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二十章播種受懷的問題

第二百二十章播種受懷的問題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2-23 00:54  字數:5591

劉易這段時間與幾女一起離開洛陽去黑山,與眾女一起歡好的時候,很少有太多另類的動作。

比如,讓她們用她們的酥胸包裹著劉易那硬物的動作。

在軍營中,自然不能太過激烈,就那樣弄,都已經弄得人盡皆知了,像陰曉,她的**聲太大,每一次和她一起時,都弄得風聲鶴唳,驚心動魄的。加上陰曉的肌膚太過細膩,劉易的傢伙在她的雪峰之間滑動,她往往都受不了這種酥麻,沒幾下子,她便動情不已,迷離起來的時候,身子都有點痙攣,使得劉易的傢伙難以固定在那雪峰之間。

所以,非得要在一個安靜的地方,好好的調教,她才能堅持為劉易用雙峰弄一會。

在幽靜小谷內,的確很安靜,但是有幾女在一起,她們一動情起來,都有點迫不及待的,怎能讓劉易那樣弄得太久?

另外,之前說過,非是人人都可以這樣做,大多的女人,她們的酥胸雖然不少,可是,卻做不到完全包容住男人的那硬物。不能完全包容使那硬物完全陷入那柔軟當中,會使那種美妙的感覺減少幾分。

與劉易一起去冀州的眾女,能夠具備完全包容的,就只有陰曉、甘倩、黃舞蝶、吳夫人。別的女人,像小吳的,她雖然也不小,但還沒能完全包容劉易的那話兒。呃,不是另外的女人酥胸小,而是劉易的傢伙太駭人了。非一般豐盈的酥胸,怕是難以完全包容的。元清與易姬的,都不能完全包容。

陰曉因為她自己不能堅持,甘倩在與幾女一起的時候,很少會為劉易那樣弄,她的心裡,始終都還有一點兒嬌羞,特別是劉易看著她弄的時候,她會覺得很不好意思。渾身潔瑩的甘倩,劉易甚至懷疑她有一點小小的潔癖。黃舞蝶倒沒什麼,但是,她卻沒有什麼的性子。覺得劉易在她的酥胸上噴射,還不如弄進她的下面去。

所以,去冀州這幾個月,劉易還真的沒有在她們的酥胸上放過空槍。

有時候,不同方式的放槍感覺,其實都不盡相同的。

弄進下面去噴薄而出,會有一種極烈的滿足感。那種愉快的感覺,緊頂花心深處,瘋狂掃射,會讓人感到有一種暢快淋漓的快感。特別是那種注滿女人的感覺,會讓人久久回味,其樂無窮,滿足而舒坦。

另一種方式,就是在女人的那櫻桃小嘴裡。在女人的嘴裡放槍,會有一種非常亢奮的感受。特別是小嘴裡,相對於女人下面來說。更加容易有所動作,尤其是那小香舌,以及她們貝齒的輕嚙,會讓人感受得到一種更加親切真切的感受,噴薄欲出的時候,會特別的亢奮,那樣,也可看得到自己那傢伙的強而有力的彈動噴掃。這種方式,會讓人深深的感受到一種異樣的征服快感。

還有菊花,主要的是那菊蕾開口之處。會隨著彈動而一下一下如嘴一般的緊縮,那時候,會讓人感受到一種異樣的另類刺激快意。

嗯,還有左手扶牆,右手握搶。這種純粹靠幻想來另到機槍掃射,若不怕傷身的話。也一樣能讓人感受得到那種強烈的衝動快感。當然,這種自己靠自己十兄弟的做法,只在空虛寂寞的男人,無處以泄才會如此。做過之後,會有點快意,但事後一定會更空虛。一般,靠十兄弟的,這種叫放空槍。

另外,體外噴射的,亦可叫放空槍。

就像用女的人酥胸來弄到快意高峰放射的,亦是放空槍的一種。

眾多放空槍的方式,與內放射的,劉易覺得,就只這種用酥胸完全包裹,弄到放射的情況最為舒服。幾乎可及得上內放射。特別是看著那話兒掃射,穿透酥胸直灑女人俏臉的時候,那種似射穿心窩的快意,既滿足又有征服感。

對益陽公主,劉易就很喜歡這樣的方式。

劉易把有點慵懶無力的益陽公主拉起來,讓半趴在自己的身前,然後把自己的傢伙送到了她的面前。

駕輕就熟,看劉易的動作,益陽公主便知道劉易想怎麼樣,她抬頭無限嫵媚的白了劉易一眼,才西子棒心一般,輕捧著那巨然卻又堅挺的雪白,湊近劉易。

真要弄起來的時候,她並沒有因為劉易那從別的女人帶著來的濕潤而嫌棄,她先用小嘴兒輕輕的親了一遍,然後才把劉易那硬物陷入了她的飽滿當中。

她發出一聲聲嬌喘,有如很吃力似的一下一下的蠢動著,時不時又發出一聲聲如貓兒春叫的嬌聲。

那種被柔韌緊緊包壓,完全包容在嫩滑溫熱當中的美妙感覺,讓劉易的呼吸聲也隨著益陽公主的嬌喘而粗重,看著益陽公主那嬌媚的臉容,多情如水一般的雙眸,劉易的俊臉也漲紅了。

那柔嫩溫熱刮著那硬物大頭的輪廓,讓劉易仿似正在受著電刑一般,一陣陣的渾身酥麻。

劉易很想就在益陽公主的酥胸上先放謝一次。

不過,益陽公主可能是感受到劉易的激動,一下子鬆開了,使得劉易那特別挺起的通紅之物一下子從那兩團雪白之間彈跳了出來。

「不行……夫君……人家還要呢……」益陽公主的下面,早已經泛濫成災。在胸酥被劉易的那熱物刺動著的時候,下面更是陣陣的發癢,要是平時,她倒很樂意看到劉易就那樣交貨,因為看著自己的男人在自己的盯視之下,在自己的那最為驕傲的雪峰之間掃射,她也會有一種女為悅己者容的滿足,可這一次,時隔幾個月了,她的體內,正空虛著,要不是想讓劉易先舒服一會,她早已經等不及要劉易給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