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九十八章誰是姦細?

第一百九十八章誰是姦細?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2-15 02:02  字數:4269

山賊見到官兵,的確就如老鼠見到貓,一見便自怯三分。更何況,官兵有如突如天降的天兵普通,在他們毫無知覺的時分,突然殺到了他們的窩裡來,他們還能不驚懼?

這個時分,別說要讓他們反擊了,許多山賊,根本就連兵器都遺忘了拿,光著膀子就亂跑。所以,碰到了官兵,想活命的,就只要乖乖的跪地投誠。

另外,袁紹與公孫瓚的官兵,簡直遇到了與趙雲一樣的狀況,他們以疲憊之兵,襲擊山賊的半山山寨,遭到了攻襲的山賊,居然沒怎樣抵抗便繳械投誠。

袁紹與公孫瓚兩人,還真的從來都沒有打過這麼輕鬆的戰役,看著被俘的有數賊兵,他們笑得合不攏嘴,延續攻戰了半天一夜的他們,此刻居然一點都沒有感遭到疲勞,興奮得直想大叫。

不只是他們兩人,包括他們下面的將領軍士。他們還真的從來都沒有想像過如此輕鬆便處理了戰役。

趙雲並沒有像他們這麼太過興奮,馬上派出傳令兵,讓他們分別去告訴袁紹與公孫瓚,命令他們馬上派兵肅清鎮守半山山道關口的賊兵,另外還要派出兵馬守住山頂上去的山道,提防山頂上的賊兵知道半山山寨的狀況會派軍上去奪回山寨。

同時,請袁紹與公孫瓚分別給還沒有上山的官兵下令,讓他們不要上山了,讓他們稍作休息,明天持續肅清山下的山賊,同時,先暫據山下大寨,提防另外兩山的山賊會派軍前來援助黑山,還有,要提防另外兩支在黑山中心的十萬黑山軍,提防他們會突然殺回黑山來。

還有,山賊俘虜的成績。提示他們一定要嚴加看守,以免山賊兵在弄清楚狀況之後,會趁機嘩動暴亂。

逐一處理了各種事務之後,趙雲才讓軍士據山賊山寨休憩。他本人也才安心的合了一會眼。

子夜之後才發起的襲擊,雖然戰役的工夫並不太長,但處理事務破費了不少工夫,趙雲在合了一會眼之後,天邊便放晴了。初升的太陽,發出一道道金光,山間的雞叫此起彼伏。提示著世人該起床了。

昨晚曾經回到了山頂大寨的張燕,在天一亮便猛的跳了起來,一腳把身邊的一個妖冶的女子踹開,然後紅著眼沖外面大叫:「山下倒底是怎樣會事?探清楚了沒?」

昨晚半夜,張燕亦到聽到了半山大寨的嘈雜喊叫。

不過,當時的張燕並沒有就想到官兵曾經殺上了半山山寨,以為官兵能夠是想乘夜偷襲半山山寨,被守在各處上山關口的賊兵擊退了。那些慘叫聲。張燕還以為是官兵發出的呢。

理想,他的人,守著那麼險峻的地形。官兵不能夠隨便攻殺得下去的。對於這一點,他放心。半山山寨,也不是如山下大寨那樣,兵力分散,各守一處,而是軍士都集中在一同,不是說憑險而守了,哪怕是正面對官兵決戰,也不至於一蹶不振。所以,張燕僅只是命探子去探聽半山的狀況。他本人則不以為然的持續休息。

那個搶回來的妖冶女人,還真的是一個極品,張燕特別喜歡,所以,為發泄發泄一下得到山下大寨的鬱悶,他把這女召來。大戰了三百集合,然後才沉沉的睡去。

不過,張燕的心裡,還是不斷揪心著半山山寨的事。俗話說,不怕一萬,就怕萬一,萬一半山山寨出事了,那麼事情就壞了。所以,張燕有點懊惱本人怎樣會在此關鍵的時分找來一個女人胡搞?半應該昨晚便要到半山山寨去察看狀況,把事情弄清楚。

所以,他此刻沒有半點憐香憐玉的心,心境暴燥的對著外面暴喝問話。

那妖冶女子,被踹得不輕,但曾經屈服於張燕淫威之下的她,並不敢有半點怨言,默默的忍痛從床蹋下面爬起來,光著身子,為張燕穿衣。

「報大當家!不、不不不……不好啦……半山山寨……」外面的探子,吞吞吐吐的似說話都不流利。

「什麼!」張燕一聽,就知道大事不好,雙手一把夾住了面前為本人穿衣的妖冶女子,把她整個人都夾了起來,往旁一扔,喝道:「滾開!」

他看也不看被扔到一旁的女子,本人胡亂的套好衣服,匆匆的打開房門出去。

「回來!話沒說清,你跑什麼!混帳!」張燕開門一看,發現那個報告的探子正急急的欲分開,在禁怒火衝天的喝道。

「啊,大當家……半、半山大寨,彷彿……彷彿被官兵攻下了……」

這探子既惶然又冤枉,貌似是你本人大聲叫人家滾開的……當然,他可不敢把這句許說出來。

「什麼?」張燕神色一變,身形一動,一下子閃到了這探子的跟前,探手如抓小雞似的,把他一下子提了起來。

「你給我說清楚,半山大寨如何了?」

「半山……大寨被、被官兵攻佔了……」這探子被張燕抓得簡直要窒息。

碰!

這探子也沒有逃脫房內那女人一樣的命運,被張燕隨手一扔,碰的一聲撞上牆上,直接撞斷了幾根肋骨,不是頭顱先撞上牆上而喪命,這曾經是他命大了。

「廢物!這麼大的事,怎樣不早來彙報?」

這探子痛得咧牙咧齒,痛得滿頭冒汗,曾經再也答不出話來了。

張燕把腰帶系好,冷哼一聲,快步出去。

在聚義大廳,黑山軍的眾多首領曾經全在了,只不過,人人都是一臉驚惶,就似世界未日來臨了普通。

張燕一到,眾人紛紛圍了下去,眾說紛紜的道:「大當家,如今可怎樣辦?我們如今曾經被困在這黑山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