帝跟他王叔劉安道人的殿園。

不過,劉易都還沒有進去,突然的聽到殿內發出一聲炸響,轟的一聲。

這種炸響,讓劉易既感吃驚又感熟悉。不過,一時也沒有細想,生怕裡面出了什麼的狀況,急急的衝進去,想看看發生了什麼事。

「哎……哎!王叔,又失敗了,哈哈……王叔你看你,怎麼頭髮都堅起來了?臉蛋都像是黑鍋一樣……哈哈,太、太搞笑了。」

兩道烏黑的人影,急急的從宮殿內跑了出來,其中,一大一小,那小的,發出一陣歡快的笑聲,指著那大的人影,在笑得前腑後仰。

「哼!小不點,你也不看看你自己?叫你別放那麼多硝磺,怎麼樣?失敗了吧?炸了爐了吧?啊啊……我好不容易花了三天時間才弄出來的丹爐啊……」那大的頓著腳,指著大笑的小的道。

「王叔,侄兒看你每次都差一點沒有把葯湯凝成丹丸,心裡就想著,可能是你沒有落足材料的問題,便想多加一點,誰知道……好了,王叔別生氣。侄兒再去找母后,讓她幫忙多要些材料來,我們繼續,這一次。非要把你得到的道書上那種定神丸練出來不可。不過……王叔……哈哈……你、你現在的樣子實在是太好笑了,哈哈……笑死侄兒了。」

「哈哈……」大的此刻也留意到了小的樣子,亦忍俊不禁的笑了起來,朗聲笑道:「小子,別笑王叔,你自己看看自己,比我又好到哪裡去?好了。別笑了,快快,進去看看那炸開的鍋里還有什麼。」

「好嘞。」

這兩個人一時沒察劉易已經進了殿園,攜手再奔回殿內去。

劉易也沒有叫他們,沒有驚動他們,而是跟在他們的後面也走了進去。

殿內還有一股濃濃的藥味兒,還有許多黑煙沒有散去。

「咳咳……」

先進殿的兩人,都被黑煙薰得咳了起來。

「王叔。我找到了……你看……哎呀,黑炭似了,又是失敗品啊。」

小的先是驚喜。但跟著是失望。

「果然,你小子還有一些小聰明,如此一加料,雖然失敗了,但是卻凝成了丸子。不錯不錯,多試幾次,可能就成功了。」

「嘿嘿,我就說嘛……那咱們再試,把每一種材料都多加一些,相信一定能成功的。」

這一大一小。自然就是皇帝劉辯與劉安了。

劉易見他們專註於商議練葯的事,竟然沒有注意到劉易已經進了殿堂來。

劉易一進來,就聞到了殿內的氣息,似帶有一種火藥的味道,使得劉易一驚一喜,心裡想著。果然,火藥在這漢代便已經有了,只不過,應該是那些練丹的方外之士從練丹當中意外練出來的,也只有他們才把握這種練制出火藥的方子。只不過,火藥直到後來宋、明代的時候才正式的被廣泛採用罷了。

既然這個時代已經有了火藥,那麼,劉易也不怕把真正的火藥弄出來,運用到戰爭當中去了。有了火藥,如此,才能夠加快自己統一三國的進程,不過,按現在的鍛造工藝技巧,怕是難以製造得出強烈的火炮來。劉易現在要弄出火藥,最多可就弄出一些炸藥包,用來炸蹋城牆,使得攻城的時候,不用用人命去強行奪城。但是就算這樣,都已經非常不錯了。

劉易聽他們說要加大材料再練葯,不由出聲道:「不可,你們練葯,估計不是藥材的成分問題,而是加藥的先後以及火候的控制問題。」

「咦?太傅……你、你怎麼來了?辯兒見過太傅。」

劉辯聞聲回頭,一見是劉易,趕緊行禮,對於這個亦師亦父的劉易,劉辯是又敬又怕的。敬是因為劉易是他與皇弟劉協兩人的偶象,又是他們最信任最依重的人,又感受到劉易對他們是真心的照顧關愛的,所以,他們對劉易非常的敬崇。怕是因為劉易實在是太厲害了,有時候,他們就把劉易當成是嚴父來看待,一般,兒子都怕嚴父的。所以,他見禮的時候,有點怕生生的,因為現在的樣子,被劉易看到了,怕劉易會責罰他。

不過,劉易卻從來都沒有責罰過他們,劉辯可能是因為以前的董太后及他的父皇對他在犯了錯的時候責罰過他,所以,心裡才會有一點點擔心會受到責罰。

「小道劉安,見過太傅……不知太傅前來,未能遠迎,還請太傅恕罪。」劉安也慌忙的跪下,向劉易行禮。

劉辯似醒起了現在與王叔劉安的樣子不雅,趕緊又道:「太、太傅……辯兒與王叔在練葯,不想炸了鍋,我們才弄成這樣子的,一切都是辯兒的錯,不關王叔的事,請太傅責罰。」

「不不,不關皇帝的事,是小道道藝不精……」劉安那黑臉上有點兒惶急的道。

劉易看著這叔侄兩人互相承擔責任,感情莫逆,真情流露,不似作假。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