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零二章典韋的得意

第二百零二章典韋的得意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2-16 18:26  字數:5486

伴隨著賊將的慘叫,另外幾聲賊兵的慘叫,乃是趙雲的弓箭,去勢未止,哪怕是被那賊將擋飛以及透體而來的長箭,都分別擊在另外的賊兵身上,使得多了幾個賊兵與這賊將一同上路。

那賊將在空中落下之時,才看到了山樑上不停冒出來的人頭,看到了山樑之後的無數官兵,可是,他卻沒法再叫出口,只能大吐一口鮮血,雙目一瞪而亡,啪的一聲摔落地上的時候,早已經沒有了聲息。

「好箭!」劉易已經衝到了賊兵陣中,一箭凌厲的殺氣發出,把幾個舉刀砍來的賊兵刺死,眼角看到了趙雲的連珠箭竟然一舉殺了賊將,不由為他叫了一聲好。

「殺啊!」

「殺賊!」

狂叫驟然響起,一下子似要震裂長空一般。

「不好!是官兵,真是官兵!」

「不要慌,官兵也沒有什麼可怕的,大當家馬上會帶人來,我們不用慌!」

賊兵當中,有人驚慌但也有人靜定,雖然被趙雲先聲奪人,殺了他們的賊將,可是,這些賊兵竟然不驚駭退散,反而在聚攏起一個更密集的戰陣來。

賊兵當中,還有不少弓箭兵,他們在某個靜定的賊將叫喊之下,開始發箭,想利用弓矢擋住從山樑撲下來的官兵。

「子龍!你率人穿透他們的戰陣,某率人斬殺他們的弓兵!」劉易擔心賊兵中的弓箭會對自己衝殺上來的軍士造成太大的傷害,所以,向著賊兵當中的弓箭陣殺過去,同時命趙雲先率軍衝殺。

「好!這些賊兵竟然還有些戰力,主公小心!」趙雲的亮銀槍揮舞出片片槍花,如飛一般突入了敗兵當中。

從小谷殺出,衝到山樑,然後沿著山樑殺下的官兵,居高臨下。並沒有受到賊兵的弓箭所阻,而是不要命的冒著箭雨衝下來,緊緊的分別跟著劉易及趙雲的身後。

這些從軍中挑選出來的軍士,人人都是精悍的戰士。為了這一次攻擊黑山的最後勝利。軍士的身上,人人都披著重甲,尋常的弓矢,是難以破甲傷及他們的本體的。

這些重甲,其中,一大部份是向袁紹、公孫瓚借來的,因為有了重甲的保護。軍士才有可能肆無忌憚的衝殺,不用畏懼一般的賊兵弓矢。

這也是在吊軍士從小水潭底下的谷底上來之時,要花費那麼多的時間,因為在吊人的同時,也要把他們的重甲吊上來,重多幾十斤,所以,要花費的時間就多了。

擊在軍士身上的弓矢。發出叮叮噹噹的聲響。

賊兵們終於也看到了,撲殺下來的官兵,除非箭矢射中他們的命門。否則,肯定是傷害不了官兵。

「不好!這是官兵的重甲兵,我們的弓箭對他們的殺傷不大!」有機警的賊兵,遠遠的看到了官兵身上穿戴著的重甲,發出了驚惶的喊叫。

這些賊兵,的確是精稅的賊兵,官兵殺到,單對單的時候,官兵往往一時難以佔到太大的便宜。但是,這些賊兵的必死戰意欠奉。勇氣不及官兵,特別是看到了官兵有如兩條毒蛇,在劉易與趙雲的率領之下,衝進了他們的軍陣,所過之處,賊兵被擊得亂飛。根本就沒能阻擊得了官兵長蛇陣的前進腳步。

所以,看到官兵的將領無人能敵,又看到官兵人人身披重甲,那種黑色的厚重質感,讓賊兵見了都不覺產生一種無力感。別說是一般的弓箭了,哪怕是他們手上的兵器砍到他們的重甲上,也一時難以擊殺官兵。並且,這些官兵,就似乎與他們都有十怨九仇一般,人人悍不畏死,舉刀攻擊的時候,也任由自己空門大路,一副要與人同歸於盡的樣子。

要是我也有一副尋常難以砍破的重甲,我也能敢與你們以命搏命!不少賊兵看到官兵不畏死的衝殺上來,他們無不酸溜溜的想著。

但是,精銳對精銳的情況之下,裝備上的優勢就會突顯出來,與官兵短兵相接的賊兵,就在這方面上吃了一個大虧,他們發現,當自己鼓起通氣,誓要與官兵同歸於盡之後,最終死的,可是他們,官兵,最多就是被他們砍破了衣衫,卻沒能砍破衣甲,有時候哪怕是砍破了,但是也沒能真正的擊殺官兵。最多就是把官兵砍傷砍倒在地,而他們,卻要用性命來換官兵的一道傷痕。

賊兵沒有抵抗多久,當他們看到,他們的確不是官兵之敵,再抵抗下去,也是自尋死路的情況之下,他們便哄的一聲而散。

劉易與趙去,並沒有率軍去追擊逃散的散兵,而是按原定計劃,直接殺到前山去。

一路上,聞迅趕來想攔截劉易的賊兵,都被劉易與趙雲配合默契的殺退,直殺得賊兵心驚膽顫。

從山下到山上,一路山道關口重重,哪怕是在山頂大寨的各處,亦有不少關卡卡守著一些險要的出入道路。可是,哪怕張燕經營黑山多年,哪怕是一些幾十年的老山賊,他們都從來都沒有想過,他們的黑山山頂大寨會被別人從後山殺來。所以,他們的關口,全都是向著前面進行防禦的,對於他們身後,可以說幾乎不設什麼的防禦工事。這也使得劉易與趙雲,一路勢如破竹,基本就沒有什麼可以阻攔得了劉易與趙雲等五千軍士的步伐。

劉易與趙雲一路挺進,自然有賊兵快步前去報告張燕。

張燕一聽到居然有官兵從後山殺來,他驚得非同小可,一種不妙的感覺從他的心底里升起。

特別是看到一個個驚慌失措前來報告情況,知道了官兵的詳細情況之後,張燕的心不由沉到了谷底。

怎麼會這樣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