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三國小兵之霸途 >第一百八十八章史前生物黑蛟

第一百八十八章史前生物黑蛟 (1/3)

小說名稱《三國小兵之霸途》 作者:一級煙槍王  更新時間:2013-02-12 16:21  字數:5677

不管是斷槍桿或者是穀殼,一般情況之下,都難以從潭中潭的水流出口流走的。潭水浮力的問題,根本就落不到那麼深。

當初楊鳳好奇之下從小水潭上面的小洞扔下斷槍桿,那時候剛好是涸水期,潭中潭內的水已經半下去,剛好與潭中潭內的水流出口的小洞平齊,機緣巧合之下,木槍桿剛好飄蕩到水流出口,順流飄了出去。但這也僅只是一次巧合,後來楊鳳再扔下木杆,便沒有那麼巧可以順流出去了,但是穀殼卻不同,輕柔之物,順流隨便都可流出去。不過,還有許多沒能飄流走的,便一直漂蕩在潭中潭內了。

劉易上去之後,與楊鳳等人說了潭中潭內的情況,然後合計一下如何弄破那潭中潭洞壁內的事。

潭中潭內的水流出口,並不是在潭底,而是在潭壁,離潭底還不知道有多深,劉易並沒有繼續探索這潭中潭有多深,因為在潭壁間找到了水流出口,便沒有必要再向下探索了,在幽黑的深潭裡,還別說,劉易亦有點心慌慌的。雖然並不擔心自己的安全問題,可劉易真的沒有探險的心。倒是潭中潭有多大,劉易倒探清楚了,估計就只有兩個籃球場大小,不算小,但也不算是太大。

但可以想像,如果潭中潭內的水流出口,一旦弄破,潭內的水一定會蜂擁而出,那時,怕又會如剛才在小水潭上面那樣,產生一種極強大的吸力,把人都吸了過去。

劉易聽到了潭壁的另一面是空的,另一邊可不知道怎麼樣的環境,若是一個如懸崖一般深的地下洞穴,人摔過去了,被水帶過去了就完了。

所以,如何在弄破潭壁之後,避免吸力帶走。的確是一個問題,用繩子拉住是行不通的,因為吸力太大了,恐怕繩子都會拉斷。另外,人能否承受得了水的吸力及繩子的拉力也不好說。

不過,最終劉易還是想到了辦法,那就是用刀氣擊破洞壁之後,馬上下潛,只要潛到潭底深處,遠遠的躲開那破壁口。如此,可能便不會有問題,畢竟,洞壁破了後,應該是水流出口上面的水傾泄出去的,下面最多就是水流出口的一些潭水會被突然破空的壁口帶出去,應該不會造成太大的吸力。

但眾人還是不太放心,典韋等人要求由他們潛下去破壁。

用內力散發出的殺氣破壁。僅只有典韋、楊鳳、元清及劉易本人才可以做到,但楊鳳與元清,發不了幾道劍氣、刀氣便會氣弱。典韋呢,他內力深厚,可水性不怎麼樣。所以,劉易決定還是自己來。

經過商議,陰曉陪同劉易一同下去,她先用一根繩子和劉易各栓著一端,然後先潛到潭底深處,在劉易破開潭壁的同時,她用力將劉易拉下來,加快劉易脫離潭壁開口。當然。兩人的身上,都另外栓著一條長繩,上面的人分別拉住,以防萬一。

差不多準備好了,劉易與陰曉一同下水,潛進了潭中潭之內。

劉易帶著陰曉。到達了潭中潭內的水流出口之處。這水潭出口,離這封閉的潭頂,有幾丈高,到時候,潭水空掉,劉易與陰曉想出去,必須要上面的人吊上去才行。這樣的一個情況,亦直接造成了以後運兵來幽靜小谷的時候,不可能太快,要一個人一個人的吊上去,幾千人,怕沒有一天功夫都難以全弄上去,這也就直接減慢了運兵的速度。

幾丈深的潭中,水壓的壓力已經有點大,劉易擔心陰曉承受不了水壓,在水下用手勢與她交流了一會,當然,水下幽黑,兩人的手勢,都是相握著手做的,又或在各自的掌心寫字。又給她輸送了兩道元陽真氣,才放心讓她繼續下潛。

劉易也沒敢與她下潛太深,與她相連的繩子,劉易計算好深度長度,她最多就僅只能再下潛十米左右。

待陰曉下潛到強子綳直,劉易拉了幾下繩子,告訴她自己準備破壁了。然後撥出了圓月彎刀,運轉體內的元陽真氣,真氣貫注彎刀。

無聲的刀氣,破開潭水,唰唰的一連十多道刀氣擊在水流出口的壁岩,刀氣與壁岩的摩擦,竟似迸出一些火星,閃亮了一下。

劉易聽潭壁另一面的水流聲響,多少都可判斷得出潭壁的寬厚,心裡知道自己的刀氣肯定可以擊破潭壁,所以,一口氣迸發出十幾道刀氣擊出之後,劉易沒有像之前破小水潭潭底的岩石那樣,還傻呼呼的在那兒等著,急忙用力一拉與陰曉相連綳直的繩子,借力如箭一般往下沉潛。

才潛下,劉易便覺整個潭中潭都似顫動了一下,然後便有一股極強的吸力,幾乎把劉易向上拉了回去。

如果有光線可見潭中潭內的情況,一定會看得觸目驚心。

那被劉易刀氣破開的水流出口,被刀氣劃成一塊塊的壁岩,有如炮彈一般飛過了另一面去,發出轟隆隆的巨響,潭水如箭,入沒黑暗之中。

劉易在水下聽不到聲音,但在上面的人,卻聽到了一陣陣激蕩的悶響,有如人餓肚子的時候所發出來的咕隆隆的聲音,只不過,是被放大了無數倍。

整個幽靜小谷,都似震蕩了一下,要比小水潭底被破的時候更加的顫動。

這麼大的動靜,自然被谷內的人發覺,在谷口看守的人,都一臉驚愕,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人人都呆看著小谷口,但因為有了幾個大帳蓬以及林木擋住了他們的視線,沒有人能夠看得到谷內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會造成這麼大的震動。

一些張燕的眼線,在震驚之後,趕緊去向張燕彙報。

這時,劉易已經潛到