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九十四章攻擊開始!

第一百九十四章攻擊開始!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2-14 15:17  字數:5554

不得不說,劉易還真的非常懷念張寧的那一對有如一點硃砂的仙壽蟠桃,那般的精緻鮮艷,這天下,怕是除張寧之外,沒有哪一個女人的酥胸會長得如此。//免費電子書下載//

真的,劉易身邊的這麼多女人,那酥胸或豐盈或嬌小玲瓏,或圓渾或鼓脹,像包子似木瓜,似半球似尖堆。但是,長相如桃,誘人慾滴,還真的僅只有張寧的才會如此。

劉易有時候還會作惡的想,莫非叫聖女她的身體某部位都會長得如一些仙器差不多?居然長得有如天上蟠桃一般。

不要說劉易,當楊凰見了,對驚嘆不已,由於有了與陰曉、元清一起侍候過劉易的經驗,楊凰似乎已經適應習慣了劉易的荒唐,一點都不怕生,呃,那個,楊凰與張寧似也早便認識,也不算是生人了。所以,她一口一個張寧姐姐叫得甜,與劉易一起,對張寧的那對仙壽蟠桃愛不釋手。

也還好,張寧以前在洛陽,早已經見識過劉易的風流,對於與別的女人一起胡混的事,她亦見怪不怪,如果她還是一個未經人事的女人的話,怕被劉易與楊凰一弄,她羞都要羞死了。

所以,張寧亦很放得開,大大方方的任由劉易與楊凰欣賞她的美體,任由劉易擺弄著她。

而楊凰,看到心目中的聖女居然如一般的女人那樣,在劉易的胯下承歡,嬌弱呻吟,看著心目中的聖女,居然動作純熟的不時親吻劉易那粗大嚇人的話兒,她的心裡無比的感到刺激,看著張寧一浪高過一浪的情態,楊凰未曾**便覺得有點兒滿足。

有時候,並不是男人征服女人的時候才會滿足。女人,看著那些平時高高在上的女人被男人征服,她們看著,也會有一種無由來的滿足快意。

楊凰此刻就是這樣的一種心態,她看到平時高高在上。聖潔的聖女,被劉易弄得完全像變了一個人似的,就像是一個蕩女一般。嬌吟迷離,情態迷人,看得她就有如這聖女是被她弄得如此一般,心裡異常的快意。她忍不住搭一把手,把弄著那一對讓她也想狠狠咬一口的仙壽蟠桃。

這世上,誰會想像得到高潔的聖女,會被一個男人弄得如此呻吟承歡?楊凰有幸得見,讓她感覺到非常的奇妙。心裡隱隱有點兒得意。

不過,很快便輪到她呻吟承歡。輪到張寧反轉過來報仇一般的作弄她,讓她比張寧還要迷盪,她沒有想到,人家張寧早比她經歷男女情事,早已經和劉易做過一些更瘋狂的事兒。

她被聖女張寧撫著她的身體每一寸肌膚,親著她最隱蜜之處,用那纖長的小玉指。扣弄著她那潮水泛濫的地方。讓楊凰感受到了另一種瘋狂。

不至如此,當她爬著挺起豐臀,被劉易強而有力的從後而入的時候,張寧倒爬在她的背上,看著她那兒被劉易鼓脹進出,看著那兒的水浪四射。然後,居然和著那浪水。親上了她那鮮美的菊花,那一刻。楊凰差點沒的舒服得要暈過去。

聖女居然親自己的菊花?這、這是何其榮幸啊……

楊凰真的舒服得暈了過去,渾身酥麻,一顫一顫的。

三人顛鸞倒鳳,瘋狂而迷離,行雲布雨,雷電霹靂。

不說三人的情事,且說楊鳳離開小谷,匆匆的下山,他除了要通知趙雲,讓他們制定攻擊黑山山下大寨與及半山大寨的事之外,還要及時的通知官兵的先鋒軍,讓他們示敵以弱於張燕。

他與先鋒軍的主將麴義並不認識,一時到讓楊鳳為難了,兩軍陣前,他又不能直接去官兵的軍陣,竟然不知道要如何通知官兵的先鋒軍為好。這個時候,要通知趙雲、袁紹、公孫瓚他們也來不及了。因為張燕已經率著一支軍馬前去攻擊官兵的先鋒軍陣了。

「哈哈,山賊也不過如此,兄弟們!今天我便要擊破黑山賊山寨,先立頭功!」麴義挺槍躍馬,便要率軍與衝殺過來的山賊交戰。

連日來的大勝,麴義信心滿滿,他雖然只是一個二流武將,但一連幾日沒遇敵手的情況之下,也有點輕敵了。

「哼!區區一個先鋒將領,居然還敢口出狂言說破我黑山的軍寨,誰去取他性命!」張燕遠遠的聽到麴義囂張的叫喊,心頭一陣惱怒,冷哼了一聲道。

「某去!定為大當家斬殺此將!」典韋搶先應答應,舞戟拍馬殺了出去。

「好!擂豉助威,我等先看典統領斬殺軍將。」張燕聞言,神色一喜。

「來將報上名來受死!某乃是黑山大當家張燕的親兵統領典明!特來與你一戰!」典韋雖然是一個大老粗,但是,自從取了妻之後,又經劉易經常敲打,他並不再是以前那般渾渾噩噩了,許多時候,也懂得了動腦子。劉易放心讓他潛伏在張燕的身邊,就是看到了他有長足的進步,不再是衝動無謀。

當然,要說典韋很有謀略自然說不上的,但是一些小聰明也還有的。他現在,已經漸漸的取得了張燕的信任,知道他越有表現,張燕便越會對他放心,不會再懷疑他。

另外,典韋與麴義可是見過面的,互相肯定認識,典韋就怕麴義會喝破他的身份,所以,他首先自報名號,好讓麴義醒悟。

麴義的確是一個戰征善戰的將領,有時候的確會有點驕狂,可是,其人的心眼兒也活,腦瓜子也並不是一個榆木腦袋。他遠遠的看到典韋的身形有點兒熟悉,倒到了近前之後,看清楚是典韋的時候,差點沒有驚叫出典韋的名字。要不是他已經知道了劉易混進了黑山的事,怕還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