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二十三章花有萬種,人有千態

第二百二十三章花有萬種,人有千態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2-24 17:08  字數:6549

有車有房還要有錢,是後現代女人擇偶的基本條件,所謂的高富帥,就是她們的夢想選擇。

嗯,劉易現在也基本可算是這古時代的高富帥了,所以,自然也不能免俗,安家打天下,劉易都想兩不誤,儘可能的讓自己的女人多一些幸福指數。

自己的女人多,振災糧官府雖然可以安置得下這些女人,但是若全部的女人都住在振災糧官府,那她們卻不會有太多的私人空間了。劉易沒有想過要象皇宮那般,可以給予每一個女人一座宮殿,但是,給予每一個女人一座小院一座閣樓卻是應該的。

女人多,兒女亦多啊,總得要安置。現在,自己的兒女還小,可以隨便一些,但是隨著兒女的長大,將來他們也要一個成長空間,所以,劉易覺得,在洛陽建造一個屬於自己的家是必須的。

振災糧官府太雜了,平時人來人往的,並且,擴建的空間很有限,劉易總不能持著自己是太傅,強行把附近的地方都賣下來擴建,那樣給予百姓的感觀不好,再說了,若真如此,還得要改變許多的街道結構,很是麻煩。

在同一座府落,給予自己的女人一座小院,如此,她們也就可以有一個獨立的私人空間,平時自己不在家的時候,她們也可以與兒女住在一起,有兒女陪著她們,她們可以弄兒為樂,不至於因為思念自己而感到孤獨難耐。

將來,兒女亦要管教,讓兒女跟著母親住在一起,就方便她們培養兒女成長。劉易可不希望自己的兒女將來是紈絝子弟,有她們看著,劉易也放心一點。

聽皇后建議說在城外找一個地方建新家,便問她的理由:「婉兒姐姐,你可要想好了哦,以後夫君要處理事務。大多都會在城裡,如果在城裡建一座大府,咱們最少早晚可見,若在城外。有時候可能幾天都沒時間回家,咱們可不能天天見面了。」

「夫君不是與咱們說過,兩情相悅,又豈在朝朝暮暮?夫君以振興大漢為己任,我們做妻妾的,又豈會當真時刻羈絆著夫君?」皇后畢竟是皇后,說話都特別大體。她獃獃的看著劉易的俊臉道:「我們把家建在城外,只是為了夫君不在洛陽,要到別處去忙碌的時候,我們可以有一個安穩清凈的地方生活,在城外,可以少一些打擾。再說了,夫君別忘了,在城裡。有了振災糧官府,還有幾座公主府,要你夫君你想要。還可以修建一座大一點的駙馬府……」

「那怎麼行?振災糧官府太小,公主府是公主的府邸,駙馬府的名號也不適宜大家一起住,再說了,家是我們大家的家,得要顧及到各位姐妹的心裡感受。」劉易雖然與皇后在說著,其實相當於是與在場的女人說的。

眾女聽了,都眼神一痴,明白自己這個夫君的心思,也清楚夫君對她們的愛顧。連這個小問題都為她們考慮到了。的確。公主府,是公主們的府邸,她們一起住在公主府或是駙馬府,就會讓她們感到她們都是公主的附屬一般,心裡多少都會有一些不太自在。

「壞蛋……」皇后咬著唇,忽的附在劉易的耳邊輕輕道:「在城裡還建什麼家?以後。若大的一個皇宮,還不夠你安置你的這些女人?何必再有別的想法?還有什麼的顧慮的?現在,暫時就這樣,最多,在城外找地方建一座府邸先安置她們好了。別那麼麻煩在城裡建新家了。要建,夫君還不如想想把皇宮怎麼樣修葺一下,如何分封你這些妃子娘娘吧。」

「胡說加胡鬧!」劉易聽了,不由佯怒道:「再胡想小心我打你屁股!」

「格格……」皇后白了劉易一眼,嬌笑著道:「人家可是說真的,儘管現在還不適合,但是人家說的可是真心話。辯兒真的不適合當皇帝,要不你去看看他就知道了,他小小年紀,竟然就喜歡跟他的王叔劉安學經念道,對政事一點都不上心,每天都纏著劉安說一些道家故事。所以,指望他振興大漢,怕是指望不上了。」

「哦?竟有這樣的事?那個王叔劉安是……」劉易有點愕然。

「人家誕下辯兒不久,不是送出宮去了么?那時……先帝還是寵愛著人家的,擔心辯兒在宮裡會受到十常侍的迫害,才偷偷的送走的。其實就送到西山皇陵的宗廟裡,劉安本來是漢室宗親,因為少年被貶到了皇陵看守宗廟,他跟廟裡的道士自小便學道,已經深得一些道家精義,現在早已經正式出家為道了。辯兒到了西山皇陵,便是這劉安王叔照看著辯兒,辯兒與劉安,感情挺深的。」皇后道:「人家看你又不在城裡,辯兒可能有些不適應,有一段時間,總是戰戰兢兢的,做什麼事都提不出精神來,每天都像鬱鬱寡歡似的,然後,人家就突然想起還有這麼一個人,便派人去了西山皇陵,把劉安請來。辯兒一見到劉安,好生歡喜,好像突然有了精神頭,平時不上朝,都與劉安待在一起,和那劉安,就好像比我這母親的還親。不過,看他與劉安在一起,好像很自然很開心的樣子,如此,人家就不去多管了,由他與劉安學字認道。」

「原來如此。」劉易聽後心裡有點明白,點頭道:「這麼一說,辯兒其實就等於是那王叔劉安帶大的,他對劉安自然便會有一種特殊的感情了,那就由他吧,不過,我得這劉安是一個怎麼樣的人。」

「夫君你放心吧,劉安的品性很忠厚的,他絕對不會有什麼的想法,若不是辯兒不捨得,劉安早便已經回西山皇陵了,哦,對了,不是回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