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九十六章破寨

第一百九十六章破寨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2-14 18:54  字數:5598

土石牆的確不高,僅只有三、四丈高,換轉來說,就是十來米高,與後世的三層樓房的高度差不多。//訪問下載txt小說//

趙雲手下軍士,埋頭沖近了土石牆之下,高高的雲梯的一端,梯桿帶著鐵勾,只要勾緊牆頭,上面的人要想推開也不容易。另外,勾索死士,亦解下了他們肩頭扛著的繩索,繩索的一端,有著一個鐵勾,只要把帶著鐵鉤的一端扔上牆頭,然後一拉,便會緊緊的勾著牆頭牆跺邊沿,他們便可以沿著勾索爬上牆頭上去。

孫輕躲在土石牆上的一間牆樓內,用石頭建造的牆樓,不用擔心會被如雨的箭矢穿透傷及他。

發著嗚嗚尖嘯的箭雨聲似乎停了。孫輕側耳聽了好一會,這才敢偷偷的探頭看看外面的情況。

他首先看到的是土石牆插滿了弓矢,弓矢的密集程度,讓他觸目驚心,因為,他想推門走出牆樓,居然都難以找到下腳的地方。這要多少弓箭才可以造成這樣的情境啊?

他的心裡在發毛,看著一個個被刺成一個刺蝟一般的賊兵,一個個橫七豎八的,滿臉帶著驚恐,死前可能都不相信他們會被亂箭刺體而亡。

山風刮來,掀起一陣讓孫輕感到作嘔的血腥腥嗅味。

他無情情的打了一個冷顫,抬頭向土石牆下看去,看得他心裡一沉,一隊隊的官兵,正瘋狂的向土石牆撲來。

該死!官兵開始攻石牆了!

孫輕正要大聲喊叫軍士站起來作戰,這時,下面已經啪啪的搭上了雲梯,及啪啪的飛上了無數帶繩的飛勾。

孫輕一看便知道官兵正在攀爬石牆,急得他跳腳大叫道:「箭雨停了,箭雨停了!起來!都起來!沒死的都起來,官兵攻擊上來了!不想死的,還沒死的,快起來把官兵擊退!」

他一邊叫著。一邊撥出佩劍,衝到了土石牆上,把一根飛上來的飛勾擊飛回去。

他飛快的跑到了一處牆跺,向下瞄了一眼。喝道:「官兵爬牆上來了,還不快起來作戰?扔石頭!扔檑木!」

那些還沒有回過神來的賊兵,聽到二當家的喊叫,搖了搖還嗡嗡直響的頭,迷迷糊糊的從藏身的牆跺腳邊爬起來。

「啊啊……」

一些倒霉的賊兵,被勾索勾得一個正著,劇痛讓他們發出一聲聲凄厲的慘叫。

「砍斷他們的勾索。把他們的雲梯推離牆垛,摔死他們!」孫輕奔走著,不停的一腳一腳把沒中箭的賊兵踢醒過來。

「快傳令,命預備的軍士到石牆上來支援!快!」孫輕現在恨不能自己多一張嘴,多一對手,不停的在叫喊著,並發出對抗官兵的命令。

他知道,萬一土石牆被官兵拿下。他們就真的大禍臨頭了,一般的山賊,或可投降官兵。但是他孫輕,作為黑山賊的二當家,若落入官兵的手裡,他必然是死路一條,所以,他對於抵擊官兵,還是挺買力的。這關乎到他身家性命的問題,不再是當初與劉易的大軍打遭遇戰,他可以一逃了之,他的根基。全在這黑山上,黑山被官府剿滅,那麼他就會失去一切。

趙雲在下面看到了在牆頭上特別活躍的孫輕,知道他可能就是這裡的山賊主將。

「箭來!」趙雲向旁邊的親兵伸手。

在山坡當中攻擊山賊石牆,趙雲自然不能再騎馬上來,來了也起不到太大的作用。所以,他的弓箭,都由親兵拿著。

趙雲拉弓搭箭,瞄了瞄牆頭上一劍劈下一個剛攀上牆頭軍士的孫輕。嗖的一箭射出。

趙雲很少用弓箭,但並不代表他的箭術很差,儘管不及黃忠、甘寧、太史慈,但趙雲的弓術,要被劉易的好多了。

一支長箭,哧的一聲,發出一點微微的破空之聲,像眨眼便拉近了與孫輕之間的距離,直接射到了孫輕的胸膛。

不過,孫輕畢竟也是刀頭舔血多年的老山賊了,平時出生入死的經歷太多,練就了一種對危險有如本能一般的靈敏嗅覺。

他剛剛將一個攀上牆頭的官兵擊得摔下石牆下去,猛然覺得汗毛倒豎,一種極其危險的感覺,讓他本能的身子一跌,直接坐倒在地。

叮!

火石飛花,趙雲射出的弓箭,在孫輕突然跌坐在牆垛內的時候,它竟然也跟著往下一壓,如有靈性的對正了孫輕的胸膛。

可惜,牆垛救了孫輕,趙雲的這支箭,蘊含著一股真氣,竟然叮的一聲,擊穿了石牆的牆垛,衝出一股勁風把孫輕的頭髮衝散。

孫輕看著從牆跺穿透過來,那還在顫動著的雪亮箭頭,他不由一陣頭皮發寒,背脊一寒,冷汗直冒。這一箭,是誰發出的?勁力居然這麼大,若被射中,這一條命就要交待在這裡了。

看著閃著寒光的箭頭,孫輕居然失去了探頭觀察的勇氣,真的有點怕一露頭,便會被一箭擊殺。

他拖著有點發軟的雙腳,慢慢的攀著牆跺站了起來,不過是躬著身,準備著逃走了。

對方有一種如此厲害的武將,他再留在這裡指揮手下死守這土石牆,說不準被那武將瞄準機會,一箭結果了自己。

孫輕雖然知道黑山不容有失,也必要死守,可是,他知道,黑山不會有失,官兵是無論如何也不能攻殺到山頂上去的。因為山上的山道,要比這裡險要得多,官兵也不可能像今天這樣,可以把兵力全都集中來攻戰,上山的山道,最多就是可兩三人並排行走,許多地方,都是僅可以一人一人的通過。只要守著那些險要的地方,官兵就奈何不了黑山。如果在這裡白白丟了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