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二百零一章小賊兵的幸福

第二百零一章小賊兵的幸福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2-16 16:20  字數:6214

不只是在山上小幽谷的劉易等人,在半山的高順、袁紹、公孫瓚,亦簡直是同時展開了舉動。

殲滅黑山賊,成敗就在此一舉,袁紹與及公孫瓚都非常注重這一次的攻擊。

他們按照既定的方案,在天一亮,大軍便可以分別舉動。簡直全都集結起來,末尾向黑山一切山道進發。

他們如此,便是為了吸引黑山頂上的黑山軍的留意力,讓他們只集中留意力在前面,遺忘對前面的防守,如此,也可以讓劉易與趙雲等人的舉動可以順利一些。

山下官兵的舉動,自然是避不開山上賊兵探子的耳目,再說,官兵也不預備偷偷摸摸的停止,而是擺出了一副強攻決戰的態勢。

戰鼓雷動,號角凄厲。

黑山頂上的賊兵,都可看到半山上的官兵如一隊隊螞蟻一樣,四散推進,向山上撲來。

咣的一聲,張燕所住的房門被一個親兵撞開,氣急敗壞的道:「大、大當家……不好了,官兵好象要發起防禦了!」

張燕的身邊,曾經換了一個更為豐盈的女人,前幾天的那個,他曾經玩膩了,到最後,還是比較喜歡這種特別豐盈的女人。昨晚陪寢的,是苦蝤的一個相好,張燕由於姦細的事,心裡有一口惡氣難以發泄,便帶人去捉住了苦蝤留在山上的家眷,男的,不管老少,全殺了,唯有這個苦蝤的相好,張燕見姿色常可,他直接帶回來享用。

來報告的心腹,也換了一個人,那天張燕震怒之下,打斷了那心腹的好幾根肋骨,如今還在養傷。

新來的人,不知道張燕的太多習氣,他闖進張燕的房內的那一剎那。他就懊悔了,由於,他不小心看到了床上一絲不掛的那一具豐盈的女體。

大當家的女人被他看到了身體,他擔心大當家發怒。會把他打得像當天那個倒霉的傢伙一樣,躺在床上還起不了床。

不過,也還好,他總算可以快速的把情報說完。

張燕一聽,霍地站了起來,但這一次,他不怒反喜。神色帶笑的問:「官兵末尾攻擊了?哈哈,這是壞事,哪裡不好了?他們是試探性的攻擊,還是全軍出動了?」

「稟大當家,彷彿是全軍出動了……」這張燕的心腹聽到張燕不怒反喜,官兵來攻有什麼好笑的?心裡雖奇異,但他卻也不敢遲疑,補充道:「官兵能夠還不知道我們封堵死許多山道的是。如今,他們兵分多路,分別撲向我們的各個山道關口。如今我們應該怎樣辦?請大當家下令,小的可去通報。」

「如今要怎樣辦?嘿嘿,不用再去通報了,置信下面的人都知道應該怎樣做了,某這便去親身督戰。看看官兵怎樣死!全軍來攻?這一次,不讓他們折損過半兵力,張燕的名字倒過去寫!」

張燕想到,楊鳳的計謀果真好用,如今,他只需調動兵馬去守住那幾個沒有被封堵的山道關口便好了。一點都不擔心官兵會攻擊得下去,相反,張燕覺得可趁官兵大舉防禦,當他們走進了本人的滾石擂木的攻擊地位的時分,且看他們如何死法。如此一來,能夠楊鳳當真不是官府的姦細。由於狀況很分明,假設楊鳳是姦細的話,那些官兵不能夠還傻呼呼的撲向那些曾經封堵住的上山山道,很有能夠,是官兵不知道狀況,還以為那些山道可以上到黑山頂下去呢。

那些封堵住的黑山山道,那些攻擊攻山敵軍的布置還在,滾石檑木等等,還能發生作用。並還留有不少軍士盯妨著的,官兵分兵多路前來攻擊,也就等於張燕可以攻擊得到更多的官兵,可以消滅更多的官兵兵力。

如此,張燕一想便高興,這幾天,官兵攻下了半山大寨,似乎就沒有了什麼的舉動,他還真的有點擔心官兵看到了上山頂的山道太過險峻,他們不敢再防禦了呢。他擔心,官兵不防禦的話,留下一部官兵在半山守著,困得一年半載,還真的被他他們十多二十萬人困死在山上。

如今好了,官兵終於有所舉動。

所以,張燕不怒反喜。

他床上的豐滿嬌體,在看到有人闖出去的時分,嬌呼一聲,欲要找些遮蓋物。

張燕卻淫蕩的一把將她拉了起來,道:「躲什麼?起來侍候本當家更衣。」

「你接著說,官兵如今曾經攻到哪了?我們的人怎樣樣?」張燕自豪的抖了一抖他胯間的黑丑一砣,似一點都不在乎在這軍士的面前暴露,也不介意這個軍士會偷看到本人女人的嬌體。

那女人嬌應一聲,羞得透體通紅,但又不敢拂逆張燕的意思,只好忍著恥辱,顫顫和站起來為張燕穿衣。

「稟大當家,我們的人都曾經在諸位首領的帶領下,曾經進入了防守地位,隨時可攻擊下面的官兵,如今,就等官兵進入我們滾石檑木的殺傷地段了。」

「嗯,不錯,山上的山道,窄小又陡,並且,大多都是從岩石上開鑿出來的山道,官兵也相對不能夠打下木樁破我們的滾石檑木陣。這一次,某倒官兵還有什麼的能耐攻殺到我們黑山頂來。」張燕決計滿滿的道。

「大當家英明,我們黑山軍必勝,無道官兵必敗!」這軍士骨碌的咽了一口水,有點兒口乾舌燥的道。

這軍士,聽到張燕似是歡悅的說話,忍不住壯著膽子偷偷的低頭看了張燕一眼,卻不小心,看到了旁邊為張燕穿衣的美婦,看到了那一對圓滿的雪白,看到了那兩點嫣紅,還隱隱的看到了那美婦胯下一片似還帶點潮潤的烏黑芳草。

山賊雖然有家眷一同在山上,可是大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